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基站建设得靠工程师上站爬塔进行勘测和验收,而现在只需拿出手机拍拍照,再将照片传送到云端,就可以自动算出天线的高度和方位角,自动判断工程质量是否合格了。

 

过去,钢铁厂的工人得坐在厂房上空的驾驶室里操作天车,工作环境恶劣、危险,而现在有了 5G+智慧天车,工人们坐在冬暖夏凉的调度室里远程操控就可以了。

 

说起数字化转型,搞通信的同事们应该都能感受到,今天,无论在电信业自身领域内,还是在电信业正在赋能的各行各业,很多场景都开始实现了数字化。

 

但是,这些数字化场景,不过是数字化转型大潮到来之前的一朵朵小浪花而已。随着 5G、AI、云等创新技术的成熟,一场轰轰烈烈的数字化转型浪潮正在涌来。那面对这波大浪潮,运营商怎样才能系统、全面的实现自身的数字化转型,并更快、更好的赋能各行各业数字化转型?

 

2020 年 12 月 3 日,华为举办首届技术服务伙伴大会,来自电信运营商、行业客户、合作伙伴以及媒体的朋友们和华为一起分享了在面向未来的运营中,开放平台和能力,构建合作体系,助力运营商使能行业数字化转型。

 

华为与来自多个行业的合作伙伴一起发布华为技术服务伙伴计划

 

自己的狗粮自己先吃:由点及面实现自身数字化转型

华为全球技术服务部(GTS),作为华为负责全球运营商网络的交付、维护、优化,以及相关软件开发工作的部门,从 2017 年开始就提出了“Digital GTS”战略,下定决心拥抱数字化、拥抱平台化,用数字化、自动化技术来改变自身的工作方式,改变整个行业的工作方式,乃至改变整个世界的工作方式。

 

自己的狗粮自己先吃。华为全球技术服务部总裁汤启兵透露,为逐步实现 Digital GTS 愿景,华为 GTS 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使能自身,将自己所有的交付、维护、优化等工作,以及相关数据、资源、经验、知识都迁移到数字化平台,实现自身的数字化转型。

 

一路走来,华为 GTS 自身的数字化转型主要经历了从点到线,再从线到面的实践过程,逐步构建和验证了平台与业务能力。

 

从 2017 年开始,华为 GTS 开发了数字化勘测、基站智能设计、质量在线审核、干扰智能分析、PS 故障辅助分析等多种数字化工具,大幅提升了工程交付和网络维护工作效率。但这些数字化工具都是单点式的技术突破,没有实现整个工作流程的打通。以工程交付为例,整个流程包括站点勘测、设备到货、设备安装、设备调测、工程验收等,而数字化勘测和质量在线审核等数字化工具只是单点式的应用于各个环节。

 

接下来,华为 GTS 基于数字化平台 GDE( General Digital Engine),按照作业流程将所有单点工具由点连线拉通,实现了各项工作流程自动化闭环。比如,在工程交付方面,实现了从勘测、到货、安装到调测、验收的整个流程自动化;在网络维护方面,实现了从统一监控、故障识别、故障定位到故障修复的整个流程闭环。

 

由点到线拉通了单项工作流程还不够,从 2019 年开始,华为 GTS 基于 GDE 平台实现了工程交付、维护、优化等各项工作的数据无缝流通,进一步实现了跨线、跨域连通所有工作流程。

 

 

正是这样从点到线,再从线到面的逐步实践,华为 GTS 将其在运营商网络规划、建设、维护、优化、运营领域持续构建的数字化能力和资产,不断承载于数字化平台 GDE 之上,实现了全流程、全场景打通的数字化交付和维护能力。

 

把复杂留给自己,把简单留给客户:平台和能力开放助力运营商使能行业数字化转型

“其实,我们很多好的 idea 来自我们的客户。”华为全球技术服务部副总裁游江涛表示:“我们将原来积累的内部技术和应用,与客户在规建维优中的场景、流程,以及遇到的一些痛点相结合,开发出了 ISDP、AUTIN、CWR、ADO 等数字化解决方案。”

 

众所周知,网络的规建维优工作主要由运营商、设备商以及服务商协作完成,华为 GTS 基于对运营商网络交付和维护工作的丰富经验积累,构筑数字化平台的同时,运营商也在积极探索数字化升级,以实现网络运维运营工作降本增效。与此同时,运营商也在利用自身的数字化能力帮助各行各业实现数字化转型。

