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于上海举办的懒熊体育第五届体育产业嘉年华上,爱奇艺体育 CEO 喻凌霄表示:“2020 年,疫情造成体育赛事真空,线上比赛变得特别重要,但是从游戏演变而来的电子竞技,我坚决反对它是体育,不管你是不是加入了奥运会!资本可以逐利,但是不要假装是体育!体育需要更多线上产品,但一定是积极健康线上的生活方式。”

 

这一番话语引起了广泛且热烈的社会讨论,电子竞技到底算不算体育运动?如果算,那对于耗费大量精力体力去锻炼身体的运动员来说这公平吗?如果不算,那对于那些努力用自己成绩来证明电子游戏也可以为国争光的电竞选手来说这公平吗?

 

虽然两派争执不下,很大原因就是想要的一个公平。但是,对于体育竞技和电子竞技来说,真的需要这样的公平吗?或者说,电子竞技真的有必要成为体育运动吗?

 

电子竞技不是体育运动

没错,首先可以肯定的是,电子竞技从本质上说并不是体育运动。

 

体育运动的定义是:体育运动是在人类发展过程中逐步开展起来的有意识地对自己身体素质的培养的各种活动。电子竞技从一开始的目的性就不一样,电子游戏的初衷也不是为了锻炼身体素质,而是让人们在闲暇之余拥有属于自己的娱乐方式。大概连发明电子游戏的人也不会想到,它会和体育运动扯上关系。

 

 

近几年大热的电子竞技对于玩家来说,就是游戏界的职业运动,只是这种运动相对门槛较低,不会像体育运动一样有着身体上肉眼可见的明显差距。当然,门槛低的说法是相对而言,因为具有极强竞技性的电子游戏也需要有着过硬的素质,对于反应和思维策略的能力有着一定的要求,而这就和体育赛事的职业性要求有着极其相似之处。这也是许多玩家主张电子竞技是体育运动的原因。

 

 

因为有着相对职业性的高要求,以及竞技项目级别的公平性水准,玩家很自然就会认为只要在竞技层面的达标就可以参与进亚运会奥运会等传统体育比赛,毕竟围棋等项目就是先例。但围棋、国际象棋等项目也是因为合理公平的竞技性才达到了竞技运动的标准,而且严格来说这两项棋类运动也不算体育运动,而是被独立划分出来的竞技运动,电子竞技也是如此。

 

所以,电子竞技其实根本没有被划分进体育项目之中,又怎么能和体育竞技一概而论呢?这就是很明显的定位错误问题,而不是公不公平的问题。电子竞技大可以成为区别于传统项目新潮流竞技,又何必盯着体育那三分五亩地呢?与其说大家不同意电子竞技不是体育项目,还不如说是玩家不想电子游戏再一次被看低罢了。

 

电子竞技是“青春饭”

有人说演艺圈是吃“青春饭”的圈子,体育运动是吃“青春饭”的项目,但是电子竞技又何尝不是吃“青春饭”的竞技运动呢?

 

 

对于电子竞技的黄金年龄说法众说纷纭,有说在 18~30 岁之间,也有说在 16~23 岁之间。但可以肯定的是电子竞技的职业寿命都不高,甚至比职业体育运动员的职业寿命还要短暂。究其原因,还是因为电子竞技在反应力和即时决策上的对大脑的高要求。

 

虽然说电子竞技门槛低,但那只是针对体育竞技对身体的高要求而言,坦白说,电子竞技是极其看重天赋的一项脑力运动。电子竞技其实是很有趣的一项竞技运动,因为它兼具了棋类游戏的思考决策,又包含了体育运动的精细操作。而且这两项操作抉择要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这也让电子竞技职业领域门槛变得极高。

 

 

而人的大脑反应速度和体力会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衰弱,虽然参赛者能在比赛中不断积攒经验,但依然会意识跟不上操作。电子竞技行业的老将们年龄都平均不过 30 岁,不过大部分的老将在集中力和反应上已经开始跟不上更年轻的选手了,他们最大的优势还是在于经验和长期比赛锻炼出来的职业意识。也正因为如此,电子竞技职业圈内部的竞争也远比想象中要艰难。

 

电子游戏早年承受了许多莫须有罪名,杨永信之流更是把它拖入了污名的深渊。就像当初被诋毁为“垮掉的一代”的 80、90 后,他们从小就背负着本不属于自己的罪名和质疑,导致成长起来的他们对于这些指责更为敏感。这两个群体拥有着极高的重合度,如今喻凌霄对于电子竞技的批评则和当初老一辈对 80、90 后的指责十分相似,也难怪从指责中赢得电子竞技冠军的人皇 Sky 会如此激动了。

 

 

电子竞技并不简单,也绝不会积极健康的反义词。职业选手们也为此付出了自己的青春和热血,他们也有为国争光的心,即使它并不能算是体育竞技。喻凌霄最大的错误就在于,它措辞的不严谨和急于电子游戏的片面理解,如今遭至许多玩家的口诛笔伐也算是自作自受了。

 

 

被操弄对立的专业领域

其实我们一开始就应该意识到,喻凌霄说出这番话并不具备权威性和说服力。

 

为什么?

因为他是爱奇艺体育的 CEO,在体育和电子竞技方面的区分有着最直接的利益关系,两个领域若是融为一个分区,对于视频平台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分区细化对于会员制的视频平台来说非常重要,因为这能够分割用户的体验,而从通过付费的方式来让用户升级会员的功能,其实本质上说只是被资本操弄了一个用户的完整体验。

 

 

喻凌霄这一番话也许没有引起两个领域对立的本意,但是本质上还是希望利用这两个不同领域的差异性来吸引不同的用户进入网站消费。而在信息发展发达的时代,无论是体育还是电子竞技都成为了极具商业价值的娱乐消费品。并不是时代改变了这两项运动的本质,而是在技术加持下两项运动的额外价值有了更值得开发的意义,至于两个领域的对立和争吵,对于他们来说反而是增加热度的最佳表现。

 

 

所以,与其去纠结电子竞技是否属于体育运动,还不如想想为什么电子竞技需要成为体育运动?电子游戏有自己的发展方向,有什么一定要和传统项目碰撞的必要呢?这个时代更需要的百花齐放,而不是一枝独秀,我们可以用更适合的角度去看待这两类运动。最起码电子竞技已经不需要向某些人证明自身价值了,因为很多东西都已经有目共睹,就像没有垮掉的 80、90 后一样,我们处于一个足够有包容性的时代。

 

 

电子竞技和体育竞技两个领域并不冲突,某种程度上说还具备兼容的特性。它们都是为了证明自身的强项竞技运动,两种都有危害身体健康的风险,但却同样地能为国争光带来经济效益,又何来的积极健康之分呢?逐利的资本又有谁会注意到这些努力的职业选手们呢?

 

小结

由电子游戏演化而来的电子竞技的确算不上体育,但是也不能否认它具备围棋、国际象棋的竞技运动性,更为全面地看待电子竞技才能让它持续发展下去。奥运会绝不是电子竞技的目标,它有着更加特殊的属性,也象征着电子游戏最本源的娱乐益智功效。与其和传统项目去争抢有限的份额,还不如独立山头成立更加专业宏大的全球性赛事,各方面都会更加合适。

 

当然,电子竞技是不是体育也并不是我们说了算,很可能专业机构的一纸文书就能彻底改变其性质,不过相信每个人心中都会有自己的答案。所以,电子竞技是不是体育,可不是喻凌霄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