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能在科创板上市,是寒武纪的时代机遇。至于能否最终成为全球 AI 芯片的领军企业,寒武纪在边缘和云端 AI 芯片市场的表现是未来关注的焦点。

 

 

科创板上市:寒武纪发布 IPO 招股说明书

 

继 2 月 28 日北京证监会网披露中信证券与中科寒武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 2019 年 12 月 5 日签署辅导协议,后者计划在科创板上市后。

 

3 月 26 日晚间,上海证券交易所公告,已受理寒武纪科创板上市申请,并挂出 IPO 招股说明书申报稿。

 

IPO 招股书申报稿显示,寒武纪拟发行不超过 4010 万股股份,融资 28.01 亿元人民币,保荐机构为中信证券。

 

募集资金将用于新一代云端训练芯片及系统项目、新一代云端推理芯片及系统项目、新一代边缘端人工智能芯片及系统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招股书中非常明确地提出了寒武纪在智能芯片领域的定位——通用型智能芯片。从掌握的技术广度来看,寒武纪正在从一个单纯的芯片公司向具备硬件和软件能力的系统型平台公司发展。

 

透过招股书可以看到,寒武纪会将公开发行募集的资金投入到新一代云端训练芯片、推理芯片和边缘端智能芯片及系统的研发。

 

 

透过报告看重点:三大业务欲齐头并进

 

招股书显示,寒武纪目前主营业务为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智能计算集群系统,终端智能处理器 IP 三大业务线,公司已经形成了全面覆盖云端、边缘端和终端场景的系列化智能芯片产品布局。

 

寒武纪称,公司快速实现了技术的产业化输出,先后推出了用于终端场景的寒武纪 1A、寒武纪 1H、寒武纪 1M 系列芯片、基于思元 100 和思元 270 芯片的云端智能加速卡系列产品以及基于思元 220 芯片的边缘智能加速卡。

 

2017 年、2018 年,寒武纪的主营收入主要来自终端智能处理器 IP 许可收入(即 IP 授权),占各期营收的比重分别为 98.33%以及 99.69%。

 

寒武纪人工智能芯片的商业模式主要有两条途径,一是将处理器 IP 授权给芯片厂商,例如,与华为的合作;另一条则是自己设计和销售芯片,比如,寒武纪面向互联网公司等用户推出的云端智能芯片。

 

值得注意的是,2017 年和 2018 年,寒武纪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源于终端智能处理器 IP 许可收入;在 2019 年,寒武纪才拓展了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业务与智能计算集群系统业务。

 

 

成长是烧出来的:三年累计巨亏 16 亿

 

其招股书显示,在寒武纪的 6 次历史增资中,增资方不乏阿里创投、科大讯飞、中科院转化、湖北联想等企业和资本方。经过多轮投资与股权融资,寒武纪估值近 222 亿元。

 

在业绩方面,招股书显示,2017-2019 年,寒武纪年度营收翻倍增加,分别为 784.33 万元、1.17 亿元、4.44 亿元。

 

然而,增量不增收,上演“多收了三五斗”的尴尬,三年来,分别亏损 3.8 亿元、4104 万元和 11.79 亿元,累计巨亏约 16 亿元。

 

寒武纪方对连年亏损解释称,一方面,研发支出较大,产品仍在市场拓展阶段;另一方面,报告期内因股权激励计提的股份支付金额较大。

 

2017-2019 年,寒武纪投入了巨额研发费用,远超营收。2017-2019 年,寒武纪年度研发费用分别为 2986.19 万元、2.40 亿元和 5.43 亿元,研发费用率分别为 380.73%、205.18%和 122.32%。截至 2019 年底,寒武纪拥有研发人员 680 人,占员工总人数的 79.25%。

 

作为尚处于业务拓展和开发阶段的科技公司,寒武纪目前尚未盈利。2017 年、2018 年和 2019 年寒武纪的营业收入分别为 784.33 万元、1.17 亿元、4.44 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 -3.81 亿元、-4104.65 万元、-11.79 亿元。

 

