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宣布将推出新出口管制规定,以限制华为使用包含美国技术、软件进行芯片设计与制造的能力之后。近日,美国的枪口再次对准华为。

 

据路透社最新消息,一些律师认为,该新规定只涉及华为设计的芯片,如果直接发货给华为的客户则不包括在内,这是一个比较大的漏洞。美国官员在当地时间周三表示,针对被视为该规定的漏洞,美国监管机构愿意做出改变以“弥补”。

 

 

美国出口管制范围进一步扩大,任何企业生产芯片,一旦用到美国相关技术,都必须获得美国政府的许可。

 

华尔街同时指出,美方新规定虽存在法律漏洞,但华为供应商是否会尝试钻漏洞,目前还很难说。美国政府已表明华为构成国家安全威胁,在此情况下,厂商可能对协助华为抱持谨慎态度。

 

相较于所有科技业者的兢兢业业,台湾 IC 设计产业因为早已接收中国去美化红利的挹注,相对在紧张态势中显得有几分轻松,甚至与海思及美系芯片供应商直接竞争的台系 IC 设计业者还能以逸待劳,静待转单效应,而台系设计服务、IP 与 ASIC 业者更有坐享其成的姿态,等着中国自制芯片客户商上门求教。

 

但是,此次若美国对华为禁令持续扩大,或将重创台湾 IC 设计产业发展。

 

台湾 IC 设计四大天王联发科、瑞昱、联咏与立积,均与华为存在业务往来。其中,联发科供应华为中低阶手机芯片、瑞昱提供华为消费性网通产品,联咏出货华为 AMOLED 驱动 IC、OLED 驱动 IC 等产品,立积则是华为网通供应链,出货 WiFi 5、WiFi 6 前端模组产品。

 

尤其这些 IC 设计厂也是台积电、联电,以及日月光半导体制造、封测厂商的主要客户,若其接单受影响,也将连带拖累产业发展。

 

业界认为,若美方再次紧缩华为管制,甚至将卖芯片给华为的企业都纳管,此举将使得华为无从获取关键芯片,美方的手段也从“封杀华为”变成“斩断华为”,要完全断绝华为出路。

 

根据统计,2019 年中国台湾 IC 产业产值达 2.66 兆元(新台币,下同),其中,IC 设计业产值为 6,928 亿元,较 2018 年成长约 8%,联发科、联咏、瑞昱在全球 IC 设计业者排名中,分别为第四、第八和第九名,显现其影响力十足,光是这三家厂商去年营收合计达 3,700 亿元,占全台 IC 设计营收比重逾 53%,其影响之大,可见一斑。

 

根据瑞士信贷与法人报告分析,联咏、瑞昱供货华为营收占比都超过一成,立积来自华为营收占比更超过五成,一旦无法出货华为,受创程度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