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之寒武纪已非彼时的寒武纪。

 

新基建,今年最重要的“风”来了。

 

34 万亿元投资规模、基建巨头入局、科技能力加持,新基建项目辐射了包括传统基建、5G、数据中心等在内的诸多行业,被视为有效提振经济的关键。

 

传统产业、互联网与新兴科技产业在这样宏大的需求之下,打出了前所未有的组合牌,其中不乏阿里、京东、寒武纪这样的领头型企业加入。

 

新基建究其“新”的关键,在于科技力量的加持,而这其中的最受关注的莫过于半导体产业的进阶。可以说作为科技产业发展的基础,芯片能力的高低将直接影响国内包括智能制造在内多行业的成败,这种成败不单单是市场份额受影响,更是科技竞备道路上的重要关隘。

 

而回归到芯片的技术本质,事实上像寒武纪这样的芯片公司,它们的创新能力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我国的技术底色及未来,也是决定新基建推进进度的关键因素之一。

 

被误读的寒武纪

然而在这场发展的浪潮中,我们必须要承认,初创公司的角色常常被误读。

 

通常局外人偏向于认为它们是借时代发展之势在上扬,其实在急流勇进中,它们更是不可或缺的一环。以寒武纪为例,这家 AI 芯片头部公司所提供的技术能力恰恰是新基建最需要的。

 

5 月 20 日,寒武纪回复上交所第二轮问询时披露,公司预计 2020 年主营业务收入约达 6 亿元至 9 亿元,加之早前的华为撤单以及证监会二十问,寒武纪在市值、营收、市场拓展、产品应用上的能力在过去和当下均遭到过不同程度的质疑。这不禁让人想问,为什么寒武纪还是那个“被需要的”?

 

成立于 2016 年、即将上市科创板的寒武纪,它的成长之快是有些超乎行业意料的,尤其是它对产品技术走势的敏锐把握,从根本上决定了它的“被需要性”。

 

我们现在回看市场的质疑声,究其本质无非来自于两方面,一是商业合作模式的改变,二是 IPO 上市资质。但其实质疑声背后,这家初创公司的核心价值——技术能力被选择性忽略了,它在商业模式、市场合作探索上的进步与努力也显然没有被发现。

 

 

以华为撤单来说,我们看见的是撤单对寒武纪短期营收的巨大影响,但没有人留意到寒武纪已经针对该市场变化做出了业务调整,亦没有人看见寒武纪现在的规划也具备了一定的抗风险能力。

 

据寒武纪对 IPO 问询的回复,在 2019 年,它展开了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智能计算集群系统业务等新业务线;而在原有终端智能处理器 IP、云端产品线的拓展上,它已经与杭州雅鸿、厦门星宸、展讯、智芯微、浪潮、金山云等多家公司达成合作;同时在边缘端等新产品商用的跟进节奏上,寒武纪也已按照计划进入产品测试阶段。

 

营收表现是商业策略最好的反馈。

 

据官方数据,从 2017 到 2019 年,寒武纪的营业收入已经从 784.33 万元增长到 44393.85 万元,同时其营收结构也日趋丰富和稳定,目前已经不存在向单个客户销售比例超过公司销售总额 50%的情况。

 

换句话说,撤单与否不过是华为的一次市场战略选择,这项合作从开始最值得被证明的其实只有一点,那就是面对最严格的客户,寒武纪技术能力确实是行业首屈一指的,合作中其带来的短期影响并不会撼动这家公司最核心的优势和总体向上的走势。

 

如今回看扛过低谷的寒武纪,它已经做到了技术产品与商业合作两条腿走路,且营收结构日趋丰富。难得的是,它通过对市场和技术的理解,成功地为诸多应用项目做技术支持,将先进技术落在了实处,为整个行业树立了标杆。

 

寒武纪到底还有哪些牌?

