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NO Research 产业资讯,近期 Kateeva 的首席执行官 Alain Harrus 宣布离职,接任的是之前负责战略规划的 May Su。Kateeva 是一家由 Conor Madigan 于 2004 年创立的初创公司,Conor Madigan 在麻省理工学院时研究的就是喷墨印刷(IJP)课题,来自同一课题组的还有 Seth Coe-Sullivan,他正是后来的 QD Vision 的创始人。

 

 


根据外媒 Displaydaily 报道,从理论上讲,有机材料使用 IJP 工艺是非常自然的事情。无论是聚合物还是小分子,可溶性有机材料都可以使用不需掩膜的 IJP 工艺,其材料利用率大于 90%(VTE 的利用率小于 50%),位置精确且投资成本低。实际上,喷墨头已经开发了很多年,早已满足亚像素尺寸印刷的规格需求。当时这些为 8.5 代工厂设计的打印设备都非常庞大,可打印电视尺寸的面板。不过,智能手机用中小尺寸面板普遍需求超过 400 的 PPI,远超过当时 IJP 工艺的制程能力。这之后印刷工艺也在逐步完善,可是 OLED 发光材料领域又出现了磷光发光材料,这样喷墨打印 IJP 技术也就随着可溶性发光材料(小分子或聚合物)一起被搁置了。


不过后来,随着柔性显示器的采用,传统的 Frit 封装方式(用 Frit 材料将两块玻璃基板粘在一起)被某种形式的薄膜封装方式所代替。柔性显示器开发商三星将其封装薄膜(TFE,Thin Film Encapsulation)设计成一个由有机与无机层层叠的组合,其中无机层的沉积使用 Applied Materials 的设备和技术,而有机层则选用了 Kateeva 的印刷设备和技术。


这里的有机层除了充当防潮层,还用作平坦化层。随着其他面板制造商对三星解决方案的采用,Kateeva 的设备市场开始壮大,要知道 TFE 工艺所依赖设备的成本约 8500 万美元(1 台喷墨打印设备+2 台 PECVD 设备),此时的 Kateeva 真正处于一个“竞赛阶段”。2020 年,随着中国面板制造商和三星都将筹码压在 OLED 柔性显示器上,Kateeva 又出现了进一步增长的机会,其竞争对手包括松下、SEMES 和 TEL,这个市场可能超过 20 亿美元。


表 1:未来的六代线 TFE 产能和 IJP 设备需求

 

 

资料来源:APS,Hana Securities,OLED-A


IJP 的最初目的是打印亚像素,并降低 OLED 显示器的成本。LGD、SDC、CSOT、JOLED 和 BOE 都研究和探索了这种像素印刷工艺的应用前景。三星决定基于这项技术启动其 QD 1.0 项目,即使用真空沉积工艺沉积蓝色 OLED 层,接着使用 IJP 工艺印刷红色和绿色量子点层。三星的 8.5 代试验线,采用了 Kateeva 的打印设备和技术,已经开始测试。测试结果令人振奋,于是三星还计划推出其第一条每月 30K 产能的 8.5 代量产线。Kateeva 认为这次机会价值 10 亿美元,为此他们开始计划冲刺 IPO,并增加了一倍的人力。


不过事情并不总是一帆风顺的,三个月前,Kateeva 解雇了一半的员工,包括首席运营官、CTO 和其他高管,原因是三星将其 QD 1.0 项目的 IJP 设备合同授予了 SEMES。SEMES 是三星的子公司,该公司有 2 个部门,一个部门对应半导体设备的研发,另一个部门则对应显示设备的研发。SEMES 的半导体设备研发部门发展的很好,不过专注于 LCD 业务的另一个部门却前景黯淡,该公司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买家。不过,SEMES 这之前曾投资将 IJP 技术用于 LCD 的彩膜制程,他们相信可以利用这些技术来打印 QD 1.0 项目中的 QD 层。显而易见,SEMES 的设备无法达到预定的性能规格。不过,性能并不总能决定结果。三星已经在研究将这些 IJP 设备用于 GaN 纳米棒的印刷,他们认为这项技术符合其长期技术储备策略。实际上,三星已经在与中国显示面板厂商的竞争中,放弃了其液晶显示器业务,所以,他们又怎么能不保护它的子公司呢?


