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1月22日讯,曾在英特尔工作30年、任英特尔第一任首席技术官的帕特·基辛格(Pat Gelsinger)即将在下个月走马上任,担任英特尔首席执行官。

 

英特尔的芯片产品曾是无数计算机和其他重要技术设备的“大脑”,但近年来该公司已经失去了业界无可争议的领导者地位。英特尔面临的最大挑战包括来自前合作伙伴的竞争日益加剧、下一代芯片出现重大延误、顶尖人才不断离职、还有一位维权股东在主动出击。

 

即将上任的基尔辛格面临着一项艰巨任务,那就是如何扭转公司颓势。其需要下大力气解决制造难题并改变竞争环境,但这并非一日之功。专家表示,英特尔迫切需要注入新的领导和大胆的新战略。

 

“我一直希望我的职业生涯能够处于那种行动的中心——颠覆和最大程度的创新在哪里?”在英特尔宣布这一消息之前,基尔辛格在去年10月份的一次采访中告诉了三星电子总裁兼首席战略官Young Sohn。

 

基尔辛格曾是英特尔首席技术官,也是软件巨头VMWare 的现任首席执行官。投资者正指望其能把这种愿景带回英特尔。上周英特尔宣布聘用基尔辛格后,公司股价上涨了11%。

 

但近期英特尔的股票表现赶不上竞争对手。在过去两年的时间中,英特尔股价上涨了近26%,同期PHLX半导体指数(SOX)的涨幅接近169%。在此期间,AMD和英伟达的股价分别上涨了398%和300%。

 

投行Rosenblatt Securities董事总经理汉斯 莫斯曼(Hans Mosesmann)表示:“这些是结构性问题,需要很多年时间才能解决。”“基尔辛格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股价表现不佳和其他担忧引发了维权投资者、基金巨鳄Third Point的丹·勒布(Dan Loeb)在本月早些时候敦促英特尔进行改革。

 

即将离任的首席执行官鲍勃 斯旺(Bob Swan)向基尔辛格交出的是一家财务状况仍相对良好的公司。英特尔周四公布财报,2020年全年营收达779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720亿美元相比增长8%。

 

但分析师表示,随着英特尔努力扭转颓势,这种局面可能不会持续下去。

 

投资者和客户希望基尔辛格能明晰解决英特尔制造问题的计划。他还必须为公司新的增长领域开辟道路,因为分析人士说,英特尔不太可能重新获得个人电脑芯片核心业务的市场主导地位。对于一家拥有52年历史、市值720亿美元的芯片行业公司来说,这种转变可能并不容易。在芯片行业制定一份稳健的技术路线图可能需要数年时间。

 

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副总裁、分析师阿兰 普里斯特利(Alan Priestley)表示:“我认为,如果他们无法回到正轨,现在的竞争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激烈得多。”“因此,竞争对手将继续从英特尔的损失中获得份额。”

 

制造业的挑战

英特尔以生产自己的芯片而闻名。这种有别于竞争对手的做法曾被视为一种优势,直至该公司放弃了典型的两年升级计划,在生产最先进的芯片方面开始落后于竞争对手。

 

英特尔近年来努力从14纳米芯片升级到10纳米芯片。今年7月,英特尔宣布原定于2021年底上市的7纳米芯片也将推迟约6个月的时间。该公司上周表示,在7纳米制程技术方面取得了“强劲进展”。

 

与此同时,其竞争对手台积电和三星在继续开发尺寸更小、功能更强大的芯片。台积电为英特尔的竞争对手生产芯片,这帮助AMD在至关重要的个人电脑和数据中心市场夺取了不少份额。台积电今年早些时候宣布,计划到2024年在亚利桑那州设立一家价值120亿美元的制造工厂,以增加5纳米芯片的产能。该公司高管在上周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说,公司还在开发3纳米芯片。

 

基尔辛格将不得不决定是否将一些先进的芯片生产外包给台积电等竞争对手,斯旺曾建议公司该这么做。分析师表示,如果英特尔像AMD大约10年前所做那样完全剥离制造工厂,那将非常令人惊讶;但在解决制造问题的过程中,外包部分生产可能有助于填补产品线上的缺口。

 

市场研究公司CCS Insight高级研究主管韦恩·林(Wayne Lam)表示:“他们需要弄清楚,自己的技术是否能回到正轨,还是干脆放弃,像其他人那样从台积电或其他代工厂购买产品。”“在你说’好吧,不值得再努力追赶了’之前,你会落后多少?”

