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半导体行业的大手笔收购接连不断,英伟达计划以 400 亿美金收购 ARMAMD 打算以 350 亿美金拿下赛灵思Marvell 也以 100 亿美元的价格向 Inphi 抛出了橄榄枝。现在,尽管整个世界都深受 COVID 的困扰,但是,大手笔的半导体收购浪潮依然席卷了整个行业。为什么会这样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刺激了这种大合并?直到 2015 年时,半导体行业还一直延续着始于 1965 年的连续“分拆”。随着小公司进入市场并取代之前的领导者,全球 Top 50 公司的整体市场份额一直呈现稳步下降态势。

 

预测后摩尔定律时代的半导体业务趋势


自 1950 年代以来,半导体行业的 Top 10 不断变幻大王旗,现在只有一家公司 -TI- 始终在名单之列。2015 年之前,半导体公司的增长很大程度上是有机性的增长,而不是通过收购实现的。在 2015 年和 2016 年,博通、飞思卡尔、Altera、凌力尔特和 ARM 等一系列合并造成了收购活动的短暂爆发,之后的几年再度陷入沉寂。进入 2020 年,ADI 公司于 7 月份宣布拟议收购 Maxim,似乎算是这波收购浪潮的先驱者。以下是半导体行业最近的动态变化,可能就是这些变化推动了最近的并购狂潮。

 

便宜的货币?


半导体公司的股票市值波动较大,因此,大多数收购都是以较高比例的现金完成的,从而避免了股价的不确定性和冗长的股东批准程序。在这次并购浪潮中,收购主要是以股票体现的(英伟达 /ARM Marvell / Inphi 中涉及到的股票交易超过 60%,AMD/Xilinx 则是全股票交易)。在过去的一年中,AMD 的股价上涨了 150%以上(自 2014 年 Lisa Su 接任以来,上涨幅度高达 2200%),如今其股价是其收入的十倍。英伟达的股票上涨了 300%,股价估值是其收入的 25 倍。和英特尔相比,尽管英伟达的收入不到英特尔的六分之一,但是它的市值却是英特尔的近两倍。Marvell 过去一年上涨了 60%,市值是其收入的 9 倍。当货币很便宜时,即使您所收购的公司与历史水平相比也具有较高的估值,但是,将其转换为具有更持久价值的东西也许是一个好主意?


市场细分专业化?


至少在未来十年内,服务器市场注定是要以比整体市场更快的速度增长的少数半导体细分市场之一。最近所有这些收购公告都集中在云计算的增长以及这些组合将提供的优势上。对于英伟达 /ARM,这是它们向挑战英特尔在数据中心的主导地位迈出的下一步机会,这个判断同样适用于 AMD/ 赛灵思。甚至 Marvell / Inphi 的公告都侧重于“ Marvell 在云中的领导地位”,同时也强调了 5G 机会。在过去的四年中,服务器市场的总收入增长了 60%,并且在半导体终端设备增速相对较低的一年中仍然继续表现突出。


监管批准?


监管审批是一个耗时漫长而且不确定的过程。不确定性是员工稳定度和客户忠诚度的敌人。除非极有可能获得批准,否则,公司通常不愿意受到这种不确定性的影响。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就一种组合在可能多大程度上增加竞争对手的市场影响力制定了合理而坚定的指导方针,所以,能否获批通常取决于 FTC。在所有这些收购案中,除了图形芯片外,每个并购组合都在整个半导体市场以及相关细分市场中存在较大的竞争者,英伟达 /ARM 组合对英伟达图形芯片的影响很小。对于欧洲机构而言,有争议的问题是可能失去本地的明星企业,而不是实际的市场份额效应。这类威胁通常是通过要求将来保证就业或公司所在地来解决的。中国商务部通常是最难打交道、批准时间最冗长的机构。最近这些收购案和高通 / 恩智浦的交易有所不同,在这种交易中,中国企业缺乏与任何一方进行交易的权力。中国商务部否决这些交易也几乎得不到任何好处。通过对公司及其未来在中国开展业务的方式提出要求,可以实现更大的利益。

 

成功整合的可能性?


从统计上讲,被收购公司越大(占收购公司收入的百分比),整合就越困难。这可能是由于合并后的新公司在权力和文化方面的斗争。最成功的收购发生在被收购方保持高度自治或者规模很小以至于可以轻易改变其文化以符合收购方的政策和管理时。对于英伟达 /ARM 和 AMD / 赛灵思这两个案例,收购方和被收购方公司业务的差异可以保证收购后的被收购方的高度自治。在英伟达 /ARM 的案例中,由于存在一些双方无法进行紧密集成的限制,因此可以防止敏感客户数据的泄露。

 

规模经济?


我把这条因素放到最后,是因为自从硅代工厂成为半导体行业的主要力量以来,规模经济就一直不是半导体收购的主要驱动因素。如果公司可以从晶圆代工厂购买晶圆,那么,通过收购扩大公司规模而导致的晶圆成本下降幅度太小,这一点无法证明交易的合理性,除非这些公司主要使用自己的制造设施,例如某些模拟设备和射频公司,规模经济才会带来晶圆成本的显著下降。近年来,半导体业务成本的差异越来越多地来自于制造以外的因素,例如产品定义、开发和营销成本、客户销售和支持、行政、法律、财务和监管成本等。所有这些收购其目的都是为了增强在云和 AI 等特定市场中的竞争力,这表明,这些公司在定义、设计、向相似市场中的相似客户进行营销支持方面看到了规模经济带来的好处。

 

还有什么别的新因素推动这些收购?或者,也许还有其他的业务生存力使得并购组合变得合乎需要?无论如何,人们可能会怀疑这次并购狂潮是否让我们走上了由少数几家大公司统治的道路,就像其他一些行业变得成熟时那样?

 

我对此表示怀疑。每当技术发生快速变化时,新公司就会以创新的新产品进入一个行业,并从现有公司那里获得市场份额。我们正处于半导体快速创新的时期。在对芯片公司的风险投资下降了 15 年之后,过去三年来的年均投资已跃升至每年平均超过 20 亿美元,并且有望在 2020 年达到 20 亿美元以上。机器学习、5G 和 IoT 的发展是由于大数据可用性的增加以及对分析、使用和保护数据的需求的增长,新兴的公司和企业将为行业培育新的领导者提供充分的机会。
 

作者:Wally Rhines

编译:与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