 

不言而喻,如果华为 GTS 将已验证的平台和业务能力开放,再联合多方合作伙伴共同创新,不仅能帮助运营商实现自身数字化转型,更重要的是还能助力运营商使能各行各业数字化转型。

 

这正是 Digital GTS 要实现的第二步目标,即通过开放的数字化平台,与运营商和合作伙伴携手创新,实现业务能力外溢,助力各行各业数字化转型。

 

 

为此,华为 GDE 数字化平台提供四大核心能力开放:低门槛、高效率的应用开发能力,资产积累能力,高性能的数据处理和计算分析能力,以及安全可信能力。

 

低门槛、高效率的应用开发能力

GDE 平台提供低代码开发能力,可帮助客户快速开发自己所需要的应用和产品;平台还集成了数据编排、流程编排、应用编排、UI 编排、API 调用等八大编排能力,具备一体化编排能力,可帮助客户系统化构建业务流程,比如客户可快速构建从网络告警、性能等数据采集,到数据建模、数据分析,再到通过 API 调用网络操作的闭环的网络故障自动化处理流程;同时,为了适应敏捷开发和变更需求,平台支持 DevOps 自开发、自运维能力。

 

资产积累能力

一方面,基于华为 GTS 全球几万工程师三十年的经验和知识积累,平台沉淀了丰富的资产库,这些资产既有与电信领域相关的,也有适用于各行各业的通用资产,运营商和各行各业都可以调用这些资产来进行应用开发;另一方面,平台还提供资产开发管理平台,通过该平台,合作伙伴可以自己去构建和沉淀资产。

 

数据处理和计算分析能力

平台具备大数据算力和实时处理能力,可对收集的海量数据进行高性能处理和计算,从而可使能远程控制、AI 质检等各种智能化、自动化应用。

 

安全可信能力

平台提供安全可信的云、边缘、终端技术底座和统一技术栈,具备韧性架构、安全防护等能力。

 

“我们的思路就是要真正做一个开放性的系统,真正能够为生态所使用的系统。”汤启兵表示:“我们强调这个系统要够简单,要把复杂留给自己,简单留给我们的伙伴和客户。”

 

据悉,目前华为 GDE 平台已在全球 12 个区域,170 个国家,400 多家运营商中使用,聚焦了大约 18500 个开发者和 31 万注册用户。

 

与合作伙伴共存共赢,让生态大树枝繁叶茂

运营商要实现自身的数字化转型,并助力各行各业数字化转型,最终将数字化技术和创新带入到未来智能世界的每一个环节,这个过程中会涉及海量场景的数字化,只有开放的平台当然不够,还需要全行业的伙伴们通力协作才能完成。

 

“在使能行业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华为的力量是单薄的,我们需要我们的合作伙伴一同参与进来。”游江涛说:“我们会在平台上构建一些主流场景应用,但对于大多数的场景,我们希望通过平台能力开放给我们的合作伙伴,让大家一起来创新。”

 

他接着表示,如果把这个生态比喻为一棵大树,华为主要要做的是深深地向下扎根,并做强和打通树干,但要让这个生态大树枝繁叶茂,需要合作伙伴与我们一起完成。

 

为此,华为“GTS 合作体系之树“从五个层面构建和发展:一、深度钻研和探索,持续投入全局数字化技术开发,持续打牢生态大树的根基;二、构建开放的数字化平台,通过隐藏复杂性的方式来简化数据、自动化、编排开发能力开放,让平台成为业务敏捷和智能的主干;三、基于统一的数字化平台,让业务场景和核心能力枝繁叶茂,承载伙伴场景化创新;四、通过牢固的树根、健壮的树干和丰富的树枝,持续向伙伴提供养分和发展空间,让伙伴基于开放的平台和业务能力,实现商业成功;五、制定伙伴政策和服务体系,保护合作成果,让它可持续健康发展。

 

 

“我们深知,在数字化转型大潮中,与合作伙伴们共存共赢,并守护合作伙伴的长远利益,才是整个生态系统成功的关键要素。”汤启兵在演讲最后用坚定的语气说道。面向未来,华为 GTS 将持续构建易用的数字化平台和核心业务能力,坚持能力开放,用三到五年的时间,通过数字化、智能化和平台化技术,与伙伴一起为客户创造更大的价值,让运营商、行业伙伴都能成功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