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芯热几乎与人工智能的爆发处于同一个阶段,人工智能的这一轮爆发是深度学习算法的兴起,而深度学习的基础就是需要更多的数据训练、更高的算力支撑。

 

当传统芯片逐渐无法满足互联网爆发的算力需求时,拥有先进算法和强大计算能力的互联网公司成为了芯片自研的推动者,国内外企业几乎步调一致地各自开启了这一篇章。

 

 

 

 

 

 

百度昆仑芯片业务完成独立融资协议

3月24日,百度昆仑芯片业务于日前完成了独立融资协议的签署,投后估值约130亿元人民币。领投方为CPE源峰,跟投方为IDG资本、君联资本、元禾璞华。

 

此次独立融资完成后,百度昆仑将进一步实现多场景覆盖,推动计算加速向智能计算的演进。在继续与百度业务深度协同的同时,将积极拓展外部客户、全面赋能多场景应用。

 

根据当前市场行情,许多AI芯片公司的估值就已经超过百亿了,何况还没有进行芯片销售的情况下就已经销售上万颗了,在当前芯片极其短缺的情况下,130亿的确不算贵。

 

 

自主研发AI芯片,不仅需要精通硬件,还需要与上层的AI框架及软件进行适配,必须要有软硬结合的能力。

 

独立融资后,百度昆仑将进一步实现多场景覆盖,推动计算加速向智能计算的演进,成为AI新基建的领军力量。

 

针对此次百度昆仑芯片相关融资事项,芯片对百度的价值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在百度AI布局中,AI底层需要AI芯片去支撑算力;二是百度造车,智能汽车未来需要AI芯片去提供一些算力,所以芯片对百度非常重要。


 

AI芯片国内企业有机会抢占先机

在AI领域,目前并未有一款霸主地位的芯片,这也就意味着,百度昆仑所推崇的通用芯片并不比ASIC或者FPGA差,仍可能成为未来AI领域的佼佼者。

 

在AI领域,中国一直没有落后。据斯坦福大学发布的《2021年度AI指数报告》指出:2020年,中国在世界人工智能期刊上的引用频次首次超过美国。

 

在刊登数量上,早在2004年,中国在人工智能期刊的总发表数量上短暂超过美国,然后在2017年重新占据领先地位。

 

 

随着5G商用的普及,将催生AI芯片在军用、民用等多个领域的应用需求,中国AI芯片行业将快速发展,预计到2023年,中国AI芯片市场规模将有望突破千亿元以上。

 

AI芯片作为人工智能的核心关键,受益于数字经济发展浪潮,拥有广阔前景。

 

全球科技巨头齐头并进,做大了的AI芯片市场。艾瑞咨询预测,2022年AI芯片市场空间有望超过500亿美元,可谓一片蓝海。

 

 

自研AI芯片方面主攻昆仑+鸿鹄

截至目前,百度在自研AI芯片设计与制造方面,主攻“昆仑”、“鸿鹄”两个系列产品。

 

其中,“昆仑”芯片主要与百度自家的AI算法框架“飞桨”进行融合,类似芯片+操作系统的组合方式,赋能在互联网、工业制造、智慧城市,智慧交通、科研等领域;

 

而“鸿鹄”是一款语音芯片,专门为智能家居语音交互、智能车载语音交互、以及智能物联等场景所设计打造,具有超低功耗、远场阵列信号实时处理、高精度超低误报语音唤醒、离线语音识别等技术能力,该产品已于2019年7月对外发布。

 

目前“昆仑”AI芯片主要在百度中用于智能电动汽车和云计算;而百度智能云所使用的底层算力芯片就是“昆仑”系列。

 

百度昆仑芯片支持多AI场景和应用,百度昆仑和飞桨融合,芯片+操作系统的组合有助于构建强大的软件生态护城河。

 

 

百度AI核心业务发展势头超过预期

①凭借“云智一体”的差异化优势,百度智能云已经进入了快速增长轨道。

 

IDC公布的报告也显示,百度智能云已连续三次在AI Cloud市场排名第一,在图像视频、NLP(自然语言处理)、人体识别等多个细分领域排名第一。

 

②自动驾驶Apollo渐入佳境。数据显示,截止截至2020年12月,Apollo累计测试里程达430万英里,持有199块中国自动驾驶牌照。

 

百度已与10家领先汽车制造商签署战略协议,通过Apollo自动驾驶服务(包括百度高精地图及自主泊车服务)为其乘用车赋能。

 

③小度助手破圈战略成效显著。百度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12月,小度助手月语音交互总次数达62亿次,小度助手第一方硬件设备月语音交互次数达37亿次,比去年同期增长66%。

 

AI业务的全面开花也使得国际投行开始正视百度AI的价值。截止2月23日,有21家券商为百度智能驾驶业务单独估值,有20家券商为云单独估值。云计算及智能驾驶等创新业务成为百度未来增长引擎。

 

 

结尾

站在投资者的视角,AI芯片虽然可以“颠覆性”提高计算性能,背后却是高昂的研发投入和长达多年的研发周期,相对应的风险也是极高的。

 

另外目前AI芯片有CPUs、GPUs、ASICs、FPGAs、仿生芯片、量子芯片等多种技术路线,每一家企业只能押宝其中一条进行探索,未来被淘汰的技术路线势将会面临全盘皆输。

 

反过来讲,突围的龙头企业将拥有较高的技术壁垒,利润前景丰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