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真是一个魔幻的年头,很多企业熬过了上半年的封闭期,但是在复工之后生意旺季,最后倒闭。有不少公司的 CEO 在这个年底出现变化,有人光荣退休,有人黯然离场,又有人惴惴不安等待命运。

 

八月底,入职才三个月的抖音国际版(TikTok)全球首席执行官凯文•梅耶尔(Kevin Mayer)辞任。十月底,轻松集团 CEO 张科已提出离职,但会继续担任轻松集团保险战略顾问。就在一篇质疑易车现任 CEO 的《蔚来上天,易车跌倒》文章发布当天,12 月 7 日,现任中国平安执行董事、首席保险业务执行官,首席信息执行官陆敏,因为年满 60 岁,获得批准进入退休程序。不过他职业的高光时刻都被认为是 2016 年接任汽车之家董事长兼 CEO 这几年。身为保险公司大股东跨行到一个汽车媒体,并且让其业绩连年跃升,他也可谓光荣告别。

 

这边厢日前有深度文章探讨易车出路问题,今天就已经有实锤信息!

 

虽然易车现任 CEO 张序安对于腾讯资本的介入欢呼雀跃,并且在各个场合把这个当成一大利好给上下游灌输,但是理性来看,易车的资产是一回事,易车的团队又是一回事。腾讯系资本收购了易车,是因为看中这条跑道与该公司基础,而并非一定是要沿用原来巨亏五年的 CEO 班底!

 

 

换而言之,腾讯系私有化易车只是其成功的必须条件,但是还不充分。怎么样才算是充分条件呢?现实的答案最真实。

 

本周内部已经有透露,新的大股东在收购易车之后,将派出一位联席 CEO 曾令祺先生!同时腾讯空降的总监也开始到位。各位,联席董事长听说得多,荣誉 CEO 也偶尔有,但是联席 CEO 的出现可谓少之又少!CEO 是真抓实干,有实权的,可不是虚名。大股东真要是对于易车原来的 CEO 满意,就不会这么干了。这么安排后面的用意太明显不过。李斌虽然厉害,一手能把蔚来由绝境挽救,并且进入新的高光时刻,但是易车在他离开之后,则是彻底沉沦。易车在 2015 年至 2019 年的这五年时间里连续发生巨额亏损,累计亏损总额已经达到 26.73 亿元,对于一家汽车互联网媒体来说,这个财务数据非常难看。而期间正是张序安担任 CEO,而且五年时间不短了,已经足以证明财务出身的这位仁兄有无能力搞好易车。

 

所以易车收归腾讯阵营之后,因为之前经营相当不堪,业务如何进行重组,经营怎么样调兵遣将,已经成为内外都关心的问题。而曾令祺的空降入主,已经足够说明问题。某种意义上,这种安排,也是拯救了李斌,让他在易车未完成的事业不至于烂尾。

 

这位曾老总来头可不一般,堪称是资本市场之中的真正大玩家。这次私有化易车的腾讯控股及 Hammer Capital(黑马资本)组成的买方团之中,其联席要约人 Hammer Capital Offerco 乃为了执行要约而注册成立。该公司由黑马资本全资拥有,而黑马资本的一般合伙人为 Hammer Capital Opportunities General Partner,而后者由曾令祺最终实际拥有。由他亲自担任易车的联席 CEO,一方面可见其对于这家公司的重视,另外一方面也可见其对于现在的 CEO 不够信任!

 

 

被称为顶级的中国创投家,曾令祺生于 1974 年,如今可谓年富力强。他于 2001 年 2 月加入瑞士信贷,先后任多项重要职务,包括大中华区并购业务主管和亚洲企业融资部主管,负责多家大型中资企业到香港上市,包括广州富力(2777)、中国最大的楼宇广告商分众传媒(Focus Media)于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他在 2007 年加入美林证券,任中国私营业务主管及董事总经理达两年半时间,其后再加盟花旗银行的投资银行部,近年在黑马资本颇多动作,很多知名公司的股东名单上都有他的身影。

 

之前就有人说,易车这次退市是为了在 A 股上市,这种说法肯定不是完整的真相。因为这次退市并不仅仅是被腾讯看中这么简单,更可能是因为其面临五年亏损大限,走投无路而被迫低价寻求下家接盘。易车退市之后,并未解决自身问题,如果不能够刮骨疗毒改善业绩,所谓的腾讯加持重新上市,也可能只是画饼。这样来看待联席 CEO 的出现就更加清楚了。易车的重整已经是进行时。

 

 

确实,之前腾讯系并购的公司,大都发展得不错,而且腾讯系一般也不会更换原来的高管团队。不过凡事都有第一次。让大股东这样安排,只能说明其对于易车现在的 CEO 缺乏信心,故此不得不派遣顶级高手空降进驻。当然,这也显示大股东志在必得,一定要搞好易车。这对于这家公司的员工与正常的合作伙伴倒是好事。你们觉得是不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