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中国地震网的消息,12 月 10 日 21 时 19 分在中国台湾地区宜兰县海域(北纬 24.74 度,东经 121.99 度)发生 5.8 级地震,震源深度 80 千米。此次地震,震中位于宜兰县海域,距台湾岛 15 公里,距台北市 57 公里。

 

四个小时后的 02 时 15 分,又发生了一次 4.4 级的余震,震源深度 49 千米。


从谷歌地图上显示,此次地震波及了大半个台湾地区,包括台北、台中、新竹、桃园都有遭受不同程度的影响,新竹县与桃园市均测得四级震度。


地震发生后,台湾地区半导体工厂状况备受各方关注。

 

图片来源:谷歌


1、影响程度各不相同

力积电表示,部分机台因地震暂停运转,不过在重启、试运转后,短时间内恢复正常。至于产线上晶圆片是否受损,还要再确认。

 

美光则表示,员工都平安无虞,该地震对桃园和台中厂区生产线均造成了些许影响,仍需进一步确认。美光正在了解受影响范围,并将评估最适合的处理措施以恢复正常生产。

 

台积电的发言人表示,台积电按照内部程序,北部厂区有部分人员因所在厂区达四级震度已进行疏散以确保安全,目前工安系统正常。

 

联电初步确认,各个厂区皆没有停电问题,因此尚不需要启动各种备援机制,人员一切平安,厂区也正常运作中。

 

世界先进一共有三个厂区,新竹二厂和桃园三厂皆测得四级地震,已按标准作业流程,将所有制造部人员疏散,确认一切安全无虞后,人员均安,迅速回到岗位工作,营运生产没受到影响。

 

2、设备厂的看法

尽管台积电与联电等多家半导体企业表示没有影响,但是设备厂商认为,由于半导体设备对精度的要求较高,所以厂房对设备的耐震要求也比一般公司要求更高。虽然地震没有导致断电导致生产线中断,但是如果震度达到一定程度,会按照规定将无尘室内的员工进行计划性的暂时疏散。

 

目前,新竹科学园内,测的震度都是 3 级,按照半导体厂的流程,黄光制程要重新试生产,曝光机回线会比较慢,炉管要重新重启,测试运作大概要 6 小时,其余机台相对正常。

 

至于半导体相关供应链,封测业者回应,基本上封测厂要到震度五级以上才会有相关的反应,目前看来没有断电、较无生产上的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 10 月中旬,台湾地区的台南也发生了一次地震,震度 4 级,而台积电的最新 5nm 晶圆 18 厂就位于台南的科学园,不过并没有大的影响。

 

3、黑天鹅之年?

今年除了新冠疫情这个最大的黑天鹅之外,半导体产业也遇到了不少小规模的黑天鹅。

 

就在本月初,美光位于台湾地区桃园的工厂发生无预警停电事件,这次停电导致产线停工超过 1 个小时以上,造成产线运作停摆,触动行业神经。

 

按照 TrendForce 集邦咨询的统计,美光 DRAM 营收市场占有率为 25%,排名全球第三。受停电冲击的桃园厂,以产能来看,占美光产出的三成以上,所以此次停电无疑影响到了存储器的产能。

 

而远在欧洲的意法半导体,也同样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其位于克罗勒(Crolles)的 12 寸晶圆厂,遭遇了大规模长时间的罢工,间接导致全球 MCU 产能紧张,多数 MCU 企业相继宣布涨价应对,甚至影响到了全球车企的生产,一度被外界解读为车企将会停工。

 

4、无法承受之重

2017 年,张忠谋老爷子在夏威夷摔了一跤,这一摔牵动了全球科技产业的心,从深圳、中关村到硅谷、波士顿 128 号公路,都在打听老爷子要不要紧。更有记者日夜守候在台北的桃园机场,老爷子是被人抬下,扶下,还是自己走下飞机,直接影响了各大科技公司的市值和盈利。

 

所以这一次地震来临,台积电是产业人士最为关心的,毕竟这个巨头占据着全球 50%以上的晶圆代工份额,在现在这个特殊时间里,没人希望晶圆厂产能再次遭遇危机。

 

10 日,光学龙头舜宇光学发布了 11 月主要产品的出货量数据。根据数据显示,舜宇光学 11 月手机摄像模组出货量为 4688.4 万件,同比减少 21.3%,环比减少 18.5%,而减少主要原因是因为 CIS 芯片缺货导致的。

 

IC 设计大厂瑞昱也传出其音频编解码芯片遭某美系笔电大厂砍单,供货比重从八成降至二成,订单几乎腰斩。对此,瑞昱回应,确实无法满足客户全部的需求。

 

瑞昱副总黄依玮在本季法说会上就透露,订单需求仍相当强劲,但晶圆产能不足,是瑞昱营运上的最大变数。

 

在汽车芯片方面,根据 TrendForce 集邦咨询旗下拓墣产业研究院表示,预估 2020 年全球车用芯片产值可达 186.7 亿美元;2021 年将上看 210 亿美元,年成长为 12.5%。

 

在如此强劲的需求之下,晶圆厂的产能却跟不上,这很有可能成为制约汽车产业发展的最大问题,目前 MCU 短缺带来的负面影响已经显现。

 

为了缓解产能危机,一向做 IC 设计的联发科都开始买设备租给力积电,但扩产和新建晶圆厂还是远水解不了近渴,毕竟兴建一个晶圆厂最低都需要两到三年起步。

 

综合来看,全球半导体产业目前处于相当脆弱的阶段,如果再因为一次地震导致晶圆厂出现产能危机,无疑将继续冲击产业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