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 9 月 14 日下午 4 点 30 分,英伟达(NVIDIA)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黄仁勋、Arm 首席执行官 Simon Segars 共同召开面向全球媒体的沟通会。这是继英伟达与软银集团(SoftBank)宣布达成最终协议后,两大 CEO 首次公开接受采访,与非网及其他几家中国媒体受邀参加了此次会议。

 

针对 Arm 未来的商业模式,是否可能通过监管批准,以及如果收购成功,双方未来的商业路线等焦点问题,会上都进行了回应和说明。
 

根据双方协议,英伟达将以 400 亿美元的价格从软银集团以及旗下愿景基金(Vision Fund)收购 Arm。根据交易条款,英伟达将向软银支付总计 215 亿美元的股票和 120 亿美元的现金,其中包括 20 亿美元签署时的付款。此外,在 Arm 满足特定财务绩效目标的前提下,软银可能会根据收益结构获得最多 50 亿美元的现金或普通股。英伟达还将向 Arm 员工发行 15 亿美元的股本。

 

 

黄仁勋:有信心通过中国批准,成功收购

 

如果收购成功,这将成为半导体领域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笔交易。而监管批准可能需要长达 18 个月的时间,并且需要英国、中国、欧盟和美国的批准。

 

目前最大的不确定性来自中国监管部门。由于中国是 Arm 全球最重要的市场,大量中国公司使用 Arm 授权,在当前的国际形势下,一旦被美国公司收购之后将给中国的芯片设计产业乃至科技领域带来不可估量的风险和损失——这一问题不仅受到中国方面的关注,也是全球关注的焦点。

 

对此,黄仁勋表示,英伟达将保留 Arm 在英国的总部,这使其免受美国出口管制法律的影响,以及保持 Arm 开放、中立的许可模式。

 

出口管制对于产品、技术的适用性,仅需遵循其经营所在国的出口管制规则。由于 Arm 大多数技术都是在美国以外的地方所开发,且总部继续设在英国、继续在英国开展工作,就保证了技术的起源地仍然在英国,而与公司的所有权无关,不会因为有了美国母公司发生变化。

 

采访中,黄仁勋表达了对于收购的坚定信心。当被问及一旦交易被中国等国的监管机构所否决,是否有 Plan B?他表示,AI 是这个时代最重要的技术,而英伟达是 AI 计算世界的领导者。正因如此,他认为收购 Arm 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因为这将能够使得英伟达强大的 AI 能力与 Arm 覆盖各种尺寸和设备类型的计算能力相结合,两家具有卓越领导地位的公司相结合,将会通过精湛的技术和工艺制造出世界上最节能的计算设备。

 

他强调,无论是超级计算、云计算还是边缘计算,能源效率是未来计算中最重要的一点,当他意识到这点后,毫不犹豫就跳出来了,这也是为什么英伟达是“the highest bidder”。所以他的 Plan B 是一个持续的计划,继续专注于英伟达的优势所在。但他强调 Plan A 一定能够实现,“I have every confidence on it, and we're gonna succeed in this.”

 

Arm CEO Simon Segars 称,英伟达的收购不会改变 Arm 对中国市场的投入,中国合资公司对 Arm 很重要。

 

承诺继续将 Arm 总部保留在英国,对于当前显而易见的限制可以打消一些顾虑。此外,继续保持 Arm 开放许可的模式,同时保持全球客户的中立性,这是成功的基础。

 

黄仁勋表示,希望在 18 个月之内完成收购。这期间需要与监管者进行大量的讨论,让他们了解技术、了解市场动态,给他们机会提出很多问题来进行深入沟通,而这至少需要一年的时间。虽然比较漫长,但他有信心能够顺利沟通。

 

1+1——不止于两家公司,而是两个生态系统的融合

 

英伟达是人工智能计算领域的领导者,而 Arm 则横跨边缘设备的巨大生态系统,出货量超过 1800 亿台。一旦这个新组合诞生,将缔造出人工智能时代一个巨无霸计算公司。

 

黄仁勋强调,英伟达与 Arm 将共同打造 AI 时代首屈一指的计算公司。将英伟达的 AI 计算能力和 ARM 庞大的 CPU 生态系统相结合,将能够把握住潜力无限的 AI 机会,推动云计算、智能手机、个人电脑、自动驾驶汽车、机器人、5G 和物联网的发展。而将英伟达的 AI 技术引入 Arm 的生态系统中,将直接使英伟达的开发人员从 200 万增加至 1500 多万。

 

这些可能性令黄仁勋激动不已,他认为,1+1 产生的新组合,对公司、客户和整个行业都有巨大好处。对于 Arm 的生态系统而言,这一合并将增强 Arm 的研发能力,并利用英伟达的 GPU 和 AI 技术扩大其 IP 产品组合。

 

Simon Segars 则表示,Arm 和英伟达有着共同的愿景和激情,无处不在的节能计算将有助于解决世界上最紧迫的问题,从气候变化到医疗保健,从农业到教育。他认为,“要实现这一愿景,需要在硬件和软件方面采取新的方法,并长期致力于研发。通过将两家公司的技术优势结合在一起,可以加快我们的进步,并创造出新的解决方案,使全球的创新者生态系统成为可能。”

