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5 月 9 日讯,不久前,寒武纪招股书披露的 2019 年业绩大幅下滑,引来上交所问询。而后,寒武纪针对申请文件的审核问询函作出回复。

 

在寒武纪回复的 20 多个问题中,其主营业务大幅下滑的具体原因及大客户公司 A 等问题引发业界关注。

 

 

据了解,在此前寒武纪的招股书披露,其终端智能处理器 IP 产品主要有 1A、1H 和 1M 系列。报告期内,公司 IP 授权业务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98.95%、99.69%和 15.49%,2019 年呈大幅下滑趋势,收入主要来源于寒武纪 1A 和 1H 两款产品,公司 A 为主要客户。

 

对此,上交所问询,关注的主要是:“IP 授权业务在 2019 年收入大幅下滑,发行人是否面临产品研发上的技术难点或壁垒”;“公司 A 未继续采购发行人产品的原因,是否因产品无法达到客户要求”。

 

报告期内,寒武纪与公司 A 共签署 4 项《技术许可合同》,包括处理器 IP、软件等。除上述合同外,报告期内寒武纪未与公司 A 达成其他合作,主要原因系公司 A 选择自主研发智能处理器,未继续采购寒武纪 IP 产品。随着该等合同在报 告期内逐步履行完毕,且寒武纪与公司 A 未签订新的合同,寒武纪 2019 年对公司 A 的销售额出现下滑。

 

值得注意的是,寒武纪在解释 A 公司时表示,公司 A 为国内知名集成电路设计公司,其母公司是一家全球知名科技集团公司,亦是全球领先的 ICT(信息与通信)基础设施和智能终端提供商。

 

此外,公司 A 之母公司为全球知名科技集团公司,其智能手机产品出货量在国产智能手机品牌中排名第一,根据公开资料,2018 年、2019 年其智能手机出货量均超过 2 亿部。公司报告期内自公司 A 取得了较多的提成费用收入。

 

不仅如此,在问询函的最后,上交所针对信息披露豁免也提出质疑。发行人未在信息披露豁免申请中说明员工持股计划的构成情况。同时,公司依据与客户签署商务合同中的保密条款,申请豁免披露部 分客户名称,以代号代替。但是公司官网刊登了《寒武纪 1H 加持华 为麒麟 980 带来更强端侧 AI 算力》的文章,中证网刊登了《中科曙光:与寒武纪战略合作,推出双方联合研发产品》的文章。

 

至此,从上述回复来看,A 公司指向的应该是华为海思(海思半导体),而其母公司则是华为。最终回归问题本质,2019 年业绩大幅下滑,其根源便是华为海思的砍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