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2日,台积电宣布将拿出28.87亿美元预算,在其独资南京晶圆厂扩充28纳米产线,计划在现有月产2万片12及16纳米晶圆之外,再增4万片28纳米晶圆产能。

 

消息一出,通讯产业专家项立刚立即发出警告:“我强烈呼吁相关政府部门进行研究、审查,保护大陆芯片制造企业,防止台积电的市场垄断行为。(南京扩产)目标达成,将会成为打击大陆芯片产业的重要一环,极大影响大陆芯片产业的发展,必须要引起我们的警惕。”

 

细看下来,项专家的观点大致归纳如下:

一、    台积电产权保护防范措施极其缜密。这些人来大陆办厂,不是来帮大陆提升制程技术的,而是来利用地方政府扶持政策、低廉人力、和充足水电优势的。顺便,他们还阻截了大陆28纳米新兴产业链的形成,阻断他们升级先进制程的道路。


二、    台积电明里在南京设厂,暗里是在配合美国对华制裁,推行“高端控制、低端倾销”的策略。比如,台积电计划在美国建设的,是投资额高达120亿美元的5纳米制程工厂,而南京厂这次投入不到29亿美金,制程也仅仅是28纳米。


三、    台积电南京厂扩产,“将直接冲击大陆芯片制造企业的生存”。如果台积电在28nm节点挤占了这些企业的生路,这些企业就很难赢得芯片订单,最后市场会被台积电垄断。“南京方面不应该为了地方经济的一点利益,置中国芯片产业发展而不顾。对于台积电的扩产,南京方面不应该批准,也不应该在土地、供电、供水方面给予优惠和支持。”

 

无意质疑专家的护国心切,但专家头衔越多,份量越重,他们在指点江山、影响舆论国策的时候,我们就希望有更多的谨慎。此次关于台积电南京厂扩容的争议,再次让我们聚焦这个低调却耀眼的台积电。

 

“做所有人的晶圆厂”

半导体老将张忠谋,携台积电以“代工厂”的新身份,于1987年触动江湖,自称“所有人的晶圆厂”。在最初艰难的客户游说之后,30年间,台积电迅速改变半导体产业生态,如今70%的半导体公司选择将制造甩给代工厂,专注芯片设计的独门秘笈。

 

但这一变局的前提,是代工厂和芯片客户之间100%的信任。手握苹果、高通、博通、AMD、英伟达等全球顶级客户的机密技术情报和产品路线图,台积电的这些客户,彼此都是白热化竞争的老对手,大家不在新品发布会上你追我赶,就在诉讼案上互相指控。但是,他们的产品却都来自一个代工厂。

 

获得这种信任,台积电必须建立蛛网般严密坚韧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

 

据台湾“智慧财产局”法务室的公开资料,台积电大约有99%的知识产权选择非公开的“商业机密/营业秘密”进行保护,只有1%的知识产权会选择申请专利。这是因为,专利申请需提交大量说明资料,而这些资料必然引来竞争对手的分析揣测甚至反向工程。除非做好了被反向的准备,台积电的关门秘籍,全部都在黑箱中封存。

 

台积电在台湾本土、大陆、美国的几个制造基地,实施极其严格的文件保密、软件加密、设备监控和员工权限管理,全力防止各种泄密事件发生;一旦有人顶风作案,台积电对窃密者个人及挖角的对手公司,一定会绝不手软地起诉和追偿,以传达强硬的信号。业内人应该记得,2009年台积电和中芯国际长达6年的知识产权诉讼终于和解,但代价是中芯国际赔偿台积电2亿美金、时任CEO张汝京离职、台积电更虏获10%的公司股份。

 

诚如项专家所言,台积电这样的公司绝无可能做“技术转移”。不留余地、铜墙铁壁的知识产权保护,是台积电拿到顶级客户订单、坐拥3500亿美元市值的大护法。

 

干实业,不轻言“诛心论”

互联网上传播甚广的言论,很多都是“真、假、对、错“的杂烩。如非局内人,你没有时间和能力去挑拣和归类。

 

项专家的观点影响广泛,部分原因是他点出中美之间降至冰点的政治气候,对于台积电的运营和销售会产生重大影响,而民众对于“中美交恶”、“华为被制裁”、“美国实体清单限制技术入华”这些头条新闻早已印象深刻。在此底色上,“台积电助力美国限制和打压中国本土半导体产业”的说法,听上去前后贯通。

