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实说

要问今年最热的话题有哪些?芯片毫无疑问是其中之一,不论是持续发酵的华为事件,还是近日苹果宣布放弃英特尔转向 ARM 架构的新闻,芯片产业已悄无声息地浸润在我们的日常之中。

 

上月,两家巨头公司阿斯麦台积电也纷纷曝出最新技术或政策相关的新闻,这对产业链以及整个生态会带来怎样的影响和冲击?

 

本期栏目,我们将对话谢院长,一起解读这两家巨头的近期动态。

 

芯片揭秘主播幻实(左)对话谢院长(右)

 

以下由采访内容整理

 

本期话题:

 

1、巨头阿斯麦动作频频,国内光刻机企业奋力追赶

2、台积电赴美建厂意欲何为?

 

巨头阿斯麦动作频频

国内光刻机企业奋力追赶

幻实(主播)

上个月阿斯麦推出了第一代 HMI 多光束检测系统,适配 5 纳米及更先进工艺,宣称可使产能大涨 600%,谢院长您怎么看待这个新闻?

 

谢院长(主讲人)

很多人看到这条新闻会以为阿斯麦推出的是光刻机,事实上不是。这是一套新的检测系统,通过作用在检测设备上。一般光刻机把图形电子的电路刻出来之后,会使用检测设备对其进行检测。

 

大家都知道光刻机很重要,并把关注点都放在光刻机上,但事实是流水线上的其他设备,尤其是在线检测设备,也是很重要的一环,希望大家能够多多关注。

 

电子束量测示意图

 

幻实(主播)

上月中旬,阿斯麦与无锡高新区签署了一个战略合作协议,加速扩建光刻设备技术服务基地。这个消息对国内半导体市场带来哪些利好?

 

谢院长(主讲人)

首先需要说明的一点是,阿斯麦在无锡建立的不是研发中心,也不是制造中心,它的核心基地依然在荷兰总部。所以这里的设备技术服务基地更多的还是做售后,解决客户问题的服务中心。

 

事实上,阿斯麦过去对中国大陆市场的关注度没有现在这么大,它主要还是在韩国,以及中国台湾。如今它把基地建在了无锡,说明中国已经成为了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高地,这对我们国内的半导体产业当然是利好。

 

 

幻实(主播)

的确,中国对阿斯麦来说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市场,为了更好地服务中国的客户,也需要在国内做好相关布局,总不能通过远程服务来解决问题,这在效率和质量上都没法保证。

 

谢院长(主讲人)

是的,过去都是让国外的技术人员跨区域来到本土进行技术支持服务,耗时太长,也影响效率。而今年也是因为疫情影响,跨区域的人员流动变得更加困难。因此在国内建立技术服务基地也成为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

 

幻实(主播)

说到中国光刻机市场,就不得不提该领域的先驱者——上海微电子装备有限公司。

 

谢院长(主讲人)

是的,上海微电子经过十多年的努力,已经在光刻机市场上做出了一些成就,这是值得我们高兴的一件事情。全球做光刻机的公司很少,而上海微电子装备公司能够做这件事,从战略上说是非常有意义的。但是客观说,国内光刻机对整个产业的影响还是比较小的,距离高端的光刻机技术还是有一段不小的距离的。

 

外界有声音说上海微电子已经在 28 纳米制程上做了一些开发,事实上 28 纳米仍处于一个可行性的研究阶段,不能形成样机,目前更多的还是在 90 纳米制程上。当然,可喜的是资本对上海微电子还是青睐的,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了国家对这个项目的重视程度。

 

当然还应该清醒地认识到,短期内中国光刻机市场尚且不会对全球产业产生较强的影响力,要实现这个目标仍然需要一段时间,真正实现产业实力并不是股市上曝光的几个消息新闻就可以解决的。

 

台积电赴美建厂意欲何为?

幻实(主播)

近期三星与台积电也是动作不断,谢院长能与我们解读一下两位巨头的动态吗?

 

谢院长(主讲人)

在芯片制造领域,三星和台积电是当之无愧的霸主,两家都在你追我赶。特别是最近 5 纳米的消息不断,不过这里仍然需要注意一个点:每个公司对于 5 纳米的定义都是不同的。英特尔相对而言会比较严谨,而三星和台积电则比较激进,说是已经能做到 3 纳米,并开始 2 纳米的研发。

 

不管怎么样,5 纳米芯片确实带给代工公司更多的机会,能够把电路的性能做的更高,功耗更低,三星和台积电已经准备在 5 纳米芯片量产了。

 

幻实(主播)

不久前台积电宣布赴美设厂,这个决定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您怎么看待这件事?

 

谢院长(主讲人)

这其实和中美贸易摩擦是有关系的,从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政府开始推行“制造业回归美国”的政策,其实在奥巴马时期就已经提出了这个政策,而特朗普做的更加直接,希望高端制造产业能够进入美国市场,那么台积电才去美国建厂,并且计划建立的是先进的 5 纳米代工厂,这也是受到大趋势的影响。

 

另一方面,美国也是在这方面发布了一系列利好政策,基本上给了很多优惠的条件来吸引高端制造企业进驻美国,这点和中国的招商引资政策特别像,也说明了美国政府越来越向中国政府学习。在这样一种相对友好的市场环境下,台积电赴美建厂也成为一种趋势导向。

 

《纽约时报》对台积电赴美建厂的报道

 

幻实(主播)

这对台积电来说确实是一个非常不错的进展,而对中国的半导体行业而言也面临着更多元化的发展模式了。 

 

谢院长(主讲人)

的确,其实台积电早期在大陆就有所布局,不论是位于上海松江的 8 寸厂还是南京的 12 寸厂,都是技术非常先进的代工厂,而美国之前是没有 12 寸厂的,只有一家 60 年代建立的 8 寸厂,所以美国市场也是需要这样的布局。

 

但在制造成本上看,相较于大陆和台湾地区,美国是没有优势的。举一个例子,对一家 12 寸的代工厂而言,月产能需要达到 5 万片左右才能盈利,3 万片是勉强持平,而如果只有 2 万片则无法盈利。而这次台积电在美国的布局事实上在短期内是难以实现盈利的。但作为芯片制造业的巨头,台积电对于布局美国市场的成本与回报率一定做过详细的测算,所以我认为这里面的政治因素要大于经济驱动。

 

幻实说

不论是台积电赴美建厂,还是阿斯麦握手无锡建立光刻设备技术服务基地,不得不承认集成电路的产业全球化已然是一个不可逆的趋势。

 

 

产业链上下游如何连同协作?先进的制程技术如何推动芯片市场的利润最大化?中国集成电路的自主发展之路还将面临着哪些挑战?这仍是每一个 IC 从业者都必须面对的现实问题。

 

虽道阻且长,但我相信在一代又一代产业人的艰苦奋斗和开拓创新下,国产芯片将逐渐减少外国技术的依赖,最终突破封锁线,真正实现独立自主的中国“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