我们毫不怀疑,在人工智能芯片领域,寒武纪是领头级企业。

 

但是虽为国内 AI 芯片领域的领导者,前有传统大厂入局,后有国外同行竞争,寒武纪的前路依然不好走,因此构建自己牢不可破的壁垒,是寒武纪不得不从一开始就考虑的事情。

 

目前看来,技术创新、差异化的业务模式和独有的生态,是它的三张王牌。

 

首先我们来看技术创新,它突出体现在了其在云 - 边 - 端产品的设计上。在这样一个市场中,寒武纪势必要与华为海思、英伟达这样的巨头进行竞争,但它在资金投入、软件生态和销售方面自然有所欠缺,这里面技术的创新就成为关键的影响因素,也是寒武纪的核心优势。

 

事实上,与华为海思相比,寒武纪在人工智能芯片微架构、指令集等核心技术上有一定的特色和优势;而与英伟达相比,虽然技术储备和生态无法与之相比,但因为架构更优,它的芯片产品在性能功耗比和性能价格比上有显著优势。

 

简单来说,灵活利用技术创新,做出更优产品、最大化自己的竞争优势是寒武纪在产品设计上的核心思想,而在与华为合作期间,其技术商业化能力也在落地过程中得到了全面探索,寒武纪如今在商业能力上的信心也似乎更多。

 

在问询回复中,他们就提到,其芯片架构针对人工智能应用及各类算法进行了优化,积累了一批核心技术与关键专利,技术创新能力已经得到业界广泛认可。

 

 

当然,除了卖芯片和 IP,寒武纪还首创了“AI+IDC”商业模式,开辟了智能计算集群系统这一新的产品线,以丰富自身的生态。

 

通过对市场的研究,寒武纪发现,人工智能领域涌现了大量 AI 计算需求,它主要体现在应用程序对高性能、高计算密度、高处理能力和高能效硬件计算资源的需求,而既有的通用计算集群无法满足这类需求,因此它认为智能计算集群系统必然是大势所趋。

 

“由于以 X86 CPU 为主的通用计算集群较难满足人工智能应用对计算性能、能耗、吞吐和延迟等方面的较高要求,智能计算集群已逐渐成为人工智能应用发展的重要基础设施。而与浪潮、联想等开发的通用计算集群系统不同,寒武纪专注于智能领域,基于自身的芯片和加速卡产品来研发系统,与他们形成协同关系。”

 

兼顾技术发展,同时避开大厂既有的业务,寒武纪更喜欢探索鲜有人触及的领域,也形成了自己丰富且独特的技术生态。

 

目前,除了智能处理器重大协同创新平台、并行异构深度学习处理器等硬件技术,为了进一步完善生态,寒武纪也不忘布局第四代智能代理器 IP Cambricon 1V、新一代高性能片上网络技术等前沿技术。

 

一边开发新技术,一边不忘做好芯片及加速卡产品的适配、认证等工作,寒武纪已经在一点点搭建独特的智能生态。它选择避开传统厂商既有业务、强调兼容性、打造软硬件能力,大致也源于此。

 

在问询回复中,它也反复强调,“寒武纪定位于独立、中立的芯片公司,采用的是类似安卓理念的中立生态策略,底层芯片与系统软件都充分服务客户和开发者,但不开展人工智能应用解决方案(基于芯片进一步提供应用软件或算法)的业务,避免与自身的芯片客户发生竞争,通过中立来吸引更多客户。”

 

也正是因此,寒武纪的技术生态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渗透到方方面面,这里面包括制造、交通、教育等多领域。

 

最后

不难发现,今天的寒武纪已非曾经的寒武纪,它对商业模式的探索,对研发和销售的高度重视,使其不再像一家初出茅庐的公司。

 

因为存在长期难以盈利、发展速度慢等普遍现象,以寒武纪为代表的科技创新公司难免面临争议,但科创板的出现正是为了支持这样的公司发展,从而改变中国经济的“技术底色及未来”,上市科创板,寒武纪应当获得支持。其实论生态、论技术、论影响力,寒武纪是 AI 芯片行业的头部,曾经是,现在依然是。

 

做芯片产品从来都不是一蹴而成的事情,技术创新也只是开始,真正打造出好的产品需要经历迭代,完善兼容性、算法生态等一系列细枝末节的事情。从实验室里的阿尔法狗到触手可及的 AI 应用,技术创新日新月异、飞速迭代,中国的科技行业需要我们更大的信心,走在科技前沿的“寒武纪”们也需要更多的耐心和支持。毕竟,AI 芯片行业虽然道阻且长,却充满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