尽管开支巨大,寒武纪的现金流依然充沛。招股书显示,共计 46.68 亿的资产中,货币资金 3.83 亿元,其他流动资产(结构性存款及理财)为 39.20 亿元。

 

 

备受资本青睐:资本类型参与丰富

 

招股书显示,寒武纪发行上市前共有 32 家股东,除创始人、员工持股平台及中科院所属公司中科算源方面外,有二十多家外部投资机构参与,古生代创投、国投基金、国新资本等均持有寒武纪股份。

 

通过寒武纪股权结构来看,陈天石个人持股比例为 33.19%,中科院计算所全资持有的中科算源持股 18.24%,国投基金持股 3.92%,阿里创投持股 1.94%,科大讯飞持股 1.19%。

 

寒武纪前三大股东为陈天石、中科算源、艾溪合伙。陈天石作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持有公司股份 33.19%;

 

中科算源(SS)由中科院计算所 100%持股,持有公司股份 18.24%;

 

艾溪合伙持股 8.51%,陈天石为艾溪合伙的普通合伙人,其他高管、与该公司签订劳务合同的人员以及员工为有限合伙人。

 

另外,国投基金和宁波瀚高合计持股 7.35%、阿里创投持股 1.94%,科大讯飞持股 1.19%。

 

招股说明书显示,陈天石及中科算源 2016 年设立寒武纪之后,寒武纪总共经历了 6 次增资和 3 次股权转让。

 

 

失去后的笃定:从拥抱华为到失去

 

2016 年,刚刚成立不久的寒武纪便向市场上推出了首款智能处理器 IP 寒武纪 1A。随后,寒武纪 1A 这个 IP 就被选中,集成到华为麒麟 970 处理器上,并搭载在了华为当年的旗舰手机 Mate 10 上。

 

2017 年以及 2018 年,寒武纪又相继推出寒武纪 1H 和寒武纪 1M,根据客户公开宣传信息,搭载寒武纪 1H 的某旗舰手机芯片,每分钟可识别 4500 张图片,是上一代的 2.2 倍,而寒武纪 1M 则在性能上继续进行了升级。

 

数据显示,搭载麒麟 970 和麒麟 980 处理器手机的出货量已过亿台。这两年,得益于 IP 授权,寒武纪入账 784.33 万元、11,702.52 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98.95%、99.69%。

 

不过,2019 年事情发生了改变,华为新推出的麒麟 990 选择采用自研 NPU,而不再继续采用寒武纪的 IP。

 

这一改变给寒武纪带来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也更为直观地反映到了营收上,2019 年华为为寒武纪贡献的营收大幅减少为 6365 万元,仅占当年公司营收的 14.34%。

 

失去了华为的寒武纪,暂时放弃了一直依赖的 IP 授权道路,及时转向了拓展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业务与智能计算集群系统业务。

 

此外在招股书上,可以更清楚地看到,寒武纪与华为签署了 4 个技术许可合同,合同单价在 1900 万到 2800 万不等,目前还有一个合同处于正在履行的状态。

 

 

招股书里的彩蛋:巨型芯片思元 290

 

由于这颗芯片还在测试当中,招股书对具体参数透露不多,但提到了使用台积电(TSMC)7nm 制程工艺,采用了 HBM2 内存等信息。

 

观察招股书中的芯片照片,可以看到该芯片的封装尺寸达到了 60mm×60mm,设计思元 290 这种大尺寸芯片极富挑战。目前国内有能力设计 7nm 工艺芯片的公司屈指可数,尤其是面积这么大的 7nm 芯片,有设计能力且有成品的公司更是凤毛麟角。

 

据业内人士透露,这样一颗 7nm 大型芯片的研发投入至少在数亿元人民币的量级,推测寒武纪 2019 年 5.4 亿的研发费用大部分是花在了思元 290 上。

 

寒武纪的招股书将思元 290 这颗彩蛋埋藏的足够深,目前也只能凭借公开的资料做一些数据猜测。

 

 

结尾

 

在人工智能芯片设计初创企业中,公司是少数已实现产品成功流片且规模化应用的公司之一。公司通过不断的技术创新和设计优化,实现了产品的多次迭代更新,产品性能的持续升级推动公司核心竞争力不断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