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大量川普支持者在华盛顿举行示威游行。耐人寻味的是,在爆发游行后,美国主流媒体却轻描淡写,声称游行没多少人。一位网友就评论:今天 NBC,CNN 修图的要累死了,这辈子估计都没有干过这样的事情,把几百万人的图修成几十个人 刚刚 NBC,和 CNN 还报道,今天游行的没有多少人,现在知道,什么叫睁着眼睛说瞎话了吧。现在知道民主党政客多么无赖吧,死人都能投票,还有什么他们不敢说的,这只是 freedom plaza 一个点。从这路口往四面八方的大道都是这样的队伍,一直到国会大厦,高级法院,沿途人山人海,无法形容的壮观。爬车位每辆汽车都是不同的,车牌,北卡,南卡,GA ,NJ,VA,MD,west VA。Texas, CA。MI。从来没见过这么多人,整个城市被塞满的感觉。满满的能量。

 

 

 

在大游行中,右翼团体“骄傲男孩”和左翼势力“安提法”还爆发激烈肢体冲突。“骄傲男孩”是美国的极右翼组织,其发言人恩里克·塔里奥表示:“我们不在乎你是什么种族、什么背景⋯⋯如果你爱美国⋯⋯我们就当你是兄弟。”

 

联邦调查局将“骄傲男孩”定性为个别成员有极端主义倾向、与白人至上主义有联系。反诽谤联盟(ADL)调查这一团体后给出的定性是综合了民族主义、仇视伊斯兰教、跨性别恐惧症、厌女并赞美暴力的极端保守派。为此,LGBT 团体对“骄傲男孩”冷嘲热讽。由于“骄傲男孩”的倾向,Facebook、Instagram、Twitter 和 YouTube 等都封杀了“骄傲男孩”。

 

“反专制”、“拥护同性恋”、“反种族主义”等是“安提法”的主要纲领,“安提法”往往全黑服装戴面罩在街头诉诸于暴力,在特朗普的总统就职典礼上,一位“安提法”的蒙面成员就暴力袭击的右翼团队的理查德·斯宾塞。

 

 

从目前公开的视频来看,“骄傲男孩”相对而言怂一些,甚至被“批评”持枪也不敢扣动扳机。相比之下,“安提法”的主动攻击性要强一些。在一个视频中,数名“安提法”围攻一名中年白人男子,并从背后偷袭将其击倒,之后又踢踹其头部并抢走了白人男子的手机。

 

之所以“骄傲男孩”相对而言怂一些,主要是因为这些人大多是有产者,忌讳多一些,即便持枪一般也是表明态度,大部分人不到万不得已不会随意开枪。而“安提法”则大多数是社会底层,“无恒产者无恒心”,反正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没那么多忌讳,大不了去监狱蹲几天。

 

从川普和拜登的选票分别为史上第二和第一,以及右翼和左翼势力发生激烈冲突,美国社会撕裂已经是大势所趋。相对于 100 年轻资本家和无产阶级泾渭分明的划分,如今的美国阵营划分更加复杂。

 

就两个阵营而言,拜登代表的是金融寡头、科技寡头,以及围绕这些寡头服务的去群体和城市中的赤贫阶层。川普代表的是红脖子为代表的农村人口,城市蓝领工人和部分白领,以及在全球化中受损的美国本土资本家。

 

当下,传统的轻工业和重工业,美国被以中国为代表的其他国家打的溃不成军,加上本土资本家将工厂迁到第三世界国家,使美国蓝领工人的日子越发不好过。真正能够在全球化中收益的,主要是金融寡头和科技寡头,这些寡头是拜登的铁杆支持者。另外,寄生于这些寡头之下,为寡头提供服务的群体,以及底层那些希望吃福利的赤贫人群和“零元购”主体也是民主党的铁票。

 

相对而言,川普的支持者则为工人、农民和在全球化中利益受损的美国本土资本家。可以说,川普和拜登的决战是工人+农民+小资本家(受损于全球化)VS 大资本家(受益于全球化)+白左+“零元购”人群。

 

 

因此,有网友调侃,川普是一个走群众路线的资本家,联合工人和农民向华尔街和硅谷的寡头发难。未来,美国左翼和右翼之间的裂缝会越来越深,如果左翼持续占优势,美国会向升级版的南非发展,成为另一个升级版的彩虹国。如果四年后,川普或其继任者当选总统,右翼势力掌权,那么,美国将再次掀起逆全球化。

 

在美国国内因大选闹出乱子的时候,15 国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今后,全球 30%人口将纳入其中,15 个国家所组成的区域有望成为世界最大的自由贸易区。在川普拼命发起围堵中国的逆全球化的同时,我国积极开启有利于商业力量向东南亚扩张的全球化,可谓是见招拆招。如果中国制造能够借助《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在大东亚地区畅通无阻,则是对美国围堵政策的绝佳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