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2021年3月16日 /美通社/ -- 人的双手上可能存在多种微生物和细菌。勤洗手,是预防细菌在手上繁殖的方法之一。疫情之下,人们对于洗手的关注度正在逐步提升。湿手比干手多传播细菌1000倍[1],因此树立正确的干手观念更加刻不容缓。

 

重视洗手和干手,打造手部清洁闭环

据2020年戴森全球洗手间态度调查,84%的受访者表示,自疫情以来,他们每天至少要用肥皂和水洗手5次及以上。[2]在《中国公共洗手间干手器使用习惯白皮书》中,使用者每天洗手的次数由2020年1月的4.8次上升到3月的6.1次。[3]这表明,人们的手部卫生意识正在发生变化。

 

摘自《中国公共洗手间干手器使用习惯白皮书》

 

使用者不仅更频繁地洗手,更多的使用者还开始关注干手。2020年1月时,使用者干手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不喜欢湿着手触碰其他物品;但在2020年3月后,超过一半的人表示,他们干手是出于干净卫生的原因。[4]

 

“湿手比干手多传播细菌1000倍。[5] ”戴森高级研究员Salome Giao介绍:“实践证明,有效的手部卫生措施可以减少细菌和病毒的传播[6]。我们希望向公众传递正确洗手和干手的理念,不干手可能会造成卫生隐患。”

 

只有同时做好正确洗手和卫生干手这两件事,才能有效降低微生物传播,降低感染发生的风险,维护个人和整体的健康安全水平。[7]

 

在公共空间,有意识地选择干手方式

公共洗手间人员流动大、使用频率高、且空气中存在着肉眼不可见的微生物。随着洗手与干手意识的提升,公共洗手间的卫生现状与干手措施方面的问题也日益凸显,越来越多的人表示对使用公共洗手间有所担忧。针对中国商业楼宇干手调查中了解到,高达34%的调查对象表示擦手纸经常短缺,无法确保干手服务不中断。[8]

 

看不见的细菌可以停留在洗手间表面,并有可能由此被转移到手上

 

戴森环境护理品类副总裁Alex Knox表示:“COVID-19从根本上改变了我们的工作方式以及我们对卫生的态度,维持公共空间卫生从未变得如此重要。我们已经开发出一种快速、卫生且免接触的干手方式,且不易造成资源浪费和环境问题。Dyson Airblade干手器通过免接触式技术,采用HEPA高效过滤装置,有助捕获99.95%小至0.1微米的颗粒物,同时过滤装置可捕获细菌。[9]使用HEPA高效过滤装置净化的空气干手,而不是脏空气。”

 

与此同时,为了进一步确保公共洗手间的干手卫生,通过国际第三方实验室[10],进行研究不同的干手方法对空气中气溶胶和细菌水平的影响。研究结果显示,洗手后使用Dyson Airblade干手器或擦手纸,对于周围空气几乎没有影响。[11] 

 

使用Dyson Airblade 9kJ干手器

 

Dyson Airblade干手技术

戴森,选择以⼀种免接触式的⽅式,解决⼈们在⼲⼿领域遇到的种种挑战。自2006年面世以来,Dyson Airblade干手器已在全球各地的洗手间被数以万计的人们所使用。

 

Dyson Airblade系列⼲⼿器搭载了戴森第四代⾼速数码⻢达,将⼤量空⽓吸⼊后再以⾼速喷射而出,最快的⻛速可达每小时690公⾥[12],最快能在10秒就将⽔从⼿上“刮除”[13],而不是蒸发。

 

依靠内置的精确传感器来启动⽓流,确保双⼿吹⼲的同时不会触碰到⼲⼿器。⼲⼿器的表⾯设计也⾮常简洁,让清洁和保养更简单有效。同时,Dyson Airblade⼲⼿器的表⾯的涂层上有抗菌添加剂[14],因此可以防⽌细菌的滋⽣[15]。

 

随着公共空间对手部卫生及可持续发展的重视,戴森干手器将在实现节能环保的同时守护大众在公共空内的健康。

 

[1] D. R. PATRICK, G. FINDON 和 T. E. MILLER:《洗手后的双手残留水分决定了触摸传播的细菌水平》,流行病学与感染(1997年,剑桥大学期刊)119期,319-325页。

 

[2] 此数据为调研外部公司于2020年7月13日至28日在中国地区(上海,北京,深圳和成都)共调研了1000名受访者,年龄在18岁以上。

 

[3] 戴森对公共洗手间内消费者干手器使用习惯的调研报告。在2020年1-4月针对北京、上海、深圳和成都4个城市,共计800位商业楼宇公共洗手间使用者进行的线上问卷调研。

 

[4] 戴森对公共洗手间内消费者干手器使用习惯的调研报告。在2020年1-4月针对北京、上海、深圳和成都4个城市,共计800位商业楼宇公共洗手间使用者进行的线上问卷调研。

 

[5] D. R. PATRICK, G. FINDON 和 T. E. MILLER:《洗手后的双手残留水分决定了触摸传播的细菌水平》,流行病学与感染(1997年,剑桥大学期刊)119期,319-325页。

 

[6] https://www.cdc.gov/handwashing/show-me-the-science-handwashing.html

 

[7] https://www.cdc.gov/handwashing/show-me-the-science-handwashing.html

 

[8] 戴森对公共洗手间内消费者干手器使用习惯的调研报告。在2020年1-4月针对北京、上海、深圳和成都4个城市,共计800位商业楼宇公共洗手间使用者进行的线上问卷调研。

 

[9] 数据来源SGS IBR Laboratories Inc实验室,基于EN1822-5(2009)标准,在实验规定条件下进行的HEPA高效过滤装置测试。检测报告编号:16587A/16495A/18959B,由独立实验室在规定的测试条件下,使用缺陷短波单胞菌(Brevundimonas diminuta)进行测试。

 

[10] 测试由位于爱尔兰都柏林的独立实验室Airmid Healthgroup Ltd.所进行。

 

[11] 基于干手过程中气溶胶化测试结果。由独立第三方实验室Airmid Healthgroup Ltd.进行测试。

 

[12] 以上数据资料除有明确表示出处外,均为戴森内部实验或收集。实际结果会因使用环境和方式而不同。

 

[13] 基于NSF P335标准,使用戴森测试方法769,在强劲模式下对0.1克残留水分进行的干手时间测量,与其他Dyson Airblade干手器产品相比。

 

[14] 仅Dyson Airblade dB和V型干手器表面有添加抗菌剂。

 

[15] 根据ISO 22196在外部实验室中针对大肠杆菌,肠炎沙门氏菌,金黄色葡萄球菌和肺炎克雷伯菌进行了测试,以及针对H3N2(流感)病毒的ISO 21702进行了测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