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1日,中国和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宣布共同成立“中美半导体产业技术和贸易限制工作组”。从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发布的消息看,“中美半导体产业技术和贸易限制工作组”主要的作用有三点:

 

一是建立信息共享机制,交流有关出口管制、供应链安全、加密等技术和贸易限制等方面的政策。

 

二是通过对话与合作解决中美两国半导体产业方面的问题,力争建立稳健、有弹性的全球半导体价值链。

 

三是计划每年两次会议,分享两国在技术和贸易限制政策方面的最新进展,并探讨双方关切的问题。

 

 

这里要说明一下,美国半导体协会并非美国官方组织,而是美国半导体寡头组成的民间协会。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成立于1977年,虽然名为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但其成员并不局限于美国公司,IBM、英特尔、超微、英伟达、高通、博通、ARM、ASML、应用材料、台积电、联发科、三星、SK海力士都是协会成员。从上述成员名单可以看出,美国半导体协会成员基本处于美国本土,或政治上惟美国马首是瞻的国家或地区,而且各个都是行业大佬。

 

IBM是IT行业的常青树,技术底蕴非常深厚,英特尔、超微垄断了桌面和服务器CPU,英伟达是GPU行业霸主,高通、联发科是手机芯片行业数一数二的大玩家,ARM统治着智能手机和各类嵌入式CPU,ASML在高端光刻机领域处于垄断地位,应用材料是全球营收第一的半导体设备厂商,三星、SK海力士在存储芯片领域享有市场支配地位......可以说,如果美国半导体协会成员能够齐心协力,其能量不可小觑。

 

中国和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宣布共同成立“中美半导体产业技术和贸易限制工作组”,主要是因为在特朗普执政时期掀起的贸易摩擦严重损害了全球半导体寡头的利益。在信息和通信行业,中国的特点是整机产业强,核心元器件弱,我们有华为、中兴、联想、小米等一批耳熟能详的整机厂,但在核心元器件上大量需要进口,芯片进口金额已经超过石油进口金额,与美欧日韩的半导体公司有很强的互补性。

 

正如资本家可以出售绞死自己的绳索,这次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愿意与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共同成立工作组,主要还是为了其成员公司在华利益,希望能够通过磋商和对话规避政策风险,向中国公司销售芯片。

 

不过,成立工作组并不意味着中美科技战缓和,因为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只代表全球半导体寡头的利益,它并不能代表美国政府做出决定。即便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通过游说影响了美国政府的决策,我们也不能因为可以买到美国芯片就放弃自主研发。

 

其实,对于技术封锁,我们是不怕的,只要假以时日,实现技术自主化不是问题,怕就怕西方对我们封锁一阵子,然后又开放一阵子,这会导致我们反复改弦易辙,在自主和引进中来回摇摆,最终功亏一篑。

 

长远来看,国内企业还是应当练好内功,以二十年磨一剑的精神,循序渐进实现芯片的国产化替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