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漏偏逢连夜雨!在全球缺芯的同时,中国台湾疫情也越演越烈,且许多半导体厂商都传出群聚感染。


6月6日,京元电新增65例(移民工55例、本地工10例),智邦10例(外籍移民工9例、本地工1例),目前确诊个案均已收治隔离中。


京元群聚案截至5日累计筛检7106人,阳性103人,皆已采检PCR后,送公司检疫宿舍或居家采1人1室隔离。另智邦公司4日启动全厂快筛,预计筛检1500人,目前筛检202人,阳性10人,经PCR检测10人阳性确诊,相关检测持续进行中。


这起群聚疫情累计至今,京元电子已有182人染疫(其中外籍158),超丰12人(均外籍)、智邦12人(外籍10),合计共有206人确诊(外籍180)。


面对此次“缺芯潮”及京元电子聚集性疫情爆发,力晶集团创办人黄崇仁发表了较为犀利的观点。

 


第一部分:黄崇仁谈封装厂与晶圆代工厂的防疫内情。

 

京元电爆发群聚疫情,越南跟泰国科技园区也出现变种病毒,全球科技供应链如何因应?黄崇仁指出,京元电用菲律宾的移工,集中住一个大楼,导致整个被传染,力积电旁500公尺处也有一栋菲律宾移工大楼,因此力积电也马上做快筛,所幸目前还没有人得到病毒,显示京元电是一栋大楼群体感染。

 

12吋厂过去投资千亿元,纯IC设计股价都千元,高毛利率,但以这几年晶圆厂产能缺货来看,生态系应该会有大改变。黄崇仁十分认同,他指出已经跟力积电内部要求,现在任何IC设计客户毛利率超过力积电的,马上要涨价!因为没有道理,力积电投资几千亿,IC设计业都没有投资。

 

黄崇仁指出,因为晶圆厂投资金额太大,晶圆代工慢慢占上风,有控制力,这其实才是合理的,不然晶圆厂投资3000亿元,但设计公司根本不必出钱,这现在要努力改变生态,「我一定要赚得比你多,不然我为何要投资这么多钱?」

 

黄崇仁表示现在时局很特别,IC设计有能力把价格转嫁消费者,现在晶圆代工也可以容易涨价。对于为抢产能,已有10家IC设计业者集资1000亿元让联电扩厂,黄崇仁指出,这背后有优跟缺点,优势是生意会好,缺就是价格固定都不能涨价,力积电不会接受此模式,因为价格必须高弹性。

 

他指出,京元电是大型封装厂,是联发科的主要封装厂,封装厂跟半导体制造厂有一个差别,封装厂的无尘室不需要太大,但半导体制造厂无尘室大,且里头微粒比病毒还小,所以半导体制造端感染还是可以控制的,病毒进不去无尘室。

  

黄崇仁说,曾有一天听侯友宜说要封城,「我想说这下糟了!北市旁的龟山华亚工业区,里头有10~20万人的美光记忆体工厂,封城就不能去上班,但半导体是不能停工的,」黄崇仁表示,力积电现在是分流,一部份人不必到公司,但工厂一定要到公司去上班,不能上班就「不用混了」!

  

第二部分:黄崇仁认为此次的“缺货潮”将重构半导体生态。

 

至于未来半导体未来?疫情严重下,黄崇仁指出,半导体晶圆价格仍逐季上涨,现在每一个国家都在说要做半导体,美国说要做,日本也说要做,但台湾成本价格跟管理竞争力都比别人好,但台积电到别处设厂就是没在台湾好,这不怕别人挖墙角。

  

黄崇仁指出,现在各界投资高阶制程,台积电现在冲5纳米或10纳米,那部分产能跟需求蛮平衡的,现在另一个竞争是28纳米,全世界都冲进去,为何有如此大差异?因为韩国人技术往前走,就会把旧有的制程丢掉,现在缺产能只好来靠台湾。

  

黄崇仁指出,汽车产业以前根本看不起半导体业,因为一台汽车卖10几万美元,但半导体芯片才买700~800美元,但车业现在发现少这块零件,汽车不能动,才逐渐重视,力积电28纳米产能也没有新增加,但需求提高,因此看好未来需求会很大。

 

此次,还谈了联电集资扩产的新模式。

 

黄崇仁说,大家要注意几件事几件事不能停,首先是股市要继续运作,另一个台湾最大的半导体不能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