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称之为“宁波版西湖大学。
 

继“西湖大学”之后,浙江即将迎来第二所由企业家富豪捐资建立的民办高校。

 

近期,据“宁波发布”的消息,被誉为“中国芯片首富”的虞仁荣先生决定,捐资 200 多亿在家乡宁波建一所大学,拟名“东方理工大学”。

 

由于背景信息相似,且同样为企业家捐资兴办,有网友直接称之为——“宁波版西湖大学”。

 

1、“东方理工大学”,什么来头?

事实上,对这一消息的真正盖章,是宁波镇海区政府官网 1 月 13 日公布《区政府 2020 年 12 月份工作总结》,该公告的其中一项披露——推进东方理工大学(暂名)建设及相关产业落地工作。

 

 

不过,据雷锋网 1 月 24 日查询,宁波镇海区政府官网的《区政府 2020 年 12 月份工作总结》关于“东方理工大学”的相关描述已变成——“推进新型研究型大学建设及相关产业落地工作”。

 

 

同一份文件,前后的不同或许透露出东方理工大学的定位为——新型研究型大学;而这一定位,与马化腾、吴亚军、王东辉、王健林等多位企业家捐赠建立的“西湖大学”十分相似。

 

公开资料显示,西湖大学(Westlake University)是一所由社会力量举办、国家重点支持的非营利性的新型高等学校,秉承的是“高起点、小而精、研究型”的办学定位。

 

其特别之处在于,西湖大学聚焦的是理学、生命与健康、前沿技术等方向,且相关院系是由顶尖人才领衔组建,先以研究院的名义完成博士研究生的招生,偏重理工科,再面向本科生。

 

如果以“西湖大学”作为参考,不难窥见“东方理工大学”的发展路线。

 

实际上,在宁波镇海区政府官网官宣之前,关于推进“东方理工大学”的建设早有信号传出。

 

据《宁波日报》报道,2020 年 8 月 30 日,虞仁荣曾回到宁波,并受到了省委副书记、宁波市委书记郑栅洁的接见。

 

 

随后,2020 年 10 月 26 日,宁波市民政局公布的行政许可事项显示,虞仁荣在宁波注册成立了“宁波市虞仁荣教育基金会”,其中一项重要内容为“资助民办大学的建设发展”。

 

2020 年 12 月 9 日,在《关于 2020 年镇海区财政收支预计完成情况和财政预算调整方案(草案)的报告》中,对“东方理工大学”也有所提及——推动大院大所落地,主要包括甬江实验室调增 400 万元、东方理工大学调增 300 万元、创业场租补贴调增 300 万元。

 

2020 年 12 月 13 日,在宁波市民政局会同宁波市财政局、宁波市税务局公布的 2020 年度第一批社会组织公益性捐赠税前扣除资格名单中,“宁波市虞仁荣教育基金会”也在列。

 

不难看出,关于“东方理工大学”的建设,正在逐步推进当中。

 

2、虞仁荣,何许人也?

了解了“东方理工大学”的情况,再次将目光移至其捐赠者虞仁荣。

 

《中国基金报》报道指出,如果捐赠兑现的话,虞仁荣将成为中国首善。那么,虞仁荣究竟是何许人也?

 

 

公开资料显示,虞仁荣出生于 1966 年,浙江宁波人,是镇海中学 85 届校友,1990 年毕业于清华大学无线电系,且就读于极具传奇色彩的清华大学 EE85 班。

 

之所以用“极具传奇色彩”形容,是因为这个班上的同学,都很牛!

 

据微博网友“操奇致胜”统计,在清华大学 EE85 班中,有来自兆易创新创始人之一舒清明、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格科微电子创始人赵立新、燧原科技创始人赵立东等。

 

 

据悉,在 A 股半导体上市公司市值前 15 名的公司中,有 4 家为该班同学所创立,分别是韦尔股份、兆易创新、紫光国微、卓胜微,覆盖了半导体产业链中的芯片设计、制造、封装和设备等,可以说撑起了中国半导体领域的半壁江山。

 

而虞仁荣,为韦尔股份的创始人。

 

韦尔股份成立于 2007 年 5 月,初期主要经营半导体分立器件和电源管理 IC 等半导体产品的研发设计,以及被动件、结构器件、分立器件和 IC 等半导体产品的分销业务。

 

在时代因素的加持下,韦尔股份通过代理美国半导体巨头安森美的产品得以快速发展,成为北京最大的电子元器件分销商。

 

需要指出的是,从严格意义上来讲,当时的韦尔股份,并不是一家真正的芯片企业。

 

2017 年 5 月,在经历了 10 年的发展后,韦尔股份在 A 股上市。此后,在不到 4 年的时间里,韦尔股份的股价一路飙升,从 7.02 元涨到 322.5 元,涨幅高达 45 倍,目前总市值达到 2798.01 亿。

 

 

而在此期间,离不开虞仁荣大刀阔斧的改革。

 

2018 年 8 月 14 日,韦尔股份发布重大资产重组预案,公司拟以 33.88 元 / 股发行,约 4.43 亿股股份,收购北京豪威 96.08% 股权、思比科 42.27% 股权、视信源 79.93% 股权,同时拟募集不超过 20 亿元配套资金。

 

一年后,也就是 2019 年,交易正式完成,韦尔股份也由此驶入 CMOS 图像传感器领域,成为仅次于索尼和三星的全球第三大图像传感器解决方案巨头。

 

之后,韦尔股份的股价节节攀升,而虞仁荣的身价也随之水涨船高。

 

 

公开消息显示,仅在 2019 和 2020 年,虞仁荣曾多次上榜富豪榜排名;其中,2020 年,虞仁荣以 513.8 亿元的财富身家登陆《2020 福布斯中国 400 富豪榜》第 65 位,问鼎中国芯片首富。

 

3、越来越多企业家捐资办学

正如文章开篇所言,虞仁荣捐资办学并非独此一例。

 

早在 1921 年,爱国华侨企业家陈嘉庚就曾将个人在东南亚橡胶生意所得的 400 万大洋全部认捐以投入高校建设;而那所他认捐创办的大学,叫厦门大学。

 

近些年来,企业家投资办学之举越来越多,包括但不限于马化腾、王健林等捐赠建立的西湖大学,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的捐资创办的中国人民大学高瓴人工智能学院等。

 

另外,投资者、企业家们对已有高校的资金支持也彰显着对教育、对科技发展的鼓励。

 

公开资料显示,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曾捐资 5000 万元人民币设立上海交通大学“医学研究基金”;李彦宏和马东敏 2018 年曾共同向北京大学捐赠了 6.6 亿人民币,联合成立“北大百度基金”;刘强东和妻子章泽天曾向清华大学捐赠 2 亿元人民币,用于支持量子计算、AI 研究、供应链和物流等项目的建设和发展······

 

当然,相关的案例不止于此。

 

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家、投资者用个人财富为教育作出贡献,我国的教育发展被点亮了点点星光。

 

而这些实现个人财富后,无私回馈于教育的人们,值得我们尊敬与赞赏!

 

参考来源: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0914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