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处理器要对外销售?余承东称正在讨论
华为终端 CEO 余承东在 IFA 展会期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麒麟处理器目前依然只供他们自己使用,但是华为在考虑对外销售。

 

余承东在现场表示,其实有很多人在问这个问题,实话说,华为很犹豫,目前麒麟处理器只生产给自己使用,但是他们也在考虑销售芯片给其他产业,像 IoT 领域等,目前华为还在犹豫,还在讨论这个问题。

 


 
另外,在采访中余承东还透露了 P40 的消息,其会在明年 3 月发布。

 

至于华为手机是否会使用鸿蒙系统,余承东指出,“事实上我们的鸿蒙系统已经基本准备就绪,但我们不会先去使用它,因为我们还考虑到相关决定和合作。如果我们的手机继续不被允许使用谷歌服务,我想我会考虑使用我们的是鸿蒙系统。所以第一款搭载鸿蒙系统的手机产品可能是明年 3 月发布的华为 P40。”

 

海思半导体已于今年 7 月 11 日将注册资本由 6 亿元提高至 20 亿元。海思半导体前身是创建于 1991 年的华为集成电路设计中心,目前主要负责半导体产品的开发及销售。目前,华为旗下已拥有麒麟、巴龙、鸿鹄、凌霄及鲲鹏等一系列芯片产品线,并在加码自给自足芯片计划。

 

全球首条大功率紫外 LED 芯片量产生产线在长治正式投产
今年全球首条大功率紫外 LED 芯片量产生产线在长治正式投产,配套建设的中科潞安半导体技术研究院同步落成。深紫外 LED 产业在未来的五到十年内,将成为一个新的万亿产业。

 

据悉,半导体照明是节能环保产业的重要组成。紫外 LED 及其应用,是继照明之后,LED 产业未来重要发展方向之一。更短波长的紫外 LED,因其具有安全、环保、小巧、高效、低耗等突出优势,在聚合物固化、杀菌消毒、生物探测、非视距通信、数据存储、农业及医疗等领域具有广泛的应用前景。特别是,随着限定汞使用和排放的国际《水俣公约》正式生效,为紫外 LED 产业提供了重要发展契机。

 


 
中科潞安深紫外 LED 项目,基于中科院半导体所紫外研究团队过去十余年在深紫外 LED 领域的持续耕耘和积累,从装备、外延到芯片器件,一步一个脚印。从技术角度看,深紫外 LED 产业化的壁垒首先是对于重大核心 MOCVD 设备的特殊需求。虽然我国 MOCVD 装备的保有量已经超过 1700 台,但是这些设备并不适于用于深紫外 LED 的研发生产。对于深紫外所需的量产型 MOCVD 装备,即便是国际上的巨头供应商也缺少很成熟的解决方案。

 

今年的新 iPhone 对用户的吸引力大大降低
据知情人士透露,苹果本周二计划发布三款新 iPhone,增加后置摄像头数量,增强了低光照条件下的照片处理能力。分析人士预计,这几款新手机还将配备速度更快的处理器、绿色或紫色等新的外观颜色,以及对 AirPods 无线耳机等其他设备的反向无线充电功能。

 

这些预期中的更新并没有真正刺激到华尔街,一些分析师和投资者预测即将发布的 iPhone 将会很无聊。随着旧款 iPhone 手机的销量不断下滑,苹果正在扩充其联网产品和服务组合,包括苹果手表、AirPods 无线耳机以及苹果电视节目和视频游戏的订阅服务。

 


 
资产管理公司 Synovus Trust 高级投资组合经理丹·摩根(Dan Morgan)说,“他们现在没有任何真正深入的进展,只是想继续让 iPhone 这款业务继续转下去。”他乐观地认为,今年发布的新款手机将有足够多的新功能,“为一个非常成熟的产品增加额外的功能,让火车继续前进。”

 

这种仅限于此的态度说明了苹果自 2007 年发布首款 iPhone 以来所面临的挑战。iPhone 销售占苹果公司总营收的一半以上,这让苹果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既要维持核心产品的销量,另一方面又需要减少对它的依赖。

 

瑞银(UBS)今年 5 月份对 8000 名智能手机用户进行了相关调查,其发布的年度全球调查报告显示,最近 iPhone 在人脸识别技术等方面的进步并没有引起一些消费者的共鸣,他们基本上都认为苹果产品没有过去几年那么独特或者惊艳,品牌也没有过去几年那么有吸引力。很多人使用老款手机的时间更长,自己认为也没有必要升级到平均售价 949 美元的新款 iPhone。

 

苹果需要在明年销售足够多的 iPhone,以避免像去年 9 月份 iPhone XR 和 iPhone XS 机型发布后那种令人失望的业绩重演。iPhone XR 和 iPhone XS 的销售疲软状况迫使苹果在 1 月份下调了业绩预期,这是逾 15 年来的第一次。

 

据贸易公司 Susquehanna International Group 的数据,苹果预计今年年底前将售出约 7000 万部新 iPhone,比 2014 年发布最新款 iPhone 的 9800 万部销量峰值少了近 30%。

 

