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可以御敌,也可以大杀四方。在半导体等科技领域,专利就像各个企业手中的“刀”。

 

01、价值 45 亿美元的专利

2009 年,加拿大北电网络轰然倒地,这个“科技巨人”在人类科技史上烧灼下了永不磨灭的烙印。伴随整个世界走过了两次世界大战,先后生产出了加拿大第一个真空管,第一个有声电影系统、以及各种无线发射机和广播系统,辉煌时期的北电网络,占据全球光纤市场 43%的份额,几乎是第二名朗讯的 3 倍。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然而,进入新世纪之后,技术路线错误,财务造假,以及两次金融风暴的摧击,让北电网络最终与百年老店咫尺天涯,也让它成为别人砧板上的鱼肉。

 

北电网络倒下之后,价值最高的是那些数以千计的无形资产。当时北电网络拥有专利超过 8000 项,等待批准的专利 963 项,虽然从申请的费用来看,这批专利价值仅 2 亿美元,但它们代表着北电网络将近 100 年来研发活动的精髓,是北电网络的核心竞争力。

 

这些专利是所有竞争对手都无法绕过的,因为它们已经渗透到电信和相关市场,以及互联网的各个环节。根据第三方统计显示,北电网络拥有 4G 网络 105 类核心专利中的 7 类,与高通和索尼处于同等水平,仅次于诺基亚和爱立信,随着北电网络的倒下,这些专利自然成了竞争对手的饕餮大餐。

 

当年 4 月,谷歌想要抢占先机,宣布以 9 亿美元竞购北电网络的 6000 件专利,消息一出,立刻遭到了十余家科技巨头反扑,在拍卖的最关键时刻,苹果、Intel 同时加入战局,导致谷歌的收购计划暂时搁置。


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为了能够吃下北电网络的这一大笔财富,巨头们上演了一出出合纵连横的戏码,最后形成了两个阵营。一方是以苹果与爱立信、黑莓、微软、索尼和易安信组成的“摇滚明星”联盟,另一方是 Intel 和谷歌组成的“骑警”联盟。

 

双方进行了激烈的角逐,其中谷歌的三次出价极富戏剧性,第一次报价 1902160540 美元(布朗常数),第二次出价 2614972128 美元(梅塞尔 - 梅尔滕斯常数),第三次出价 314159 万美元(圆周率),谷歌自以为自己的诚意可以打动北电,但最终铩羽而归,苹果领导的“摇滚明星”联盟以 45 亿美元拿下了这批专利,按照均价计算,单项专利接近 900 万美元,这也算是对北电网络百年技术的认可。(值得一提的是最后苹果分到了 1024 项专利,果然很科技)

 

图片来源:腾讯科技


这次竞拍北电专利失利也为谷歌埋下了一颗地雷。2016 年,苹果的“摇滚明星联盟”起诉了谷歌和包括三星、LG、HTC 在内的多家 Android 厂商,原因是侵犯了北电网络的专利。随后谷歌立刻进行了反诉,斥责对方是“讹诈”。

 

在商业竞争中,专利不仅仅是企业保护自己的合法武器,也常常被用来阻击竞争对手,尤其是在科技产业,起诉竞争对手侵犯专利以使自身获得更大的市场,已成为惯常手段。

 

02、专利杀器

光刻机之王的桂冠,如今戴在 ASML 的头上,但正如众人所熟知的那样,20 年前这项荣誉属于尼康。

 

尼康成立于 1917 年,上世纪 60 年代涉足半导体业务,得益于上世纪 80 年代日本半导体产业的飞速发展,90 年代中后期尼康成为了全球分步投影光刻机市场的龙头,市场份额一度高达 60%以上。

 

图片来源:尼康官网


当时的尼康取得了空前成绩,然而,这个强大帝国却只是昙花一现,刺破泡沫的正是 ASML。

 

2004 年 ASML 与台积电合作推出“浸入式光刻”方案,一举在技术上超越尼康,短短五年时间,ASML 就君临天下,振长策而于宇内,而尼康的光刻机开始隐声遁迹,最终泯然众人矣。

 

破船犹有三分钉,当荣耀不在之时,尼康依然拼尽最后一丝余力,狙击 ASML,时间跨度长达 20 年。

 

为了增加自己手中的筹码,尼康不断的申请专利,即使在 ASML 已经掌握技术优势之后,尼康仍然每年提交专利申请 300 项左右,专利申请到位后的第二步就是反击。

 

2001 年,尼康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提起 ASML 侵权指控,诉讼提及 3 项光刻技术专利,面对老大哥的“刁难”,ASML 本着来而不往非礼也的商业精神,于次年在美国对尼康提起反诉,双方的官司前前后后打了三年,打到尼康从神坛跌落,ASML 意外封王,最终的结果是 ASML 赢得了名,尼康取得了利。

 

2004 年 ITC 宣布 ASML 赢得了官司,但由于担心再次被尼康起诉,ASML 和尼康签订了一项专利交叉授权协议,部分专利获得永久授权 ,其余专利的授权日期截止到 2009 年底,同时在 2015 年之前,双方不得再相见于法庭。

 

此外,ASML 和蔡司必须向尼康支付 1.45 亿美元的授权金,从这些条件来看,这场官司更像是尼康赢了。

 

