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全球制造业重镇也相继宣布封城,值此疫情之下,生产链中的任何一环出现问题 ,都有可能对整个半导体产业产生一定的影响。

 

 

马来西亚:晶圆制造封测巨头影响较大

马来西亚是东南亚乃至亚洲最重要的半导体出口市场之一,仅次于中国、日本、韩国、新加坡和中国台湾。

 

同时,它也是全球封测主要的中心之一,据了解,东南亚在全球封测的市占率为 27%,其中马来西亚独占一半。

 

无论是电子代工、外包封装测试或是电子产品的研发与设计,大马业者已成功巩固他们在全球供应链中的位置。

 

部分分析人士认为,由于疫情,2020 年一季度半导体测试设备的销售额可能将比 2019 年同期下跌 10%。

 

疫情的不断发酵已导致这些行业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目前,马来西亚已发展成为东南亚地区新冠疫情最严重的国家。

 

马来西亚封国不仅让封测产业、晶圆产业产生波动,包括一些被动元器件产业也因此受到一定的冲击。这些产业相应也会对像苹果这样的下游终端厂商造成一定的影响。

 

3 月 18 日,马来西亚政府正式禁止其国民出境两周,包括每日因工作在马来西亚与新加坡间往返的国民,同时禁止大多数外故人进入马来西亚或通过马来西亚过境。

 

 

 

菲律宾:MLCC 为首的不确定因素

菲律宾首都马尼拉拥有“MLCC 工厂聚集地”的称号,因为这里有村田、三星、太阳诱电等 MLCC 大厂。

 

村田在马尼拉的大厂产能占公司整体的 15%,三星在马尼拉的大厂产能占公司整体的 40%,此外太阳诱电在马尼拉也有 MLCC 生产基地。

 

半导体和电子产品业是菲律宾最大的出口行业,相关贸易对该国来说举足轻重,2018 年整个行业占该国商品出口总额的 57.2%,总值约 674.9 亿美元。

 

由于菲律宾是全球被动元器件的主要生产基地之一,韩厂三星电机、日厂太阳诱电、村田在菲律宾均设有 MLCC 工厂,就产能比重来看,以三星电机的 40%最大,而村田也有近 15%。

 

目前,菲律宾的电子信息产品主要集中在汽车电子、通讯及雷达、半导体组件/设备、消费类电子产品、控制仪表、电子数据处理器、医疗/工业仪表、办公设备和电信设备等几类子产品。

 

受疫情影响,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 3 月 12 日宣布,菲律宾马尼拉市宣布 3 月 15 日至 4 月 14 日间封城,对 MLCC 等半导体产业产生了不可抗影响。

 

新加坡:目前影响较小的幸存者

新加坡拥有从 IC 设计、制造、封测等成熟的半导体产业链。过去的数十年,全球半导体大厂纷纷选择在新加坡设厂,如 ST、安华高科技、联发科、美光,以及分销巨头安富利和富昌等。

 

据数据显示,新加坡目前拥有包括 40 家 IC 设计公司、14 家硅晶圆厂、8 家晶圆厂、20 家封测公司以及一些负责材料、制造设备、光掩膜等产业的相关企业。

 

目前为止,新加坡受疫情影响较小。3 月 12 日,新加坡的冠病疫情仍在控制范围内,政府决定不将疾病暴发应对系统调至红色级别。

 

由此看来,新加坡半导体产业发展比较成熟,相关企业也很多,值得庆幸的是,新加坡对于当前疫情控制的不错,但来自外围的压力正在影响着新加坡。

 

越南:代工主力碰上疫情阻碍

目前包括英特尔、三星以及捷普均已在胡志明市当地的西贡高科技园区经营多年。现在有很多外资企业选择在胡志明市周遭的省分:同奈(Dong Nai)、平阳或西宁省、河内等地投资设厂。

 

据美国管理会计师协会估算,2010 年,中国的制造业工资不过每小时 2 美元,而到了 2016 年已上涨至 3.9 美元。

 

相比之下,越南的制造业工资仍然在每小时 1 美元左右,其廉价劳动力的优势更为凸显。也因此,越南也被视为中国的替代品。

 

此前,三星、奥林巴斯相继关闭深圳工厂,将新厂址迁往越南,以谋求更低的生产制造成本;微软将诺基亚北京工厂迁往了河内;

 

英特尔在西贡高科技园区豪掷 10 亿美元,计划将其全球 80%的芯片产能投放于此。

 

可以说,越南越来越受到外资的青睐。此外越南政府对本国半导体产业发展的关注度也越来越高。

 

疫情期间,越南与印度展开了多次会谈,表示未来双方将在药品、医疗设备、农业产品等领域展开合作。不仅如此越南还有意让印度承接其国内的纺织行业订单,不难看出越南方面正打算进行新一轮的市场转移。

 

 

印度:欲靠疫情突围市场

作为一个人口与中国差不多的人口大国,印度被称为是全球范围内最大的电子市场之一,伴随着印度电子市场的需求,也势必会带动半导体产品的发展。

 

到 2025 年,印度半导体元件市场的价值预计将达到 323.5 亿美元,在 2018 年至 2025 年间以 10.1%的综合年增长率增长。

 

印度的电子产业主要分布于北方的新德里和位于南部的班加罗尔,班加罗尔向来有“印度硅谷”之称,国际大厂如英特尔、IBM、英飞凌和曾经的飞思卡尔都在班加罗尔设厂。

 

受上游供应商影响,手机产业链上游厂商也开始在印度投产。而此次疫情下,印度在 3 月 13 日突发封城,将对手机产业链造成一定的影响。

 

据悉,印度尼西亚是东南亚地区最大经济体,拥有巨大的红土镍矿石储备,其是驱动电动车的锂电池的关键原料。因此印度尼西亚当局有意凭借巨大的红土镍矿石储备,成为地区性的锂电池生产主力并以此满足快速增长的电动车消费需求。

 

从长远来看,预计印度尼西亚将成为亚太地区的替代电子设备制造地。

 

除此之外,苹果代工企业和硕科技公司也计划在印度尼西亚巴塔姆岛开始运营新工厂。此外,和硕将对印尼新制造工厂计划长期投资 3 亿美元。

 

 

泰国:制造基地受疫情阻碍

泰国目前是世界第二大硬盘出口国和生产国。同时,泰国在集成电路和半导体领域享有同等声誉,因为泰国是东盟地区这些电子产品的主要制造基地之一。

 

2017 年,泰国电子行业的总贸易额约为 710 亿美元,其中出口收入约 370 亿美元。2017 年,泰国主要出口电子产品为电子硬件组件(包括硬盘驱动器)和集成电路。

 

泰国的电子信息产业企业约有 2068 家企业。其中,约有 15%为大企业,85%以小企业居多,行业工人 60 万人,其中 65%在大公司工作,35%在小企业工作,产业分布应用电器、家用电器、计算机硬盘、集成电路等产业为主。

 

目前泰国电子产业正处于调整生产结构的初期阶段,以符合全球市场需求,如增加对集成电路、印刷电路板和半导体等全球市场需要的产品的投资,且这些电子产品是智能手机、汽车电子系统和无线射频识别系统等电子零部件的组成部分。

 

为应对来势汹汹的疫情,泰国曼谷宣布关闭所有旅游和娱乐设施,一年一度的泼水节也无限期延后。

 

结尾

作为最重要的全球半导体产业的电子制造业重地,东南亚国家实施封锁措施,或将对全球电子产业链造成严重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