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疫情猛然升温


在过去的一个月中,全球新增新冠确诊病例超过48万,以印度为首的南亚以及东南亚国家成为重灾区。此时在东亚,有着相似季风气候的中国台湾地区也正在经历一场疫情的反复,情况比以往都要严重许多。


 
图源:BBC


台湾作为中国第一大岛,总面积约3.6万平方千米,只比我们的海南省大0.06万平方千米。根据台湾主计总处(相当于大陆的统计局)公布的统计数据,截至今年4月底,台湾人口总数为2351万。对比2021年中国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台湾地区人口密度是海南省的2.3倍,相当于上海全市的人口体量。因此,一旦前期管控不力,就可能导致疫情的全面爆发。


 
图源:自由时报


根据台湾有关部门2021年6月1日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台湾累积本土病例7647例,累积死亡病例137例,当日新增新冠确诊病例267例,其中262例为本土病例,5例为境外输入病例,另有校正回归病例65例,总计332例,确诊案例中新增死亡病例13例。在327例本土病例中,以新北市166例最多,其次为台北市87例、桃园市23例、彰化县12例、台中市10例、基隆市8例、宜兰县5例、嘉义县4例、花莲县3例、台东县3例、苗栗县2例、台南市1例、澎湖县1例、高雄市1例以及新竹县1例。


 
图源: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


台湾半导体产业分布情况


作为半导体人,最关心的当然还是疫情与台湾半导体间的牵绊关系。那么在讲这个之前,让我们先来看一下台湾半导体产业的分布情况是怎样的。


从宏观面来看,根据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SIA)与波士顿顾问集团(Boston Consulting Group,BCG)近期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在晶圆制造领域,亚洲拥有最大市占率,2020年全球有超过70%芯片制造来自亚洲,其中中国台湾市占率为22%,其次是韩国21%,日本和中国大陆皆为15%。此外,10nm以下的先进芯片制造技术目前掌握在台湾地区(92%)和韩国(8%)手中。


此外,根据台湾当局公布的2020年数据显示,集成电路产业是台湾地区最大的出口产业,2020年的出口占比高达35.5%,台湾地区集成电路出口最大客户就是中国大陆,占比高达42.3%。


这两组数据说明了两点,第一点是台湾在晶圆制造领域排名全球第一,第二点是集成电路是台湾经济的支柱型产业,非常重要。


从地域分布面来看,根据台湾智慧电子产业计划推动办公室2020年3月1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台湾半导体企业总数共计94家,新竹市和新竹县最多,分别为29家和22家,其余按顺序为桃园市10家、新北市9家、台北市8家、高雄市7家、台中市3家、台南市3家、苗栗县1家、彰化县1家、云林县1家。
 

图源:台湾智慧电子产业计划推动办公室


从产业分类面来看,台湾的这94家半导体企业中,IC设计类有29家,比如联发科、联咏、盛群、瑞昱等;IC制造类有29家,比如台积电、力积电、联电、稳懋、南亚科技等;IC封测类有36家,比如日月光、长华、汉高、南茂、华通电脑等。
下面是与非网根据台湾智慧电子产业计划推动办公室公布的数据,按照地域和分类整理的表格,在其中可以明确看出每一家台湾半导体企业的所属领域与坐落位置情况,供大家参考。

 


 疫情下的台湾半导体产业,焉能独善其身?


通过以上章节,我们可以得知新竹市、新竹县、桃园市、新北市和台北市是台湾半导体的要塞市县。在本轮疫情中,台北市和新北市已经沦陷,临近的桃园市情况也不太佳,而半导体业最发达的新竹市和新竹县情况还在可控范围内。不过,台湾疫情还在持续升温,又正值全球半导体芯片荒之际,大家都非常关心台湾半导体厂能否保持稳定供应。


与非网根据公开资料整理了一份名单,详情包括台湾半导体相关厂商的名称,员工感染人数,披露日期以及厂址情况。

 


 媒体侧,面对疫情下的台湾半导体,彭博社认为台湾过度依赖半导体产业,会像当年的荷兰,一个产业独好,其他产业陷入困境,台湾会得荷兰病,当前台湾疫情升温,全球晶圆供应濒临危险,经济的不确定性,加上美欧日增产,台湾在半导体产业的主导地位可能逆转。


资本侧,据悉猛然升温的疫情已经引发台湾资本市场剧烈动荡,随着疫情蔓延波及至半导体行业,再加上持续未有缓解的旱情影响,有不少分析师担忧目前全球电子行业遭遇的芯片危机恐将雪上加霜。


值得一提的是,近日巴克莱也在一份报告中指出,目前,全球芯片制造商正在扩大投资。3月份北美半导体设备账单总额为32.7亿美元,同比增长47.9%,创下历史最高纪录。目前各国都在加大在芯片行业的投资,从长期来看,这些投资可能会削弱台湾在半导体领域的竞争优势。


 
台湾财经专家谢金河,图源:Yahoo


上述都是比较负面的观点,台湾财经专家谢金河则认为没有那么消极,他认为一个任何一个国家或省市的发展都不会一帆风顺,偶遇风浪,像这次疫情的失控,是大家都掉以轻心了,这段时间国旅大行其道、喜宴照常,还有特种营业……将给台湾带来一次新的考验。


如果说谢金河的观点还比较宏观,那么“台经院”研究员刘佩真5月26日的言论会更加指向半导体行业。她表示,“政府已经宣誓会全力维持与国际供应链相关的重要产业的正常运作,以避免造成国际秩序大乱,且厂商自己也已做好准备。比如近期各科技厂商采取的分流、不做跨区生产人员流动,都是为了确保未来疫情变化不会影响半导体厂商的运营。”


对于未来台湾封城的言论,刘佩真补充道,“即便未来不幸要封城,除了政府力挺台厂做好准备外,其实从去年中国(大陆)以及欧美的封城经验来看,也没有任何半导体厂因此停止运作,相信台厂也应可维持产能。”


事实真的如此吗?最客观的可能是来自抗疫一线的台湾半导体厂商的声音,“随着疫情的肆虐,我们认为看不到的病毒所导致的疫情对半导体业的影响,远比有形的缺水、少电来得更严重。为了守住全球半导体晶圆最重要的生产防线,包括台积电、联电、世界先进、日月光、力成、京元和南茂等晶圆厂和封测厂,都升高了防疫层级,要求去过热区的人员一律不准进去厂区。” 


写在最后


笔者认为台湾这波疫情,加上近几个月缺水、少电的情况,或多或少会影响半导体产业的发展,但如果要说是疫情促使美欧日韩加强在本国的投资,从而不利台湾因主导晶圆市场获得的全球半导体产业影响力,这种言论还是过于片面。原因有二,其一,各个国家加强半导体产业的布局是出于宏观考量,比如加强本国科技实力,降低供应链风险,增加就业率等等,而非只因台湾遇上疫情一事,台湾也没有这个能力撬动这块翘板;其二,说到底台湾半导体的核心竞争力是来自于其超过30年的制造经验,以及领先的专利技术与全球布局的销售渠道,非短期累积所得。有人以中国大陆作为比较对象,告诉笔者,“台湾半导体之所以有今日,是因为台湾四五十岁的那些半导体的研发人员是他们半导体路上的第三代,而我国大陆三四十岁的半导体人还是第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