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12 月 22 日讯 中芯国际被列入实体清单之后,关于中国存储产业相关风险的讨论也在迅速升温。除了如今尚不确定的出口管制风险之外,不久前海力士收购 Intel 存储业务带来的垄断问题也愈发严峻。


海力士对 Intel 存储业务的收购,被业内称之为“美日韩联盟”。整个收购过程将分为两期进行:第一期将于获取政府许可后启动,SK 海力士将支付 70 亿美元对价从英特尔收购 NAND SSD 业务,包括相关知识产权和员工,以及大连 NAND 闪存制造工厂;第二期将于 2025 年 3 月最终交割时进行,SK 海力士将支付 20 亿美元尾款接手英特尔其余相关资产,包括 NAND 闪存晶圆的生产及设计相关的知识产权、研发人员及大连 NAND 闪存制造工厂的员工。

 

上一次“美日韩联盟”的讨论出现于 2017 年东芝存储收购案期间,韩国媒体率先将贝恩资本、海力士、苹果、希捷、戴尔、金士顿组成的收购联盟称之为“韩美日联盟”,当时的焦点话题是,在海力士凭借收购东芝存储业务成为全球第二大闪存供应商之后,如何与三星竞争。彼时,长江存储刚刚完成 32 层 3D NAND 设计,一期工厂刚刚封顶,尚未在国际舞台崭露头角。


而这一次,“美日韩”联盟的意图直指中国存储产业。日韩媒体称,海力士在积极推进联盟构想,以期与三星一起巩固在存储市场的领导地位。资本分析师普遍看好该交易对海力士以及韩国产业的意义,自 10 月 21 日宣布交易以来,海力士股价已大涨 40%,超过 2017-2018 年存储大涨价时期,创造了历史最高股价。


垄断存储市场
事实上,即使仅从交易本身考虑,海力士收购 Intel 存储业务之后也完全可以达到垄断市场的效果,巩固 DRAM、NAND Flash 市场的全球领先地位。


首先,在 NAND Flash 上,海力士将成为全球第二大供应商,甚至有可能超过三星。


根据 Trend Force 数据,2020 年 Q2 全球 NAND Flash 厂商中,三星以 45.42 亿美元的营收排名第一,市场占比达到 31.4%;铠侠以 24.88 亿美元排名第二,占比 17.2%,其后四位分别为西部数据、海力士、美光、Intel,市场占比分别为 15.5%、11.7%、11.5%、11.5%。


海力士合并 Intel 之后,市场份额达到 23%,排名第二。考虑到海力士通过 2017 年的东芝并购中在铠侠持股近 15%,随着日本东京证券交易所为铠侠 IPO 重开窗口,未来海力士可能进一步扩大在铠侠的持股。一旦在铠侠取得足够的控制权,海力士在 NAND Flash 市场的话语权甚至会超过三星。


除了 NAND Flash 市场份额大幅提升之外,海力士还将垄断下游市场。


目前,海力士 NAND Flash 业务有超过 60%的应收来自移动市场,在企业级 SSD 市场乏善可陈。但相比之下,Intel 在中国企业级 SSD 市场处于垄断地位。根据咨询机构 Forward Insights 数据,2019 年,Intel 在中国企业级 SSD 市场应收接近 9 亿美元,占比 45%;而在 PCIe SSD 中,Intel 占比更是高达 58.7%。考虑到 PCIe 正在逐渐取代 SATA,未来 Intel 在 SSD 市场的垄断地位会进一步加强。如今,海力士凭借 90 亿美元的收购承接了这一垄断地位。


11 月 4 日,海力士 CEO 在财报分析会上进行了十分保守的预估:闪存业务收入将在五年内增至交易前的 3 倍。事实上,市调机构 YoleDeveloppement 近期发布的市场调研报告称,2019-2025 年,NAND Flash 市场规模将从 440 亿美元增至 810 亿美元。在这一前提下,海力士只要维持收购 Intel 之后 23%的市场份额,就可以在 2023 年实现目标。如果海力士能够更好整合 Intel 业务,这一时间仍会进一步提前。


封锁中国企业
对刚刚起步的中国企业而言,在海力士收购 Intel 之后,国内两大存储企业有极大可能需要应对来自技术、市场、政治等多个层面的封锁。


在技术层面,全球 NAND 闪存技术分为电荷捕捉型(CTF)与浮动栅级型(FGF),海力士一直属于 CTF 阵营,而 Intel 则坚守 FGF 阵营。该交易完成后,双方技术互补,大大提高了 SK 海力士的技术优势以及相关专利丰度, 使得国内刚刚起步存储企业在技术与专利壁垒突破上增加了更大的难度。


而在市场上,海力士除了份额大幅提升的 NAND Flash 之外,还占据近 30%的 DRAM 市场。相比之下,国内的长江存储仅生产 NAND Flash,而长鑫专攻 DRAM。如今,智能手机普遍采用 DRAM+NAND Flash 一体封装的 xMCP 方案,这也就意味着,国内存储企业很难参与手机市场的竞争。


除此之外,海力士在 NAND Flash 份额大幅提升之后,NAND Flash 市场也会呈现与 DRAM 一样的三强鼎立局面,这一局面很容易产生“卡特尔”联盟。历史上,DRAM 巨头因为协议垄断被美国、欧盟反垄断机构处以巨额罚款,而在 2017-2018 年间,三星、海力士、美光照旧犯险操纵 DRAM 价格牟取高额利润。


海力士收购 Intel 之后,NAND Flash 市场也同样具备形成卡特尔联盟的基础。2018 年之前,NAND Flash 也曾出现长期涨价现象,但 2017 年底长江存储的 32 层 3D NAND 开始流片之后,NAND Flash 价格迅速下滑。根据中国闪存市场的价格统计,2018 年 1 月 2019 年 7 月,NAND Flash 价格指数从 2800 点降至约 700 点,降价幅度超过 75%。如果 NAND Flash 出现价格操纵,几家巨头通过压低价格打压中国企业,那么国内企业完全无法与之抗衡,只能被排除在市场竞争之外。


而在政治层面,此前的东芝收购案以及此次 Intel 出售闪存业务,中方资本均被排除在外。而今年 10 月,美国机构“China Tech Treat”公开发表报告呼吁美国商务部将国内两家存储公司列入实体清单,通过出口管制封锁中国存储产业。而且,除了美国政府的封锁之外,有迹象表明,几家存储巨头正在向半导体设备供应商施压,要求对中国存储企业限制设备供应,以期遏制中国企业的发展。

 

SK 海力士还与英特尔面临着技术磨合的问题,两家分属电荷捕捉型阵营和浮动栅极结构阵营两种技术派别,它们在产品存储密度、性能和可靠性上都各有各自的优缺点,虽然从制造工艺和所需设备材料并无太大差异,只是产品结构以及工艺参数上的调整,但是在高精密的存储产业,任何细节都影响巨大。

 

因此,后续无论是技术融合还是寻求不同产品架构之间的平衡,以达到最大综效,可能都将是 SK 海力士不得不着手着重推进的重点。

 

半导体领域大变革时代,行业整合不断,并购蔚然成风,产业持续优化。老牌巨头亟待摆脱束缚,轻装上路,好在核心领域更加专注获取长远的回报;行业巨头迫不及待武装自己,加强行业竞争力,挑战行业一哥的霸主地位。

 

如今的贸易形势已经对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极为不利,“美日韩”联盟在技术、市场层面形成的垄断局面,让本就步履维艰的中国存储产业雪上加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