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导体行业不应该把缺货怪罪到客户的头上;

如果一件东西并没有真正地被损坏,你又何谈修理它呢?

半导体又成了个香饽饽,人们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本轮芯片短缺只是政治权力游戏中的一枚棋子?

 

芯片告急,全球缺货,但搞砸的并不是芯片制造商们,而是客户们给半导体产业链施加了太大的压力,已然突破了这个行业的极限。

 

一直以来,半导体行业都在红红火火地蓬勃发展,它源源不断地生产出价值数十亿甚至上万亿的芯片,应用到每一个您可以想象出来或者想象不到的设备中。多年历史证明,这个行业会周期性地出现供过于求或者供不应求,使得它发展的步伐多少有些跌跌绊绊,但是半导体的客户们却从来没有经过过周期性地跌宕起伏,无论供求关系如何,客户们总能置身事外,拿到自己想要的芯片,直到2020年。

 

一直以来,半导体行业内部都具有足够的弹性,来应对季节性/年度性或者周期性的需求,当然了,在不同的供需关系下,价格会有所不同,交货时间有时候也会延长,但是总归掉不了链子,但是最近发生的事情表明,这个行业的弹性终于突破了极限。

 

难道是已经发展了半个多世纪的半导体行业突然变得愚蠢起来了吗?当然不是!

 

去年年初,当Covid-19在世界各地纷纷爆发时,芯片订单迅速下降,新冠疫情带来的影响要比芯片行业过去所经历过的任何经济下滑对全球贸易的负面影响要大得多。全面性的封锁导致了半导体行业受到了无法消化的巨大伤害。

 

今年,当世界开始复苏时,需求的回升速度就跟它下滑时的速度一样快,快得以至于芯片行业根本没有办法快速做出回应。

 

半导体行业之外的人很少有人知道制造芯片究竟需要多长的时间,有多么复杂,需要做出多少计划,事实上,不仅时高端芯片如此,普通芯片也不例外。

 

  • 需求确实增加了,但是这应该不足以引起当下全球芯荒的局面


说到需求,很多人会提到5G,会说居家办公、物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和许多其它的驱动因素,导致了芯片行业的不堪重负。

 

但是,尽管出现了很多新的应用场景,但需求本身并不是造成芯片短缺的根本原因,充其量,它只是一个促成因素而已。

 

因为如果只是需求发生了变化,那么,鉴于物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也已经出现了好多个年头,半导体行业有足够长的时间来应对这种需求并对之做出反应。

 

  • 晶圆厂看起来也不少,现有晶圆厂也没有失火或者被丢弃


老的晶圆厂永远不会被真正地关闭,它们只是被搬迁到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地区,重新利用成熟工艺以制造出更加便宜的芯片而已。现在,中国建造的晶圆厂比世界上其它地方全部加起来都要多,而且,一些晶圆厂巨头还在将落后工艺的晶圆厂搬到中国去。

 

几年前,由于对旧技术的需求使得它不值得被继续使用,因此,可以以卖废品的价格买到旧的晶圆厂设备。公司实际上是在放弃那些在经济上不再可行的旧芯片制造厂。

 

一些聪明的代工运营商(例如Tower Jazz)就非常巧妙地拿到了许多老旧晶圆厂,甚至还附带着签订了供应协议,而所花费的成本却非常少,尤其是与这些设备的原始价格相比的话。

 

这些晶圆厂仍然在生产比以往更多的芯片,所以,就全球范围而言,不会出现多少产能被淘汰的情况。

 

  • 一切的问题都出在利用率上


对于一家配备了各种设备和工具的晶圆厂,由于它的经济性在于保持高资本密集型资产的高利用率,所以它的运营目标是找到一种方法,使它们尽可能长时间地保持接近100%运转的水平,以最大限度地提高获利能力。

 

许多年前,大概得25年以上了,当我们刚开始涉足该行业时,运营晶圆厂似乎有一条简单的经验法则。如果您的利用率超过了60%或70%,那么您就可以赚到钱。当利用率提高到了80%到90%,利润就相当不错了,而且向客户交货的时间也使他们感到满意。当您的产能利用率达到90%以上时,要保证合理的交货时间,您就需要订购更多设备或开始建造新的晶圆厂了。

 

半导体供求的周期性问题就出现在当所有晶圆厂的利用率都超过了90%的时候,因为此时,所有晶圆厂都同时开始订购新设备,在将所有设备安装完毕后几个季度内,供应过剩问题就出现了。

 

去年,由于Covid的缘故,台积电的利用率在三月份时一落千丈。现在,他们可能会以100%或者更高(不将工具取下来进行正常维修)的利用率继续运行其晶圆厂,用尽全力以弥补由于订单取消而造成的几个月的生产损失。

 

问题在于,由于整个晶圆厂系统中并没有太多多余的产能,因此很难弥补去年订单下降带来的损失,这也不经济。

 

  • 对需求的谵妄性认知

 

我们将当前芯片短缺的情况和新冠期间大家囤厕纸的问题进行了比较。芯片的问题不像厕纸生产商突然失去了生产能力,或者密谋提高价格或者没有建设出足够的工厂出来。厕纸生产产能有限,作为厂家,您当然希望以合理地产能利用率生产。

 

芯片的情况和卫生纸问题恰恰相反:当Covid刚刚爆发时,人们对卫生纸需求激增,而芯片的需求却是暴跌。所以,导致现在芯片短缺的原因不在于需求的反弹,而在于经济复苏初期带来的需求急剧上升。

 

对需求的谵妄性认知和新冠爆发时人们在短期内建立起来的心理预期也密切相关。我们大家都在短时间内突然偏离了芯片行业的基准需求。

 

  • 政治权力游戏


去年新冠大爆发时,当美国发现中国人控制着世界上所有的个人防护装备时,美国人吓坏了。再后来,当我们发现自己不再生产自己的药品时,我们又一次大吃一惊。正是这种无助的感觉使人们发疯。

 

所以,当福特无法制造出备受人们喜爱的F150皮卡车,而我们又无法获得足够的芯片来驱动vape“电子香烟”时,我们就会遇到类似的反常反应,因为它击中了美国人的要害,袭击了美国的心脏地带。

 

几周前,我们写了一篇文章,称芯片短缺应该归咎于各行各业,其影响范围之广甚至超出任何人的预料。到目前为止……我依然认为我们的预测是正确的。

 

所有这些令人发狂的行为都为政治指责奠定了基础。问题是,该指责谁呢?芯片制造商?中国人? 阴谋论团体?比尔·盖茨是否真的垄断了gps跟踪芯片的市场,并通过假疫苗注射到美国人的身体里面?

 

我们为“美国芯片战略”表示赞赏,因为我们需要更多的芯片在美国制造,这并不是因为我们需要这么多的芯片,而是因为我们需要更安全的国内供应。芯片短缺似乎已成为推动美国芯片战略更方便的借口了。


作者: Robert Maire

编译:与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