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导体芯片被誉为“21世纪的石油”,成了兵家必争的战略物资,没有一个国家想在未来落得一个失去半导体优势的局面。

 

况且,当下四处蔓延的芯片荒正暴露出半导体供应链风险,一些主要国家因此开始推动让半导体生产回归国内。史上罕见全球范围大规模投资热潮也由此掀起。

 

目前半导体制造高度集中于亚洲,尤其以中国台湾为芯片制造重镇,该地晶圆代工厂的投资去向牵动着全世界的神经!

 

台湾晶圆厂手握半导体代工半壁江山,却偏好台湾本地投资,不愿肥水流外人田。但台湾缺水缺电情形严重,业内担心台积电等晶圆大厂将来可能因此面临停摆风险。

 

为何台企不愿出海投资是在顾忌什么?有没有外迁可能?未来全球半导体产业链的会如何重构呢?对中国影响几何?

 

全球掀半导体投资潮

芯片荒自2020年持续至今,已严重影响了汽车、智能手机、家电等下游市场,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芯片供不应求的局面给晶圆代工、封装等半导体制造业务带来丰收的结果,芯片制造厂商产能满载,业绩飙升。

 

在此行业背景下,各国争相投资半导体产业,美国、欧盟、日本、韩国、印度等国家陆续推出投资规划、确立税负减免政策、招商引资建厂。

 

各国争相投资的动机,短期来看,是为了解决芯片紧缺的问题,解救遭受冲击的下游各行业经济;长期来看,恐怕是为了占据尖端科技制高点,抢占未来的5G、人工智能等市场先机。

 

各国半导体投资计划具体内容如下:

 

来源:芯三板

 

上述投资规划中可以看出,吸引海外厂商投建工厂是一项重头戏。

 

台湾晶圆代工厂自然成为各国想要招揽的对象,尤其是台积电。晶圆代工领域,台积电市占有率超过5成!全球范围内的重要芯片基本都在台积电制造,任何风吹草动都是全球IC的大地震。

 

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毫不讳言地说,晶圆制造和制程突破在半导体产业链中是一个技术、资本双密集的领域,台积电通过30年的努力所建立出来的优势已经让竞争对手望尘莫及。

 

如此咖位级别的台积电引得太平洋对岸的山姆大叔和欧盟争相拉拢其前往当地设厂,甚至连东瀛岛国也想赢得台积电的青睐。如何吸引台资工厂将成为欧美等国的重点工作。

 

台企:9成半导体投资在台湾

尽管美、日、欧等国频送秋波,但台湾半导体厂商却不太感兴趣。

 

台湾最新的半导体投资研报显示,台积电、南亚科技、联电、力积电4家主要半导体代工厂发布了投资计划,投资总额约1280亿美元。其中9成以上资金用在台湾本地投资,台湾地区以外的投资仅限于很小一部分:台积电计划投入120亿美元建设美国亚利桑那州工厂、投入28亿美元在中国南京市现有工厂的扩产上,仅此2件 。

 

来源:日经中文网

 

台企不爱出海投资有何顾忌?

台湾厂商不爱出海的背后肯定隐藏着不少的阻力。

 

企业全球布局一般有三种考量:制造、市场及研发。以台积电为例,其投建的美国工厂不仅有制造、市场,还有研发定位,主要研发五纳米尖端制程。

 

美国制造人才严重缺失,台积电未来运营美国工厂必然需要委派很多台湾本土优秀人才赴美。如果要在台湾地区以外运营半导体的新工厂,需要以百人为单位将优秀人才派往当地。这无疑将给台积电带来人才流失和技术转移的风险。

 

除此之外,海外建厂起码要符合经济效应、成本有优势、供应链完备三大条件才能考虑。

 

然而,去欧美建厂的成本高得让台企望而却步。此前外媒报道,台积电美国建厂还没动工之前,在获取报价的阶段的成本已经高得吓人,光是基础建设费用就要6倍多,因为美国工人的用工成本高出三成,而且生产效率低下。

 

除了建设成本之外,还要承担有法律规定不同导致的额外成本。总结起来就是,台企担心去美国等国家建厂成本太高导致毛利率低,赚不到钱。

 

不仅各种成本高,供应链缺乏更是一大考验。积电董事长刘德音公开表示,尽管美国亚利桑那州是美国半导体产业发展完善的地方,距离加州及硅谷也近,但仍远不及台湾以及亚洲地区具有更完整与弹性的半导体产业供应链,包括后段封测、材料、设备等。

 

除了以上提及的人才、技术、成本、配套供应链等原因之外,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让台企有所顾忌的因素:各国高喊的补贴可能不太靠谱。富士康赴美建厂落得个“骗补贴”的骂名就是个惨痛的教训!

 

前几年,富士康赴美建厂过程中,由于产线高成本、缺少合格的工人等难题众多,未能完全按计划进行投产,未能完成就业指标,美国政府表示拒绝为富士康提供承诺的30亿美元税收补贴。这意味着富士康过去几年所做的所有工作都不会获得任何该州补贴。

 

老美的嘴,骗人的鬼。如今,台积电赴美建厂的补贴同样悬而未绝,美国政府对于提供多少补贴一事在美国国内很长一段时间仍未达成一致意见。

 

假若出海,只能是被迫出走

抢手的台湾半导体厂商却也有着自己的痛处,那就是“水”、“电”危机!毕竟,芯片厂不仅是吃水怪兽,同时也是吃电怪兽。

 

半导体制造过程中需要依赖大量的水源,尤其是水质高的超纯水。光是台积电台湾厂区的日用水量就达到15万吨左右。恰逢近期台湾遭遇百年罕见干旱,水情告急,包括台积电在内的大厂已启动水车供水,但仍无法满足用水需求。

 

在缺电问题上,形势同样严重。据台媒报道,台湾核二厂1号机预估仅能运转到今年6月初,后续将停机。过去一段时间,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老先生也多次提到“电”,台积电一分钟都不能缺少电能。

 

根据台湾地区供电部门的资料,仅台积电一家企业一年的用电量就占台湾地区总量的5%,但半导体投资就是一条“不归路”,台积电非得继续投资、切入更先进的制程不可,这意味着台积电的用电需求会继续增加。

 

像台积电这类24小时的全时运作工厂,一旦缺水或断电,将造成上亿元的重大损失。有谁会想到,全球最大的芯片代工厂面临的最大发展危机不是来自三星等竞争对手,而是来自水电荒。

 

如若长时间未能解决缺水缺点问题,给生产造成影响,台积电等晶圆厂外迁将成为可能。

 

编者寄语

对台积电等晶圆代工厂来说,去欧美等地投资建厂的成本太高,且各种阻力大,可能也赚不到什么钱。欧美国家嘴上喊得那么响亮要给你补贴,实际上最终也可能因为各种变数让补贴落空。

 

但台企如果继续留在台湾省本地投建更多先进制程项目,必然会消耗更多水电资源,届时台湾的能源情形将会更加严峻。未来台湾若未能克服这些问题,台积电等耗能产业的新投资将存在外迁的变数。

 

而中国大陆5G、新基建、AI等市场的迅猛发展,不免让台湾同胞为之所动——哪里有钱赚就去哪里!翻阅台湾地区经济部投审会的调查数据,芯三板发现,近年来台企对于大陆的投资已经脱离成本面考量转向市场需求面考量。不过,考虑到中美贸易冲突,出口关税居高等问题,台企进军越南也不是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