 

无论基尔辛格做出什么决定,这一问题都不太可能很快得到解决。

 

美国银行分析师本周二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诸如将部分芯片生产外包给台积电等制造方面的任何调整,都不太可能在2022年或2023年之前产生效果,也不太可能在未来两年帮助提高公司的利润率。”

 

不断变化的竞争环境

与此同时,英特尔必须应对不断变化的竞争格局。

 

除了AMD对其个人电脑芯片业务构成威胁外,英特尔还失去了苹果的业务。去年11月,苹果发布了三款新的Mac电脑,使用的是由台积电代工、苹果自家设计的定制芯片。苹果表示,与之前使用的英特尔芯片相比,新的M1芯片性能上有了大幅提高,处理速度更快,电池寿命更长。

 

“苹果在核心设计和内存架构方面做了一些有趣的事情来提升性能……靠自身努力使之成为可能,”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的普里斯特利说。“使用英特尔等供应商的标准组件所带来的问题在于,你只能用英特尔提供的东西;如果你想要定制,就必须等待它的开发周期。”

 

英特尔本月早些时候表示,苹果的决定让它得以“思考如何走出去,与苹果产品竞争。”英特尔表示,在与Mac产品竞争的同时,它将专注于在Windows、Chrome和Linux等平台上提供最好的用户体验。

 

在上周的员工会议上,基尔辛格告诉英特尔员工,公司必须为个人电脑“提供更好的产品”,要比“一家位于库比蒂诺的生活方式公司”所生产的任何产品更好。基尔辛格可能指的就是苹果公司。

 

除了失去苹果这个客户之外,苹果新款芯片所采用的基础技术可能对英特尔业务产生更广泛的影响。英特尔和AMD的芯片是基于x86架构的,而苹果的新款M1芯片是基于ARM授权的技术设计,苹果多年来一直在iPhone移动设备上使用这种架构。

 

虽然市场上已经有一些基于ARM架构的笔记本电脑,但如果苹果的新款Mac电脑最终成为ARM架构芯片在个人电脑上的成功证明,这可能会给英特尔带来麻烦。

 

普里斯特利表示,此举可能会鼓励其他一些个人电脑制造商开发更多基于ARM架构的产品,"在Windows生态系统中提供与苹果Mac OS生态系统中的类似功能。"不过他补充称,软件开发人员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赶上ARM的转变,这一现实可能成为英特尔的后盾,在企业业务领域尤为如此。

 

“你必须能够提供新的独立解决方案来留住客户,而不是让他们把制造业务拿走,”基金公司Third Point的勒布本月早些时候在给英特尔的信中这样评价苹果、谷歌和亚马逊等其他科技巨头。

 

从历史角度来看,虽然CPU一直是英特尔的强项,但也面临着越来越多的挑战。特别是诸如图形图像处理芯片等其他组件开始共享这一舞台。英伟达已经在能够应用于人工智能的图形图像处理单元上投入巨资,开始改变原有的计算生态系统。

 

投行Rosenblatt Securities的莫斯曼表示:“你必须在一个让CPU变得不那么重要的世界中修正CPU路线图。“其他家都在投资其他领域。你也必须在其他领域进行创新。”

 

他补充称:“英特尔未来需要是一家不同的公司,我们必须找出他们的关键竞争力在哪里。”

 

一些专家希望,基尔辛格依赖英特尔技术运营公司的经验将为了解客户需求提供重要见解。

 

“基尔辛格领导下的VMware是英特尔客户——他知道企业在寻找什么,他知道什哪些应用程序需要更多的处理功能,他确切知道硬件层面的机遇在哪里,”英特尔客户、云软件公司Fortanix首席执行官安布吉·库马尔(Ambuj Kumar)说,“我希望他能在这个方向上领导英特尔的产品开发。”

 

此外,据悉,另一员英特尔老将——格伦·欣顿(Glenn Hinton)也将重返英特尔。在退休3年后他最近宣布将重新开始工作,返回曾任职35年的英特尔从事高性能CPU项目,他还表示做出这个决定受到了帕特·基辛格回归的影响。格伦·欣顿是P6微架构的三位高级架构师之一,还是Nehalem处理器和其他多个项目的首席架构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