苹果对 2019 年 iPhone 销量的温和预测让投资者已经把目光放远到了 2020 年,届时苹果预计将发布首款搭载 5G 网络连接的 iPhone。

 

未来几周内,或许有新的动力推动苹果从 iPhone 向后 iPhone 时代过渡。本周公司除了将要推出新款智能手机之外,有望发布第五代苹果手表。分析人士说,新一代苹果手表将会配置新的外壳并进一步提高电池寿命,引入的完整应用商店有助于帮助其从 iPhone 的附件中解放出来。

 

分析师表示,新款苹果手表预计将增加诸如睡眠模式追踪等更多健康功能。

 

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表示,这些功能的增加将推动苹果业务继续向健康领域进军。2018 年发布的第四代苹果手表配备了电极和传感器,能够测量用户的心脏电活动并将其转换成心电图,从而检测出潜在的危险疾病。

 

市场研究公司 Strategy Analytics 的数据显示,健康功能帮助苹果在最近一个季度将智能手表出货量提高至 570 万部,同比增长 50%。在本财年前三个季度,智能手表的销售帮助包括 AirPods 无线耳机在内的苹果可穿戴设备和配件业务增长了 35%,达到近 180 亿美元。

 

苹果还即将推出包括电视节目和视频游戏等内容的新订阅服务。分析师表示,该公司最早可能在本周宣布 TV+和 Arcade 等服务的价格和上线时间。

 

Strategy Analytics 的尼尔·莫斯顿(Neil Mawston)表示,可穿戴设备和服务的结合将是苹果业务超越 iPhone 的关键。他说,上一家手机巨头诺基亚公司在试图进行类似业务转型时就陷入了困境之中。

 

比亚迪 8 月份汽车销量下滑严重,新能源汽车市场并不好?
日前,比亚迪披露了 8 月销量快报,数据显示,8 月份新能源汽车销量 16719 辆,去年同期为 21838 辆,同比下滑 23.44%。今年前 8 个月新能源汽车累计销量 17.89 万辆,同比增长 54.91%。

 

 

其中,纯电动乘用车 8 月销量为 11,005 辆,同比增长 12.3%,1-8 月累计销量为 116,299 辆,同比增长 178.15%,增速和占比成为绝对主力;插电式混合动力乘用车 8 月份销量 5,095 辆,同比下滑 53.9%,1-8 月累计销量为 56,572 辆,同比下降 17.42%;新能源商用车 8 月销量为 619 辆,1-8 月累计销量为 6,068 辆,同比增长 16.76%;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及储能电池装机总量约为 0.758GWh,今年累计装机总量约为 9.756GWh。


 
除去 2 月销量受春节影响大幅下滑至 14429 万辆外,今年比亚迪新能源汽车月度销量基本维持在 2 万辆以上。受 6 月 25 日补贴过渡期政策到期市场提前透支影响,从 7 月开始,比亚迪新能源汽车销量出现下滑。8 月补贴退坡影响仍在继续,短期内销量承压。

 

从具体车型销量看,元 EV8 月销量为 4487 辆,这在一定程度上或受到了消费者等待 e2 九月份上市的影响。e2 车型与王朝 ev 系列同源,共享比亚迪自主研发的 e 平台,两款车型综合工况续航里程(NEDC)分别达到了 405km 和 305km,加上补贴后 8.98 万元到 11.98 万元的价格,可能会继续分流元 EV 的销量。

 

定位中低端市场的 e 系列产品已有 3 款上市。其中,e1 和 S2 在 8 月共销售 2441 辆,7 月份两款车的销量分别为 1120 辆和 2080 辆。而全新设计的纯电动 e2 则刚刚在 9 月初上市,将成为比亚迪“高性价比”的主力产品进入市场。

 

在王朝系列产品中,秦 Pro EV 与北汽 EU 系列,日产轩逸纯电等产品在细分市场竞争激烈,销量表现没能达到预期。比亚迪宣布旗下全新秦 Pro 9 月 7 日正式在全国开启预售,DM 版(插电混动)补贴后预售价 16 万 -18 万元、EV 版(纯电动)补贴后预售价 17 万 -19 万元。预计 9 月 20 日正式上市后,下半年销量势头看好。

 

东北证券分析师预计,长远来看,新能源汽车发展态势良好。比亚迪的新车型推广不及预期,是导致新能源销量不如预期的原因。此外,由于补贴退坡幅度较大,新能源汽车行业面临销量增速放缓和盈利能力降低的压力。

 

微软总裁批特朗普对待华为的方式:一点也不美国
9 月 8 日微软总裁布拉德•史密斯表示,美国政府对待华为的方式一点也不美国(un-American),在没有坚实的事实、逻辑和法律条款做依托的情况下,不应采取此类措施。

 


 
史密斯认为,“美国政府应该向我们展示你所知道的(调查结果),以便我们(公司)自己做决定,这是这个国家的运作方式。”报道中称,史密斯直言对谷歌做法的不满意。史密斯表示,“微软、谷歌等技术公司都是我一直尊重的公司,没有它们和互联网我们就无法连接起来,但是当谷歌决定追随总统的时候,我感到非常反对。”

 

与非网整理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