 

给英国剑桥的“甜枣”

 

保留 Arm 的总部仍在英国——不仅如此——英伟达要在剑桥创建世界级的人工智能研究中心,支持医疗保健、生命科学、机器人、自动驾驶汽车和其他领域的发展。为了吸引来自英国和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员和科学家进行开创性的工作,英伟达将构建一个基于 Arm CPU 的最先进的人工智能超级计算机,试图将 Arm 剑桥打造成为世界一流的技术中心。

 

 
英伟达和 Arm 将在剑桥创建世界级人工智能研究中心

 

“剑桥是艾萨克·牛顿(Isaac Newton)和艾伦·图灵(AlanTuring)的母校,英伟达的 Isaac 机器人平台和图灵 GPU 正是以他们的名字命名的”,黄仁勋表示,“我们即将在此建立的 NVIDIA AI 研究中心将会成为由 Arm CPU 驱动的 AI 超级计算机基地,该中心将成为我们与大学、行业伙伴和初创企业合作的欧洲中心”。

 

据了解,剑桥中心将具备五大重要功能 / 职能:

        具备基于 Arm 和英伟达的超级计算机。结合最先进的 Arm CPU、NVIDIA 最先进的 GPU 技术、NVIDIA Mellanox DPU,以及来自英伟达和众多合作伙伴的高性能计算和 AI 软件。

        在这个中心,英伟达将扩大在英国的研究伙伴关系,与学术界和工业界进行研究,涵盖医疗保健、自主车辆、机器人、数据科学等领域的前沿工作。英伟达已经与国王学院和牛津大学建立了成功的研究伙伴关系。

        人工智能培训。英伟达的深度学习学院,已经培训了超过 250,000 名学生在人工智能基础和应用领域。英伟达将在剑桥创建研究所,使其课程遍布英国,这将为年轻人和中青年工作者提供新的掌握人工智能技能的机会。

        初创企业加速器。人工智能领域的许多前沿工作都是由初创企业完成的,英伟达的初创企业加速器项目,拥有超过 6000 名成员,其中超过 400 名成员在英国。英伟达将在英国进一步投资该项目,提供 Arm 超级计算机的支持,连接英伟达和合作伙伴的研究人员,提供技术培训和市场推广,帮助他们成长。

        行业合作。英伟达人工智能研究中心将成为行业合作的开放节点,为英国提供强大的、卓越的研究中心。英伟达的行业合作伙伴包括 GSK、Oxford Nanopore 和其他领域的领导者,从帮助抗击 COVID-19 到寻找新能源,已经与英国展开了合作。

 

看得出,黄仁勋迫不及待想在双方基础之上,继续构建 AI 领域的宏图愿景,同时,此举将实实在在地示好英国,带领英国走向 AI 技术大国。

 

收购不包括 Arm IoT 部门

 

值得一提的是,收购并不包括 Arm 的 IoT 部门。在今年 7 月上旬,Arm 就已经将 IoT 部门分拆,转移到母公司软银旗下,Arm 对此的解释是:“专注于核心的半导体 IP 业务”。

 

当时转移的部门包括 IoT 服务业务群(IoT Services Group,ISG)、IoT 平台、企业资料管理(IoT Platform and Treasure Group)及其关系业务。

 

据了解,该部门是配合 Arm 的 IoT 战略,于 2018 年收购了资料分析公司 Treasure Data 以打造 IoT 设备管理平台,可配合出货的 Arm 芯片提供客户 IoT 资料分析服务。

 

显然,这盘配菜并不是黄仁勋所需,CPU IP 才是。这一转移,其实已为收购做好了铺垫。

 

写在最后

 

虽然 AI 应用始于数据中心,但它正迅速走向边缘——商场、医院、街道和机场……随着时间的推移,将有数以万亿计的具备 AI 能力的小型计算机,通过遍布世界各个角落的强大的数据中心连接起来。

 

AI 是黄仁勋扣住了时代命脉一举登顶的阶梯,更是他面向未来成功布局的关键。如果完成对 Arm 的收购,将成为英伟达长期主宰 AI 领域最重要的一步,这也正是他为什么“冒天下之大不韪”决意收购 Arm 的原因所在。

 

单从技术角度出发,两个能力相当、技能迥异的公司联合起来,将能够创造出独有的优势——提供打包的方案更便于芯片整合。但是对于 Arm 生态系统及其商业模式来说,独立性正是其实力的一部分,也是其生态系统持续繁荣的秘诀。

 

收购还有千丝万缕的乱麻需要理清,单就 Arm 中国这个合资公司来说,其独立自研的 IP 技术下一步会不会受到影响?虽然 Arm 中国 51%的股权掌握在中资方面,但因极其分散,将来能有多大的话语权?Arm 中国换帅风波究竟结局如何?

 

而对于全球市场来说,如何保证 Arm 现有的商业模式,继续开放、中立,继续服务于全球的半导体行业?是否能够坚决贯彻到底?

 

汝之蜜糖,可能是彼之砒霜。希望收购 Arm 不是黄仁勋的一厢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