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府的换届可能对芯片和科技行业是一大利好;
我们将从丑陋的贸易战前线回撤;
Covid/ 科技的支出可能增加 - 和大型科技公司的战争已经结束;
科技和芯片行业的发展和大选结果息息相关。

 

与之前的美国总统选举相比,这一次选举可能对整个科技行业以及芯片和设备的未来产生更大的影响。

 

随着华为因威胁到了美国在 5G 领域的主导地位而遭遇全面围堵以来,中美之间的公开贸易战似乎已经演变成了一场技术“冷战”。

 

美国切断了对中国大陆的中芯国际的半导体制造设备销售之后,中美双方持续进行的“以牙还牙”式的针锋相对似乎重新爆发成了公开的对抗。

 

这给人一种类似于当年古巴导弹危机时的感觉,任何一方都不会主动退缩,并将继续升级对抗。

 

我们认为,美国政府管理层的变化可能给中国提供了一个缓和对抗、静观其变的理由和机会。

 

中国政府可能希望,即将上任的新一届政府在对中国的贸易方面不会那么挑衅性和咄咄逼人。


特朗普的竞选承诺公开了对华政策,但是拜登没有


2016 年,特朗普参加美国大选时,给出了一系列竞选承诺。除了隔离墙和移民外,特朗普 2016 大选中最大的话题之一就是与中国(及其他国家)的贸易不平衡。

 

最初,与中国的贸易协议(后来证明无法解决贸易不平衡)是特朗普对华政策的焦点,当它无法达成预期目标时,焦点就转移到了华为和 5G 等新问题上。

 

如果我们没有让 Covid 分心的话,那么,到目前为止贸易战可能已经白热化了。鉴于新冠疫情期间,贸易的地位不再那么重要了,所以,中美贸易战也打打停停,步履蹒跚。

 

至于拜登,我很难回想起来他关于中国贸易说过什么具体的内容,媒体关于这方面的笼统且模糊的评论无非是这俩老头谁“对中国更严厉”,而不是关于对华为的围堵等细节问题。


束手束脚的拜登


我们当然不会傻白甜地认为拜登上台后会来个 180 度的大转变,软化对中国的立场。恰恰相反,我们认为,拜登不愿意被美国人民视为对中国的“温和派”,他不会在对华政策上明显退缩(即使有态度软化,至少也不会公开)。

 

更重要的是,对中国的贸易问题是在整个美国得到两党强有力支持的极少数问题之一。为了努力促进两党的合作,新政府也要在执政期间继续对华贸易战,以建立一个两党合作的政治环境。

 

没有什么比一个共同的敌人更能团结人民的了,美国现在需要的不是分裂,而是团结。


再过两个月,可能就是一片“焦土”

 

输掉大选的特朗普总统显然心情不好,很有可能会仅仅因为他有能力或者为了证明一个观点而揪住一点发起猛烈攻击。在这一点上,他可不在乎“跛脚鸭”的后果。

 

他可能会完全无视 Covid,而把烂摊子留给拜登去收拾,然后回过头去,继续专注于诸如中国贸易(这可是他的“专攻”主题之一)之类的他最念兹在兹的问题。

 

现在,特朗普应该也知道中国在等待更友好的拜登上台,此时不太可能做出激烈的反应,所以,这意味着他几乎可以做任何事情而不必担心引来中国的反击(当然,要除了疯狂的事情)。

 

他还可以尝试着在 1 月卸任之前,为着下次 2024 年大选的目的尽可能多地证明自己。

 

问题是,两个多月的时间可能不足以来完成某件事情,但是对于引起麻烦来说,;两个多月的时间足够长了。

 

中国风险管控


总体而言,我们认为,与中国之间的贸易战走向“核大战”的直接威胁已大大减少。

 

无论是现任政府,还是即将上任的政府,每个人都忙于其他需要担心或关注的事情。

 

对于即将卸任的政府来说,情况可能更是如此,因为时间所剩不多,而过去几年的贸易战并没有讨到多少便宜,所以特朗普政府可能不会把有限的时间放在重新关注中国上面。

 

当然,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也可能不会发生很多事情,在新政府的头几个月里也不会发生很多事情,因此,我们可以轻松地再等待 6 到 9 个月的时间来重新了解新政府的立场。这个时间甚至可能更长一些,具体取决于 Covid 危机的解决时间。

 

尽管那些每天把视角都放在关注中国贸易问题的“深度政府”人士的态度可能不会发生重大变化,至少不会立即发生变化,但是,考虑到不同的优先事项,中国问题的紧迫性和关注点可能会减少。


硅谷(大型科技公司)变蓝还不错


对于现实中和想象中的问题,大型科技公司一直是本届政府的一大发力目标。
Facebook、Twitter、谷歌都曾经毫不客气地炮轰过特朗普,当然还有迎合特朗普自我的蒂姆·库克,英特尔的科再奇当年也曾在白宫的椭圆形办公室为特朗普上供了一个闪亮的晶片,但他后来也辞去了技术顾问的职务。

 

科技公司从来没有列入过特朗普的“好朋友”名单,而且双方的态度还一直在恶化,尤其是大选的最后几天。

 

拜登并没有多少和硅谷相关的举动,同时也没有经常批评他们,所以他似乎更持一种中立的关系,对于大多数硅谷高管来说,这可能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大多数人可能更愿意回到雷达之下赚钱,而不是在国会面前被拷问并遭到总统的痛骂。

 

当然,拜登也没有必要刻意讨好硅谷,因为加利福尼亚和纽约一样都是民主党的大本营,所以他可能不欠任何人情。

 

总体而言,大型高科技公司可以在不作任何宣传的情况下,回到低调的经商方式,控制我们的生活和钱包。

 

尽管马斯克似乎与特朗普相处得很好,但他的公司特斯拉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的“绿色”牧场下可能会做得更好。


半导体股票


半导体公司的股票在新冠疫情期间一直大放异彩,表现强劲。最近的并购狂潮更是重新刺激了该板块的估值上升和人们的兴趣。

 

美国政府的变化可能被视为对未决的芯片并购交易是一个福音。

 

我们认为,许多芯片并购交易(如果不是全部的话)将在中国遭遇见光死,以作为对美国中断中芯国际设备供应的回应。实际上,美国芯片制造商 Applied Kokusai 的并购交易一直在被搁置,并且由于中国的阻拦而濒临失败。所以,我们是否可以期待,中国对当前的芯片并购交易大开绿灯,以作为向美国新任政府抛出的“橄榄枝”?

 

现在还没有尘埃落定的并购交易就有 Analog/ 美信、英伟达 / ARM、AMD / 赛灵思,也许还有很多谁也不知道下一个是谁的交易?

 

虽然尚不清楚中国是否会抛出橄榄枝,或者是否会快速行动,以挽救 Applied Kokusai 的交易,我们将不得不拭目以待,但至少,新一届政府与中国关系的缓和对这些公司和交易是非常积极的一步,中国可能会对这些交易放行,所以这些公司不用太过于担心由于中国的反制而导致交易破产了。

 

总体而言,选举的结果无论对短期还是长期而言,对半导体行业乃至整个科技行业都是积极的。

 

我们认为,这将使由芯片和设备禁运全面引发的“末日”情形降低了更多可控制的风险,在降低了风险的同时,也增加了更多并购的可能性,这也将推动半导体公司的估值,对潜在的收购目标而言更是如此。

 

半导体设备公司将继续保持良好运营态势,并可能获得比以前预期更多的出口许可证。

 

总而言之,拜登当选对芯片和科技行业来说是个大利好。

 

作者:Robert Maire

编译:与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