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性屏幕技术早在10年前,就被认为是未来的革命性技术,却到20年后才开始重视并流行,最本质的原因就在于技术难度太高。

 


柔宇科技从递交到撤回IPO申请

2020年6月,柔宇科技的全程由“深圳市柔宇科技有限公司”变更为“深圳市柔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自1.2亿元增至3.6亿元。

 

股份制改造的完成,也被认为是柔宇科技冲击A股的一个信号。2020年8月初,深圳证监局公布柔宇科技接受上市辅导的备案信息。

 

2020年11月,柔宇科技搁置了美国上市计划,转而寻求在上海科创板首次公开募股(IPO),筹资最高120亿元人民币(18亿美元),计划最快12月提交上市申请。

 

柔宇科技于2020年最后一天递交招股书,计划募资144亿元,整体估值577亿元。

 

 

柔宇科技本次IPO拟募集资金以用于柔性前沿技术研发、柔性技术的企业解决方案开发项目、柔性显示基地升级扩增建设项目等。

 

柔宇科技其余前十大股东分别为:中信资本持股6.05%、魏鹏持股4.97%、深创投持股4.64%、余晓军持股4.47%、深圳慧港持股4.06%、Jack and Fishcher持股3.79%、深圳松禾持股3.6%、西藏祥盛持股2.53%、杨乐宜持股2.17%。

 

 

2021年1月31日,中国证监会公布了最新一批受理的科创板及创业板企业抽检名单,柔宇和其余19家企业被抽中。

 

进入这个名单的企业过会难度加大,被抽中的企业,证监会将派人去现场检查,会非常严格。

 

2月10日上交所官网信息显示,柔宇科技科创板IPO审核状态变更为“终止”。

 

同时,上交所披露终止柔宇科技上市审核决定显示,柔宇科技和保荐人中信证券在2月9日提交撤回上市申请文件的申请,上交所因此终止对其科创板上市审核。

 

而在柔宇科技提交招股书后,市场声音可算是“毁誉参半”:一方面,柔宇科技的确具备相当的研发实力,其柔性屏产品也走在行业前列;

 

另一方面,其欠佳的财务数据及产能利用率偏低、产品滞销风险等问题也引发大量质疑之声。

 

 

凭“柔性屏幕”一路资本走红

2012年,柔宇科技在“柔性屏幕”技术的光辉之下登上舞台。

 

2014年柔宇科技以0.01mm厚度,1mm卷曲半径打破了超薄彩色柔性显示屏的世界纪录。

 

2018年,柔宇科技旗下全球首条柔性显示屏量产线在深圳投产。

 

同年11月,柔宇发布全球第一款可折叠柔性屏手机柔派(FlexPai)。

 

2020年3月柔宇发布的“第三代蝉翼全柔性屏”,宣称可实现20万次以上的超长折叠使用寿命,响应速度达到0.4ms。

 

 

无疑,以全自主知识体系为icon的柔宇的出现,不仅符合国内大力发展“一芯一屏”的产业背景,也切中了投资国产化替代市场的机构兴趣。

 

有信息显示,创立8年来,柔宇历经9轮融资,上市前估值高达60亿美元,投资方不乏深创投、松禾资本、IDG、中信资本、基石资本、越秀产业基金、保利等知名机构。

 

一路走来的柔宇科技股权融资却炙手可热,其在三年内拿下29.5亿元融资。柔宇科技前后经历过7轮增资,伴随高频率融资节奏,估值也不断抬升。

 

目前柔宇科技的融资已经进入F轮了,在它背后不乏来自各方享有盛名的投资机构。

 

无论是从未来想象力上还是眼前的财务层面,柔宇科技或许需要更多的故事去证明自己。

 

但这似乎并不足以支撑其走到穿暖花开的时候,所以从这个维度来看,上市可能会是一个必选题。

 

 

并非表面上那般光鲜

根据招股说明书,柔宇科技主要产品尚处于商业化初期,销售规模较小,商业化落地存在一定不确定性,公司存有多重风险。

 

该公司目前处于连续亏损状态,2017年度—2020年上半年归母净利润累计亏损近32亿元,未来几年内能否盈利尚不确定,上市后亦可能面临退市的风险。

 

另外,柔宇科技虽然拥有自主研发了超低温非硅制程集成技术(ULT-NSSP)技术,并宣称该技术采用非硅材料,绕开了硅材料固有的缺陷。

 

