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去年开始,对产业上游的价值得到了空前的重视。特别是中美贸易战,上游核心元器件的本土化供应,带动了去年上游元器件厂商营收快速增长,这一点从 A 股电子元器件的股价也可以看出来。全球分工的底层逻辑正在发生变化,区域型及关联型的模式可能会成为主导。如果这种推断成立,那供应链安全及深度的垂直整合将是未来的发展趋势,这种变化也可能对产业链的价值及价格带来重估。

 

 

过去从研发投入来说,产业上游是投入最重的,比如核心元器件的芯片,像英特尔、高通、华为等公司都不惜持续投入,但是从产品销售价格来说,实际是白菜价的价格,当然对用户来说是种福利。这种模式能够持续维持的逻辑是全球化的市场与销售,规模效应摊薄了前期所有的研发投入。但是这种模式,在未来区域型的趋势下,将难以为继,因为市场小了,研发投入无法摊薄。

 

过去微笑曲线的理论认为,研发设计与营销品牌占据了产业的高附加值。但是现在这种理论可能会被打破。首先是由于上游研发的模式难以为继,需要价格的上涨。其次是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带动,产业渠道的扁平化与透明度加剧,线上线下模式使营销品牌的壁垒与持续性下降。过去上游与下游终端应用价格的价格比例可能是 1:10,但未来的价格比例可能是 1:8 甚至更高,取决于各产业相关方利益的动态平衡。同时从最终产品的价格来说,也会发生波动。

 

 

产业的垂直整合加剧。这一点从这两年下游巨头厂商不断向上游整合可以看出来。无论是 OPPO、格力等自己造芯,更多的企业是通过投资布局,纷纷掌控上游产业链,包括华为、小米等不断投资上游产业链。这使得整个产业变得错综复杂,各方都在划分自己的山头,山头林立,见面打招呼先要思考你是属于哪一派别的,包括阿里派、华为派、小米派等,你又和其他派别如何合作。现在是纵横捭阖的时代,不再是过去全球化的分工明晰,里面难免牵扯到各种阴谋与阳谋,这是战国纷争的时代,其实不太好玩。总的来说,对产业上游的重视都是相同的,牢牢掌控上游核心技术是共同的诉求。

 

同时,对掌握核心技术的创业公司来说,往往会选择两条发展路径。第一条是在发展的初期,就会与中游或下游的大公司做更深度的绑定,可能从一开始就要委身。这一块对真正掌握核心技术的公司来说,刚开始由于受到各种资源的加持,初步的发展环境会比以前好,特别是前期需要大投入,产业与资本的加持速度加快。但是类似于在温室环境,早期的过度关注,以及与某利益方过早的绑定,可能带来过早的碰到天花板。从投资的角度来说,会使得早期公司的估值就会被快速拉高,但是当达到一定估值之后很难再上去了。

 

第二种策略是一开始就建立全栈的能力,包括上游的核心技术、下游的终端制造以及云端应用平台、渠道与品牌的全面能力。端到端的打通能力,需要既有核心技术,包括工艺、算法等能力,洞察客户现在及未来需求,同时拥有渠道及品牌的意识及资源,对创业公司整体素质的要求更高,所以最好的团队才能胜出。从选择的领域来看,新兴的领域更有机会,而在产业格局已定的情况下,难度太大。这种模式的好处是由于产业链条的缩短,又懂需求又懂技术,创新的能力与速度会加快,更多具有真正底层创新的产品会带给客户,这是非常好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