如果三星将合同授予 Kateeva,那么 Kateeva 会将它的技术设备推向中国面板制造商。如果三星收购了 Kateeva,三星又会担心一些重要员工最终会离开公司,并重新建立公司进而将该技术出售给其中国同业公司。SEMES 高管——前 SDC 和 SEC 副总裁到三星的主席办公室,游说他们可以供应同样性能的设备,最终以 Kateeva 一半的价格达成交易。伴随着 SEMES 的进入,Kateeva 的 IPO 泡汤并辞退了其 50%的员工。目前,Kateeva 从其现有的中国私募股权投资者那里获得了新的运营资金,也正是因为此,公司原 CEO Alain 宣布离职。

 


为什么没有其他的 OLED 面板制造商来投资进而救出 Kateeva 呢?

 

 

LGD 已经拥有 2 个供应 OLED 电视面板的 8.5 代线工厂,他们认为在广州利用中国的资本运营同样的 8.5 代线工厂会更具成本效益。目前,他们已经将其 OLED 解决方案切换成顶发射,这样可以提高开口率进而提高产品的亮度。LGD 目前还在陆续关闭其 LCD 工厂,这在短期内会造成其收入的减少,实际上,LG 的 10.5 代 OLED 线计划也已经被搁置。

 

京东方很显然非常了解中国投资的成本变化。他们认为 RGBW 是目前进入市场最快、风险最小的解决方案。

 

JOLED 已经决定投注聚合物并使用松下的设备,他们对该印刷方式作了重新设计,用印刷线的方式替代印刷子像素,这样可以使用性能本不是最好的聚合物材料获得最佳的色点。

 

TCL 暂时还不确定,不过可能会与 JOLED 一起开发使用一种已经被证实有效的解决方案,这样可以最大程度地降低风险并加快进入市场的速度。JOLED 希望在日本为 TCL 建造和运营该工厂,不过 TCL 更希望在中国建厂,这样可以享受到位于中国的便利和 CSoT 的经验。


从 2000 年代中期以来,三星在显示技术、资本支出和收入方面一直都是显示器行业的领导者。不过,现在显然受到来自中国的同业公司——京东方和 CSOT 的挑战。在此期间,他们率先将基板尺寸从 4.5 代线提升到 8.5 代线,开启了 LED 背光和量子点技术的使用,另外它还一手将中小尺寸 OLED(包括柔性显示器)显示器推向市场,并实现了超过 200 亿美元的年收入。


不过,与任何创新者一样,来路并不是一直都一帆风顺的,比如 Note 7,比如预售的 Galaxy Fold,一波三折。其 IJP 项目的工程师说:“这是三星有史以来最糟糕的决定”。三星的 8.5 代线 QD 1.0 项目试验线每周生产 100 多块良品面板,SEMES 的 IJP 设备显得步履维艰。也许三星的天才工程师们可以改善设备生产得到改善,不过还有很多困难需要克服,毕竟在 QD 1.0 项目中,IJP 设备只需要印刷量子点层。可在 QD 2.0 项目中,这些 IJP 设备需要同时印刷量子点和纳米棒并保证其对齐,量率要超过 99.9999%。与此同时,被视为最后技术保障的 Kateeva 则失去了很多人才,此时即使三星重启和 Kateeva 的合作,他们也未必能迅速进入状态了。


Kateeva 计划在中国建设工厂


近日,证券时报报道称,Kateeva 首次对外披露了公司发展的又一重要动向,即计划在中国建设工厂,这一战略性选择也预示着显示屏行业趋势性的转变。近日,三星显示集团(Samsung Display)表示,将于今年底关停旗下在韩国和中国的所有 LCD 面板产线,全面转向利润更大的 QD-OLED 量子点显示面板和 OLED 显示面板。在三星全力进军 OLED 面板市场时,Kateeva 计划在中国建设工厂,对于中国面板企业在世界竞争格局中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 Kateeva 来到中国的意义,公司管理表示,不仅是离服务客户距离更近,同时也会促进整个产业生态链来到中国。我们是 OLED 上游供应链里比较关键的一个供应商,我们的到来势必其他材料厂商也会愿意也跟着来,大家一砖一瓦就把这个生态系统建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