 

问题是,作为《瓦森纳协定》的成员单位,包括台积电、三星、ASML、应用材料等在内几乎所有半导体公司的技术出口,一旦交易国是中国,都将受到美国的影响。受制于这个渗透政治因素的出口管制条例,美国才是操纵红绿灯的裁判。在这样的处境之下,把“助美为虐”的帽子戴在台积电头上,未免高估了台积电在政治漩涡中自行其是的能力,低估了台积电巩固潜力中国客户的企业策略,从某种意义上也小看了中国制造对于台积电未来十年的经济价值。以2019年为例,来自中国的营收已经高达20%,华为在其中占据14%;虽然今年因为禁令的缘故,华为已不在台积电的大客户名单上,但是谁也无法预料将来,谁也无法忽视中国的小米、OPPO,以及一大批未必著名、但却迫切需要台积电产能支持的新兴制造力量。

 

至于台积电对美国客户的重视,对美国政府的响应,我们可类比于自己如何对待Top 10大客户。2021年,来自美国战略客户的芯片订单大致占台积电63%的营收,没有这些7纳米、5纳米的订单,台积电的高端产线只能空置;也正是因为和这些领跑企业的紧密合作,台积电才一直领先自己的竞争对手,坐享技术高地带来的丰厚利润。只要这些芯片客户一天不转投阵营,台积电就不用过度担心后起追兵。因此,台积电努力维护现有美国客户关系是无可指摘的企业逻辑。同样因为这个逻辑,在斩断华为芯片供应链的美国禁令于2020年9月15日生效之前,台积电也在给华为力所能及的产能支持,全力协助其完成最后的囤货。

 


(图注:针对华为的美国禁令生效之前,华为在某国外媒体上被列为仅次于苹果的台积电第二大客户)

 

一句话,生意人看中利益,做大生意,恰恰讲究公平交易。

 

还在“少说话、多干事”的阶段

在项专家的警告文中,台积电在中美两地建厂的“厚此薄彼”(南京厂比美国亚利桑那厂的投资额“少了90亿美元”,南京厂的是28纳米,美国厂的是5纳米),正是台积电“扬美抑中”的一个证据。

 

且不论这种抛开限制谈制程、抛开制程谈投资的数字对比究竟意义几何,可以肯定的是,不仅是南京当地政府贪图本土利益,美国从总统到州长,也在敦促台积电去投资建厂。未来三年内,台积电已经官宣,要在产能部署和制程工艺上总计投入1000亿美金,确保自己足以继续承当“所有人的晶圆厂”。

 

根据台积电官网报告和外媒报道,这1000亿美金的去处大致如下:

•    首先,该公司将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建立5纳米工艺的晶圆厂。该厂投资120亿美元,计划将于2024年投入使用,就近支持美国当地的芯片客户。


•    台积电将在台湾台南配备支持3纳米工艺的晶圆厂,该工厂预计将于2022年下半年开始批量生产。


•    台积电将在台湾新竹、宝山,各自兴建基于2纳米工艺的超级晶圆厂(月产能超过10万片)


•    同时,已在台湾本土拥有4个封测厂的台积电,还将兴建两个最先进的封测工厂。公司相信,未来电子产业对芯片堆叠和高级封装的需求将会极具增长,并且将需要更多的产能

 

环顾四周,再鞠躬自省,我们读出了怎样的警告?

•    台积电,地球人真的很难阻挡。


•    经历芯片短缺和疫情阻断之后,中国、美国、欧盟都在高度关注台积电在半导体产业链中异乎寻常的影响力,各家政府都在出钱出力,希望修补自己缺失的产业链环节,应对意外的断供风险。这是完胜商业逻辑、具备所有正当性的国家战略,而中国的半导体产业振兴,更具备额外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    当我们退后一步,回到日常经济生活中时,大部分人,大部分企业,在大部分时候,依然生活在经济常识和商业逻辑之中。“分工协作、自由交易”依然是效率最高的理性选择。在潜心打造自己的半导体产业链时,中国的企业依然面临全球的竞争,我们依然没有理由,去排斥任何可以信任、可以合作的产业伙伴。

 

写到此时,想到几十年前政治书上的邓公外交路线:“冷静观察、稳住阵脚、沉着应付、韬光养晦、善于守拙、决不当头、有所作为。”年少时,这是陈词滥调;现如今,这是警世恒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