比起现在主流的低温多晶硅(LTPS)技术在工艺流程上简化、制程温度更低,降低了柔性显示屏的生产成本和产线投资门槛,且量产良品率和产品弯折可靠性大幅提升。

 

柔宇自称其非主流技术路线具有独特优势,但长期回避披露良率等核心指标,产品亦无规模应用场景。

 

 

然而根据其招股书上披露的数据,柔宇科技的类六代全柔性屏量产线在2018至2020年上半年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5.1%、31.2%和5.3%。

 

这意味着柔宇的产能在大多数时间处于闲置状态,公司没有拿到太多实际的生产订单。

 

2017年-2019年,柔宇研发费用分别为1.60亿元、4.88亿元和5.86亿元,其研发费用三倍于同期的营收,也就是说柔宇科技每卖出一块钱的产品,就投入三块钱做技术研发,这是导致其财务上亏损的直接原因。

 

对于拥有3000多项原创专利的柔宇来说,研发投入本不应被批评,毕竟产业媒体也曾批评国内的科技企业常年研发投入不足,柔宇的问题或在于过早将资金投入到产能建设上。

 

然而根据招股书所透露的内容来看,由于缺少订单,柔宇科技全柔性显示屏的设计产能高于实际产量,2020年1-6月,2.333万张的设计产能,实际产量只有0.123万张;

 

实际销量也远小于实际产量,大部分成为了存货。2020年1-6月,全柔性显示屏实际产量4.8563万小片,销量只有2.2136万小片。

 

 

此外,柔宇科技毛利率较低,主要是生产成本过高,导致长期处于负毛利阶段。难以支撑公司正常盈利,因此公司处于持续“烧钱”阶段。

 

另外,该公司还存在营运资金不足及流动性风险、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实施效果未达预期的风险。

 

此外,该公司即便上市,也存在累计未弥补亏损、持续亏损导致短期无法进行分红甚至退市的风险。

 

 

B端和C端都难撑起柔宇科技的野心

柔宇科技采取的是to B和to C两条腿走路的模式,主要提供企业解决方案,以及以FlexPai柔派系列折叠屏手机、智能手写本柔记、头戴显示器等为代表的消费者产品。

 

在柔宇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刘自鸿看来,toB和toC齐头并进,是最适合柔宇的商业模式。

 

这是柔宇的野心,却也意味着更大的投入、更多的竞品以及不确定性。

 

 

在C端,2020年9月,柔宇科技推出第二代折叠屏手机FlexPai2,官方称采用第三代折叠屏技术,弯折次数达到180万次。

 

柔宇天猫旗舰店数据显示,柔宇FlexPai2手机的月成交量只有30笔,并没有出现所谓的爆款现象,而Rowrite 2的月成交量相对手机较高,有164笔。

 

在B端,近年来,柔宇科技陆续将全柔性显示屏、全柔性传感技术渗透到智能移动设备、智能交通、运动时尚、智能家居等六大行业;合作企业包括空中客车、中国移动、LV、丰田、李宁等约500家,大有万物万联之意。

 

然而柔宇科技没有被广泛接纳。实际上,目前华为、小米、苹果等手机巨头均未与柔宇达成合作,公开承认合作的只有中兴,但后续动作至今没有新报道。

 

不管是toB还是toC,公司选择市场爆发点,在消费市场找到爆款产品将技术和价值放大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今年已有37家企业IPO告吹

就在柔宇科技宣布终止IPO的同一天,另有6家正在创业板IPO排队企业被终止IPO,包括湘园新材、恒兴科技、建科集团、贝尔生物、创智和宇、恐龙园。

 

数据显示,截至2月19日,科创板已受理企业540家,终止注册76家,终止率14.07%,其中主动撤回71家,占比93.33%。

 

创业板受理企业545家,50家企业处于终止审查状态,也以主动撤回为主,共46家,占比92%。

 

但令人意外的是,IPO终止浪潮在半导体领域尤甚。截至目前,科创板市值前十名企业中,半导体企业占据了5席。

 

 

结尾:

对企业本身来说,在发展过程中有机会四、五年就上市了,但IPO不是一个绝对的目标,更不应是企业发展的顶峰,应该是另一个起点。

 

柔宇科技研发的全柔性屏是一个新物种,市场潜力极大。要想在这场战役中获胜,必须依靠技术领先。

 

可以说,柔宇是中国屏幕领域的特斯拉。现在,就处于特斯拉的早期阶段。

 

或许,一切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