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海思自研芯片受到美国政府方面制裁影响导致 9 月 14 日后无法继续生产后(芯片生产合作伙伴台积电被禁止为华为代工),外界一直盛传华为将全面转向海峡对岸的联发科进行未来手机芯片的直接采购,而部分放弃高端芯片自研业务。

 

而意向采购芯片的数量,则达到了惊人的 1.2 亿片。要知道,2019 年全年华为全球手机销量约为 2.4 亿,也就是说,目前华为单从联发科一家芯片设计公司采购的芯片数量就可以覆盖全年终端销量的 50%以上。

 

2019 年手机厂商手机销量

 

虽然对于华为的天量大单,联发科方面回应称:“根据公司政策,我们不评论单一客户相关讯息。”

 

但是与此同时,根据联发科官方最新预估,其在 2020 年三季度的营收将达到 825 亿~879 亿新台币(约合 27.7 亿~27.9 亿美元),环比二季度增长 22%-30%。营收增长将主要是联发科天玑系列 5G 手机芯片的销量暴增带来的。

 

联发科天玑 1000

 

华为为什么非要采购联发科芯片呢?其实道理很简单,就是: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5G 手机芯片供应商,整个市场上掰着手指头数得过来,除了华为海思与联发科,只剩下美国的高通、韩国的三星。大陆除了海思外还有一家紫光展锐,然而其 5G 芯片虎贲系列性能与其他竞争对手有明显差距,因此目前只供货给了国内小众手机厂商海信的低端千元 5G 手机,虽然选择展锐明显更安全,但华为除非完全无退路,否则是不可能作此决策的。

 

搭载展锐芯片的海信 5G 手机

 

因此,在当前严峻背景下,选择毕竟同根同源的中国台湾企业的芯片,无疑是一个最佳的无奈之举。

 

不过,这仅有的退路今天也即将被美国政府封住了。

 

美国当地时间 8 月 17 日,美国商务部官方发布对华为禁令的增补内容,同时追加将华为的 38 家子公司加入实体清单。

 

美国商务部官网截图

 

分别说说以上两点的影响。

 

首先说下追加关联公司到实体清单。早在 2019 年 5 月,美国商务部已经将华为 68 家子公司加入实体清单,在 2019 年 8 月又追加 48 家子公司进入实体清单,包括本次追加的 38 家子公司,其实核心目的就一个:

 

不能允许华为借助子公司作为中间人帮助其采购美国政府限制的产品或技术。这个很好理解,比如华为以华为泰国子公司的名义购买芯片,再转给海思使用,这样就会规避美国“制裁”。所以美国政府在不断的将华为子公司追加进实体清单,堵住缺口。

 

其次是对禁令的增补。主要增补的禁止内容是:

 

1)当一件外国产品是基于美国软件或技术生产的,其将被并入或将用于“实体清单“上任何华为实体生产、购买或订购的任何“零件”、“组件”或“设备”的“生产”或“开发”中; 

 

2)当“实体清单”中的任何华为实体是此类交易的一方,如“买方”、“中间收货人”、“最终收货人”或“最终用户”。

 

有点拗口。举个栗子。

 

华为要买联发科的芯片,而联发科的芯片是用美国的 EDA(芯片设计使用的专业软件)软件设计的,符合“外国产品是基于美国软件生产的”这一项,所以联发科将被禁止向华为售卖芯片。

 

再举个栗子,比如华为要自建芯片生产线,想买一台日本尼康公司的光刻机,但是这台光刻机里面包含美国公司的专利,那么就符合“外国产品是基于美国技术生产的”这一项,所以尼康将被禁止向华为售卖设备。

 

连第三国公司都几乎被全部“牵连”,更别说华为直接采用美国公司的产品或技术来设计或制造芯片了。

 

比如在芯片设计使用的 EDA 软件方面。目前世界三大 EDA 公司 Synopsys、cadence 和 mentor Graphics 占据了整个市场 80%的份额。而且,三家公司无一例外为美国公司(或美国成立公司)。

 

EDA 软件全球市场份额

 

而半导体设备方面,除了荷兰的 ASML 外,美日各自占据半壁江山。当然这些公司不单单生产一种半导体制造设备,芯片制造过程主要涉及光刻机、刻蚀机、薄膜设备、扩散 \ 离子注入设备、湿法设备、过程检测等六大类设备,这些个公司也各自在不同设备生产上有所专长。其中排名第一的不是荷兰的 ASML,而是美国的应用材料。

 

全球半导体设备厂商排名

 

因此,无论是华为还是其他芯片产业链公司,想避开美国技术、美国设备、美国软件,几乎是不可能的。

 

甚至在这样的苛刻条件下,紫光展锐、中芯国际等国内芯片产业链公司,也是不可以未经允许供货华为的。

 

对此,美国商务部部长威尔伯•罗斯对此声明:“由于我们限制了华为使用美国技术的机会,这家公司转而与第三方合作(比如上文中的联发科或者尼康),以损害美国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利益的方式利用美国技术。”

 

美国国务卿迈克·庞培则表示,该规则的变更将防止华为通过替代芯片生产和提供现有芯片来规避美国法律。

 

华为看似无路可退,但其实美国还留了一个口子,那就是美国商务部许可。也就是说,美国商务部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任意决定哪些公司可以向华为出口、哪些不能。

 

这就导致美国方面完全可以让美国公司进一步打入华为供应链,而让他国公司被踢出,更恐怖的是,美国方面完全可以人为决定华为允许生产什么产品、不允许生产什么产品;能卖什么级别的芯片,不能卖什么级别的芯片。

 

这就叫“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在这样的情形下,除了说一句认清形势,放弃幻想外,确实已无话可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