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密集、知识产权集中、商业价值高是半导体产业的三大特色, 其中知识产权作为科技发展的底层源动力,与技术和商业的交织面正不断扩大。这意味着,谁掌握着核心技术的知识产权,就能在技术前进的道路上先人一步,变现的能力也就相应变强。


 
图 | 芯片示意图


我国进入半导体行业较晚,这句话不仅指向技术上的落后,还意味着知识产权体系的不完善。当然这与目前我国的高新技术国情是息息相关的,基础科学的薄弱、高层次研发人才的紧缺 、资金配套和重视程度的不到位,导致今天的半导体行业知识产权案频发。从传感器领域的歌尔敏芯系列诉讼案,到屏下指纹识别领域的汇顶起诉神盾,再到内存芯片领域的江波龙状告晶存侵权事件,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些到底是基于公开技术的二次开发,还是核心商业秘密,到底是谁在潜心做技术?一时间,口水战四起,最后的结果往往都是维权路漫漫、道阻且长。这些案件的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深层次问题?当前的知识产权法律体系是否能够真正维护受害者的权益?在新国际形势和科创板的冲击下,又面临着怎样的挑战?作为企业或个人,在项目或公司发起、发展和壮大的不同阶段分别应该怎样举起知识产权大旗,化口水战为变现能力或攻击武器?或许你可以在Sensor China 2020 同期的《新国际形势下的知识产权及技术交易研讨会》上找到答案。


新国际形势下的知识产权发展近况


是谁在潜心做技术?这个问题表面上是一种技术态度,实则是知识产权保护意识的缺失,这也是目前大部分国内半导体从业者的通病。据上海市知识产权局原局长吕国强介绍,目前知识产权技术纠纷铺天盖地,以上海浦东法院为例,知识产权纠纷案数量已达 10000 件,预估至 2020 年底,将突破 10000 件,现有 14 个法官,每个法官手里有将近 700 个案件。因此,除了法官判案外,亟需通过多元化路径来解决这个问题,仲裁和调解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种方式。如果这些案件是涉外案件,即其中一方是纯外资企业,那么当事人就可以借助世界知识产权组织 (WIPO)仲裁与调解上海中心来为国际商业争议获得替代性争端解决方案。


 
图 | 上海市知识产权局原局长吕国强先生


笔者意识到,目前抖音海外版(TikTok)被迫收购也是涉及中国企业和美国企业,主体符合要求,针对这类案件是否有相应的应对策略?吕国强表示法律是一方面,一旦加入政治因素,结果就会相当复杂,不是某个国际组织或某些法律条例能够左右的。


除了“面对问题,解决问题”以外,预防为主、防治结合才是良道。日本虎威国际知财服务株式会社副社长孙建表示,以传感器相关企业知识产权宏观布局为例,全球五大局的授权率,中国只有 53.5%左右,而日本的授权率则高达 75.3%,这是因为日本采取了比较宽松的授权策略,只要符合知识产权法就会给予授权,至于后续该专利是否有存在的理由,市场自然会给出检验结果,这些策略直接刺激了日本专利申请的积极性,减少了将来出现专利漏洞的几率。


 
图 | 日本虎威国际知财服务株式会社副社长孙建


如果一项专利在 10 年后还在续费,说明该专利技术层面是下沉的,是有价值意义的。从专利无效的维度出发,日本半导体行业专利无效的数量非常少(专利侵权的数量非常小),基本是每年 100 多件的量,这与“每个法官手里有将近 700 个案件”形成了鲜明对比,这一方面体现了日本市场中每一个经营主体的规范性,即进入某一行业前会做大量的知识产权调研,另一方面也反映了日本受教育情况的一种共性,读博士的人非常多,会在各个学校轮读一遍,但实际毕业的人少,这样在遇到一些知识产权纠纷时,就可以通过人情私下解决。笔者认为前者需要借助知识产权运营人的力量来完成,而后者虽在中国有一定的借鉴意义,但不是特别大,毕竟中国人口基数在那,不可能认识个遍,但是可以有效地借助上述的专家冲裁和调解来缓解部分上法庭的问题。此外,孙建还表示,我国的知识产权行业还存在地方保护严、司法有效但赔偿低、山寨居多、绝对数量庞大但质量偏低等问题。不过有一点值得庆幸,中国的企业在布局日本专利时,已从咨询“如何申请一个专利”向“专利合规审查建议”过渡。


从被侵权到学会攻击,从一纸文书到变现摇钱树


上面描述的是宏观层面的中国知识产权现状,而下面就该来聊聊,针对具体的某一个企业或个人该如何处理知识产权事务了。


 
图 | 上海盈盛知识产权代理事务所管理合伙人孙佳胤


    定向时期


上海盈盛知识产权代理事务所管理合伙人孙佳胤博士表示,尤其是我们的企业在制定项目甚至企业的方向时,如果借助知识产权分析寻找蓝海,将对提高企业竞争力打下良好的基础。他以传感器行业为例,通过制作专利地图可以发现,智能穿戴传感器的最大市场竟然不在民用,而在工装。此外他还得出,垃圾处理相关传感器目前还是一片蓝海,因为专利申请者大多停留带在科研院所这样的学术性单位。


    初创时期


考虑到大部分的国内初创企业不管是在人力还是资金方面都是比较吃紧的,他们没有条件真正落实知识产权布局,针对处在这样环境下的企业,专家们建议一定要重视核心技术专利的申请,量不必多,但一定要精。当然这个精不是指在申请的时候写得非常细,相反的,需要刻意拓宽专利保护的面,才能起到真正的保护作用。会上华进半导体技术导入部部长耿菲还以华进落地无锡时的初期专利作为反面教材或者说经验教训来给大家做提示。


    发展时期


当企业进入良性发展时期,具备一定的人力物力才进行知识产权布局时,专家们建议这个时期需要将专利布局面拓宽,不再局限于核心技术方向,以防长期投入的技术产出被侵权。会上有企业听众提问,如何解决因技术人员流动带来的知识产权侵权问题,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努力采用各种方式留住人才,与人才站在对立面对企业没有好处,此外,尽量成立知识产权部门和知识产权决策委员会,把网织密才是出路。


    成熟时期


一家企业进入成熟时期,不仅意味着技术的市场优势,这个优势还一定表现在知识产权上面,尤其是半导体行业。专家建议这个时期的企业不仅要有两种意识:其一,不再停留在保护自己不受伤害,可以适时通过知识产权优势学会对市场竞争对手的攻击,为企业带来丰厚的收入,高通就是这方面的好手;其二,将非核心或用不着的知识产权出售,这也是对研发投入的一种变现产出,华为近期就在干这事儿。可惜的是目前知识产权变现还处在初级阶段,何时由卖家市场向买家市场转变成功,那么中国的知识产权市场也就趋于良性发展了。据悉,上海技术交易中心将在今年 10 月份挂牌,届时不论是企业还是个人拥有的知识产权均可在交易中心进行交易变现。


此外,中科院上海微系统所所地合作与产业化处处长张波表示,“知识产权产业化光靠科技不够,还需要资本的助力。”因此,一场“科技+金融”的知识产权协同运营变革即将上线,届时将借助专利池的优势促进成果转化与产业培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