周末时期,位于首尔北部现代百货商场里的 Uniqlo 商店人潮熙攘,民众皆想要购买一些日本连锁店的时尚低价服装,但是在最近 7 月的某个星期天,Uniqlo 被抛弃了,这是越来越多的“抵制日本”运动在韩国蔓延的结果。

 

韩国人也停止购买汽车、啤酒、化妆品以及其他任何贴有“日本制造”标签的东西。有些人甚至取消了他们的假期。“我们计划在 8 月前往冲绳,但我们临时决定改去济州。”Ha 说,他是一家总部位于首尔的金融公司的经理。

 

Ha 说道:“我的妻子也告诉我不要去优衣库了。”

 

受到南韩内部“抵制日本”风潮侵袭,机构研究认为,日本在近期发生的日韩贸易战中,估计也将受到损害。

 

由于二战时的征用工事件,以及日韩贸易战导致韩国公司遭受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等,种种民族情绪正让韩国人对日本感到不悦。

 

此前 7 月 4 日,日本政府决定加强三种化学品出口的管制后不久,安倍政府基本上瞄准了为韩国高科技经济提供动力的引擎,而在日韩贸易战开打后,韩国抵制日本的运动即开始启动。

 

韩国最大的三星电子 (Samsung Electronics) 已经感受到了这种热潮,SK 海力士 (SK Hynix) 等主要晶片制造商也是如此。一位不愿具名的三星高阶主管表示:“这是我们遇过最糟糕的情况之一。”“政治家对这场混乱不负任何责任,这场贸易战几乎毁了我们。”

 

三星副董事长李在勇于 7 月访问日本,希望得到日方承诺半导体原料的供应不会中断,但当李在勇回到首尔后,三星电子反而给当地的供应商发了一封信,要求供应商储存三个月份的日本化学品原料,而与此同时,韩国企业也正在争先恐后地寻找其他半导体原料来源。

 

目前日本厂商所生产的半导体原料氟化聚醯亚胺与光阻剂,各在全球拥有 9 成左右的市占;高纯度氟化氢也同样在全球拥有 7 成左右的市占。

 

安倍政府预计将于 8 月 2 日通过正式移除首尔的“白名单”地位,此意味着日本公司需要政府批准,才能向韩国出口相关原料;白名单地位是政府间相互信任的象征,允许首尔及其他 26 个免于这种审查的国家。

 

日本管制半导体原料出口起因:

在二战时期,日本多家企业强制征用劳工,韩国最高法院于 2018 年 10 月 30 日的判决中,要求“新日铁住金”(5401-JP) 以及“三菱重工业”(7011-JP) 等日企,都需对二战时的韩国籍强制征用劳工进行赔偿。而兴起诉讼的律师团,也向南韩法院申请扣押相关日企在韩国的资产。

 

日本的担忧是,该判决可以为其他受害者及亲属打开闸门,共计超过 22 万人,这 22 万能可以对大约 300 家被指控在殖民时代使用征用工的日本公司提起诉讼,潜在的赔偿可能会膨胀到 200 亿美元甚至更多。

 

东京国际大学国际关系教授伊豆见元表示:“日本政府不会眼睁睁看着韩国夺取日本资产。”他补充说道:“日本将采取更严厉的措施来遏制韩国进一步的行动。”

 

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亚洲政策研究员 Karl Friedhoff 担心这场争端可能会持续拖延,进而损害两个经济体。

 

Friedhoff 说道:“如果韩国法院决定不将日本公司被扣押的资产清算为对韩国征用工的赔偿,并且日本愿意取消出口管制,我们才能说日韩贸易战已经停战。”

 

贸易战变“政治武器”成为风潮?

韩国已将争议提交世界贸易组织 (WTO),南韩代表认为,日本管制半导体原料出口的措施,是对南韩法院裁决的报复,南韩在提交给 WHO 的报告中认为,这与自由和公平贸易原则背道而驰。

 

“韩国是半导体的最大出口国,日本的措施将间接伤害第三国。”韩国贸易、工业和能源部多边和法律事务部副部长金承浩警告。

 

但是日本方面目前仍声称,管制原物料出口的行动与二战时征用工事件无关,主要是出于国家安全考量,一些贸易专家质疑,日本利用国家安全理由来证明出口管制的合理性,因日本政府历年来不曾在贸易案件中引用国家安全之理由。

 

反而是美国总统川普已经养成了此种习惯,为其他人打开了引用国家安全理由的大门。

 

在 2018 年,川普政府在对美国盟友日本,加拿大,墨西哥和欧盟的钢铁和铝进口关税征收时,即引用了国家安全之理由。最近,白宫政府使用相同的标签来瞄准来自欧洲和日本的汽车,以及中国华为所制造的设备。

 

“日本是继美国和中国之后,选择将贸易与政治结合起来的最新国家。”Mirae Asset Daewoo 驻首尔的全球策略师 Peter Kim 表示。

 

而日本的出口管制令可能已经损害了韩国的经济。韩国央行行长李住烈将日本的出口限制,视为央行决定将经济成长预测从先前的 2.5% 下调至 2.2% 的一个因素。

 

李柱烈近期表示:“如果日本实现和扩大出口管制,我们不能说这个管制对出口和经济的影响很小。”

 

南韩执政的朝鲜民主党已成立了一个委员会来处理这个问题,该委员会名为“日本经济入侵特别委员会”。

 

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亚洲政策研究员 Karl Friedhoff 说道:“我无法预见日韩贸易战的短期解决方案,很明显,双方在退让这一点做出了错误的估算,而现在已经投入了大量筹码,以至于退让将会在政治上造成损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