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4 月 24 日讯,即将进入“红五月”,这是给中国科技界和企业界带来深刻启发和认真思考的特殊月份。

 

2019 年 5 月 16 日,美国宣布对中国企业华为实施禁令,禁止美国企业向华为销售关键零部件,华为不得不让备胎“海思麒麟芯片”一夜转正,随后也推出了自己的操作系统鸿蒙联想集团 CEO 杨元庆在 18/19 财年第四季度财报会议上称:“相信全球化,公司没必要做所有的事情,联想并不打算做操作系统和芯片,而且相信合作伙伴”。

 

华为向左,联想向右。代表了中国企业界的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方向和选择。杨元庆敢于这样表态,也是因为美国禁令大棒没有落到联想头上,可以隔岸观火,置身事外。

 

 

华为代表科研创新,联想代表营销见长下的组装生产。这两条道路,基本上概括了中国企业界的现状,都有实践者和追随者。华为道路,无限风光在险峰,被视为畏途。联想道路,比较实际,可以保护既得利益,又能够攫取眼前利益,拥趸不少。很多中国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是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发展起来,采用的是联想模式,走的是联想道路,也包括早期的华为。

 

要想富,先修路。只有乡间阡陌的时候,我们羡慕机耕道;有了机耕道,我们羡慕柏油马路;有了柏油马路,我们羡慕高速公路;有了高速公路,我们羡慕高速铁路;有了高速铁路,我们现在研发超级高铁。这是我们的追求,也是中国社会的进化。目前中国经济结构和产业结构正处在升级转型的关键隘口,由中低端向高端进化。华为模式已经向我们证明,中国企业这样做,是完全行得通的。

 

目前全球化虽然遭遇了挑战,但从长远来看,仍然是一种必然趋势。可有一点,我们必须要思考清楚:全球化不是要我们固守产业链的中低端,千年不变。

 

日本制造是产业全球化的重要一环,也是至关重要的一环,不可或缺。日本是制造强国,更是科技强国,在很多产业链上,日本制造都处于上游,把核心部件的研发、生产、销售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中国经济规模庞大,结构复杂,我们需要组装企业,解决就业和规模化生产问题;更需要科研创新企业,进军产业链上游和高端,掌握核心科技,解决产业升级和提升品牌价值的问题。“缺芯少魂”是我国制造业的现状和痛点,也是美国卡脖子,掐软肋的资本,这是中国制造的一块“痂”。

 

做芯片和操作系统,是强化中国企业和产业链话语权的必由之路。近一年来,从互联网巨头亚马逊、百度、阿里巴巴等,到依图、云知声、思必驰等 AI 创业企业,到海康、大华等传统行业巨头,都公布了自研芯片的计划。

 

联想是没有靠造芯造魂发展起来了,但比较一下华为和联想这些年的发展现状和前景,我们就不难得出谁优谁劣的结论。联想是错过了研发创新的最佳时机,这是遗憾,更遗憾的是,联想决策层至今没有醒悟,仍然在用全球化来为自己创新能力薄弱文过饰非,为自己决策失误作挡箭牌。高飞锐思想认为,中国制造需要更多华为,而不是联想,尤其是面向世界,面向未来。

 

热衷于做组装的,做好你的组装;热衷于创新研发的搞好创新研发。不要用自己的经验和思维来误导其他企业了。中国企业和企业家也要有自己的判断,不要被某些所谓有影响力的“企业家”的全球化言论误导了,带偏了——面向未来,夯实自身竞争力,永远是企业经营的第一要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