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重压力之下,英特尔迫切需要打开局面。

 

3月24日,英特尔新任CEO帕特·基辛格(Pat Gelsinger)发表时长1小时的全球演讲,并宣布多项重大战略决策。

 

这是自其2月15日就任以来,首次对外公开亮相。

 

基辛格演讲披露的要点包括:

1、现有IDM模式升级为"IDM 2.0",组建代工服务事业部(IFS)。

 

2、斥资200亿美元,在美国亚利桑那州新建两座晶圆厂。

 

3、7纳米客户端CPU将在今年二季度tape in。

 

4、计划成为全球主要代工供应商,初期主要面向美国和欧洲客户。

 

5、将与IBM合作,专注创建下一代逻辑芯片封装技术。

 

6、2021年10月将在旧金山举行新一届英特尔IDF峰会。

 

帕特·基辛格是英特尔第八任CEO。

 

在出任该职之前,他曾在英特尔工作30年,是80486处理器原型的架构师,领导过14种不同微处理器的开发项目,在酷睿和至强产品系列中也扮演了关键角色,并曾于2001年担任英特尔首任CTO。

 

2009年,基辛格离开英特尔,加入易安信(EMC),3年后出任VMWare首席执行官。在他任期内,VMWare的年营收增长了接近三倍。

 

在此期间,英特尔却陷入了生存危机。

 

表面上看,英特尔依然是发展良好的全球最大芯片制造商。

 

2017年,英特尔确立"以数据为中心"的转型目标,并通过一系列的创新与收购,完成了从一家CPU厂商向多架构XPU厂商的转型。

 

目前,英特尔已经完成了在标量(CPU)、矢量(GPU)、矩阵(ASIC)、空间(FPGA)四大类型主流芯片的全覆盖,2020年总收入达到780亿美元,营业利润率约30%,在利润丰厚的数据中心计算机芯片市场占据93%份额,在台式电脑中也占据81%的份额。

 

甚至看英特尔的股价,也从2009的12美元,一路涨到了60美元。

 

但如果着眼未来,英特尔的前景却并不乐观。

 

在移动和平板市场,自2016年停止开发Atom系列处理器,2019年将基带业务出售给苹果以来,英特尔已经彻底边缘化。

 

在市场规模停滞不前的PC市场,英特尔不但要直面ARM的贴身逼抢,还要防备高通的跨维打击,以及苹果自研芯片等客户流失。

 

在英特尔寄予厚望的数据服务器领域,亚马逊、谷歌、微软等巨头越来越多地开始自己设计半导体。

 

重重压力之下,英特尔迫切需要打开局面。

 

然而,前任CEO鲍勃·斯万(Bob Swan)却是英特尔历史上唯一一位财务出身的CEO,在他任职期间,英特尔将内存芯片卖给了SK海力士,把基带卖给了苹果,但在技术和业务上却始终未能亮剑。

 

甚至7纳米芯片的迟迟难产,让英特尔在制造工艺上也落后于了台积电。

 

最终,英特尔罢免前任鲍勃·斯万(Bob Swan),寄希望于帕特·基辛格这位"老兵"力挽狂澜,带领英特尔走出困境。

 

履新之后,帕特·基辛格在内部信中表示,英特尔希望"在我们所竞争的每一个业务领域都成为引领者。"

 

从本次宣布的战略变革来看,帕特·基辛格的思路很清晰:

不管未来技术和产品的轨迹如何调整,先夯实英特尔自家的大规模生产能力,都一定是首要之务。

 

对内,可以改善产品、弹性和规模,优化英特尔产品蓝图的成本、效能、时程和供货,扩大竞争优势。

 

对外,也可以抓住全球芯片供应需求吃紧的大势,稳固英特尔的竞争力。

 

此外,还有另一重意义。

 

在美国一边"重振制造业",一边频繁对外发起芯片出口限制的情况下,中国、欧盟等海外市场都在全力发展自有半导体产业,以求摆脱对美国的技术依赖。

 

在这一情况下,大幅提升在美国本土的制造产能,也是英特尔长远的一步必下之棋。

 

以此稳固基础之后,英特尔就可以更从容地推进更先进制程工艺,在技术和产品层面谋求破局之机。

 

这一战略也得到了资本认可。

 

在帕特·基辛格就任以来,英特尔的股价已经上升了23%,而就在最新的战略发布后,英特尔股价再次在盘后上涨了超过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