图片来源:ASML 官网


时间来到 2016 年,ASML 已经在光刻机市场高枕无忧,市占率达到 90%,而尼康当年光刻机业务亏损达到 70 亿日元,双方当初的十年之约也已到期,尼康又卷土重来。

 

2017 年,尼康就就浸没式光刻相关 11 项欧洲专利和 2 项日本专利分别在荷兰海牙 、德国曼海姆和日本东京对 ASML 和蔡司提起侵权诉讼 ,而诉讼团队堪称豪华,不仅包括 Hogan Lovells 律所、Freshfields 律所、还包括 Morrison & Foerster 旧金山团队合伙人 Jack Londen 和日本的大型内部法律团队 。

 

如此豪华的团队,让尼康胜券在握,按照惯例 ASML 自然会矢口否认尼康的指控,并且反诉尼康在半导体生产设备、平面显示器和数码相机生产设备上存在超过 10 项专利侵权,至此,双方进入“扯皮”阶段。

 

所有的斗争都是有尽头的,只不过时间长短而已,而尼康和 ASML 又拉锯了三年,这次名义和事实上,都是 ASML 输了,ASML 和蔡司向尼康支付 1.5 亿欧元,并从最终协议签署当天起,尼康与 ASML 交换未来十年 0.8%沉浸式光刻销售收入。

 

当一个企业如日中天的时候,那些数以万计的专利往往是最容易被人所忽略的,而当企业或者核心业务开始走下坡路之时,才是这些专利大放异彩之时,北电网络如此,尼康的光刻机也是如此。在尼康的案例中,专利成为尼康以小博大的制胜法宝,是尼康手中的“刀”。

 

03、半导体的“刀”

回顾科技产业,类似于 ASML 与尼康之间的专利纠葛已经屡见不鲜。当年华为在美国对 T- Mobile 发起专利诉讼,结果作为 T-Moblie 主要供应商的诺基亚,在同一法庭对华为提起 4 项专利侵权诉讼,诺基亚一方面希望通过围魏救赵的方式,避免华为与 T-Mobile 之间的专利诉讼,另一方面也想在电信市场上牵制华为。

 

此外,三星与苹果的专利战打了 8 年,高通与苹果也是边做生意边打官司。中微半导体成立后,先后遭遇了应用材料、泛林、Veeco 等多家巨头的专利狙击,凡此种种数不胜数,不过中微半导体也向泛林等发起了几起诉讼。

 

 

图片来源:天眼查


这些案例的背后,专利既是巨头们保护自身合法权益的武器,也是对抗竞争对手的杀器。甚至有时候专利诉讼可以成为阻碍一家公司上市的绊脚石,或者轻松打掉对手的关键轮融资,专利已经成为一些半导体从业者手上的“刀”,既可以御敌,也可以进攻。
但是,道与魔永远是一对动态平衡,有刀就会有盾。

 

04、国产芯的两面盾牌

想要抵御住对方的专利诉讼,一般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是通过收购的方式拿下更多的专利,形成自己的专利壁垒,不惧对方的诉讼;第二种就是自己研发更多的专利,甚至可以绕过竞争对手的专利。

 

在收购专利方面,国际巨头们已经有相当成熟的经验了,比如苹果收购北电网络专利,谷歌收购摩托罗拉专利等,而国内做的比较出色的,包括华为、合肥长鑫等企业。

 

当年奇梦达在 46 纳米堆叠式架构上的成功创新成为全行业的宝贵技术财富,后来奇梦达倒在了 2008 年金融风暴中,奇梦达的海量专利却帮助国产芯实现了大跨步。

 

2016 年长鑫存储创建之初,就从奇梦达收购了数据量 2.8 万亿字节的 1000 多万份技术文件,这些文件帮助长鑫存储实现了最初的技术积累。随后合肥长鑫的发展也确实进步神速,2018 年 7 月,合肥长鑫 12 英寸 DRAM 项目正式投产电性片,2019 年三季度 8GB LPDDR4 正式投产。

 

图片来源:长鑫存储官网


在自己研发专利方面,中微半导体之所以能屡次不畏诉讼,主要原因是其有意避过巨头们的专利,重新构建属于自己的专利壁垒。但实事求是而言,虽然我国目前是专利大国,但距离专利强国之路还有一段距离,像中微这样能够屡次在专利诉讼上胜券在握的屈指可数。
 

根据相关数据显示,2020 年美国专利与商标授予了 352013 项专利,在专利申请 Top10 中,美国企业占据 5 席,分别是 IBM、微软、Intel、苹果和高通,中国大陆只有华为一家上榜,而在 Top 50 中,也只有华为和京东方两家企业。

 

综合来看,在专利方面,大而不强是中国科技的痛点,而全而不强是国产半导体的软肋。

 

05、总结

近 30 年来,中国的科技实现了飞速发展,但在关键技术上如 ICT、半导体、光学等领域的水平仍然面临严重不足,根据相关数据统计显示,2015~2017 年之间,中国的半导体专利生产水平只有韩国的一半左右,与日本和美国相比,中国并没有实质性的追赶,长期来看,在半导体这条路上中国还有比较长的路要走,不过相信在业界的共同努力下,半导体实现国产化目标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