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12 月 11 日讯,亚马逊周一发起指控称,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对亚马逊抱有偏见,并施加“不正当的压力”,从而使美国国防部将一份价值 100 亿美元的高利润云合同授予该公司的竞争对手微软。亚马逊称,特朗普的干预使美国国防部不可能“合理、一致、公平和平等地”评判该把上述云合同授予给谁。亚马逊向法院提出请求,希望美国国防部能对该公司提交的竞标计划进行重新评估,并做出新的合同授予决定。

 

亚马逊向美国联邦索赔法院(Court of Federal Claims)提交诉状称,特朗普发动了“多次公开和幕后的攻击以引导”美国国防部的“联合企业防御基础设施”(Joint Enterprise Defense Infrastructure)云合同远离亚马逊网络服务(AWS)。诉状指出,特朗普的动机是想要“伤害他心目中的政治敌人——亚马逊网络服务母公司亚马逊的创始人和 CEO 以及《华盛顿邮报》的所有人杰弗里·贝索斯(Jeffrey Bezos)”。

 

特朗普的干预使得美国国防部不可能“合理、一致、公平和平等地”评判该把上述云合同授予给谁,亚马逊表示。

 

长期以来,特朗普一直都在批评贝索斯,并由于亚马逊纳税较少而对其颇有微词。此外,他还指责《华盛顿邮报》充当贝索斯和亚马逊的说客,并散布“虚假新闻”。

 

亚马逊向法院提出请求,希望美国国防部能对该公司提交的竞标计划进行重新评估,并做出新的合同授予决定。该公司在长达 103 页的起诉书中表示:“问题在于,美国总统是否该被允许使用国防部的预算来追求自己的个人和政治目标。”

 

亚马逊和美国国防部均尚未对相关置评请求作出回应。

 

在最近向美国国会作证时,美国国防部的高级技术官员达娜·迪希(Dana Deasy)否认特朗普或白宫曾对上述云合同的择优程序施加影响。

 

报道称,亚马逊称,总统“对这项合同进行了多次公开和幕后攻击”,导致亚马逊最终失去赢得该项目合同的机会。亚马逊辩称,由于“重大而普遍的错误”(substantial and pervasive errors)以及特朗普的干预,(五角大楼)应该重新考虑其决定。

 

五角大楼发言人埃里莎·史密斯(Elissa Smith)在周一的一份声明中表示,选择微软的决定“是由职业公务员和军官组成的专家团队做出的”,没有受外界影响。

 

史密斯说:“国防部对‘联合企业防御基础云服务(JEDI)’项目充满信心,并一直致力于尽快将这种关键能力交到我们的战士手中。”

 

白宫方面则没有立即予以置评。今年 10 月,五角大楼宣布微软公司获得一份为期 10 年、价值 100 亿美元的云服务合同。这也意味着竞争该合同的另一家网络巨头亚马逊公司的落败。

 

由于亚马逊的创始人兼总裁贝索斯同样也是《华盛顿邮报》的老板,而这家报纸经常抨击特朗普及其政策,因而亚马逊这次失利被外界认为是受到白宫从中的影响。

 

此前,外界一直认为亚马逊是赢得军方价值百亿美元的“联合企业防御基础云服务”合同的最大热门,微软、甲骨文、IMB 等也参与竞标。《华盛顿邮报》称,这份合同不仅是美国军方历史上最大的信息技术合同,而且有望带动联邦政府的其他业务。

 

特朗普要求五角大楼的对本次招标合同进行调查,然后再作出裁决。“我对五角大楼和亚马逊签订合同有很大抱怨”,特朗普当时对记者说,“我会要求他们非常仔细地观察发生了什么。”

 

在调查后,国防部解除了亚马逊的利益冲突指控,但最终裁定微软公司更有资格胜任这项工作。在国会作证时,五角大楼高级技术官员达西(Dana Deasy)否认特朗普或白宫影响了“联合企业防御基础云服务”的选择过程。

 

亚马逊公司向美国联邦索赔法院起诉五角大楼将一项价值 100 亿美元的云计算合同交予微软。亚马逊发言人当天表示,云计算合同相关诉讼已递交美国联邦索赔法院,但其未公开起诉内容。

 

该发言人称,诉讼文件涉及“敏感信息,以及 AWS 专有信息,商业秘密和机密财务信息等”,因此处于加封状态,不对外界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