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一,美国芯片代工商格芯(GlobalFoundries)向纽约最高法院提出诉状,要求法官裁定该公司并没有因为 2014 年的一项协议亏欠 IBM 25 亿美元。

 

格芯在诉状中表示,IBM 称其违反协议,并威胁要起诉自己,“IBM 的法律部门试图索取一笔怪异的付款,这似乎是一种误导和考虑不周的行为。”

 

在这场诉讼中,格芯怀疑IBM故意就其即将在IPO的时刻从中作梗,格芯还表示,IBM“尚未对其声称的违规行为提供任何实质性解释”。

 

格芯在其诉讼中还表示,该公司投资了数十亿美元来开发尖端的芯片制造技术,但觉得IBM的芯片制造计划是一场“失败战略”,决定不再奉陪,并于2018年通知了IBM,双方分道扬镳。

 

尖端芯片技术的开发比最初设想的更具挑战性和成本,格芯表示,他们花了很多钱追赶三星和台积电,但仍落后于对手。格芯还声称IBM对格芯落后于竞争对手的情况很清楚,后来IBM迅速转向三星寻求合作,因为三星的交付速度更快。

 

目前案件由纽约郡最高法院审理。

 

据了解,2014 年,IBM 与格芯达成了一项协议:格芯收购 IBM 旗下两个不赚钱的晶圆工厂 East Fishkill 和 Essex Junction,并将独家供应 IBM 专用的 Power 处理器,提供 22nm、14nm 及 10nm 技术给 IBM。为了达成这项协议,IBM 承诺会在未来三年补贴格芯 15 亿美元现金,而格芯方面则将接收 IBM 晶圆厂的 5000 名员工,并承诺不裁员。

 

值得一提的是,这笔交易曾因价钱谈崩过一次。最初,格芯坚持要求 20 亿美元补贴,而 IBM 只肯出 10 亿美元。不过由于 IBM 出售晶圆厂的意愿非常强烈,二者又重新坐到了谈判桌上,并最终各退一步,以 15 亿美元补贴价成交。对 IBM 来说,晶圆厂是亏钱的无底洞,要想提升自己的盈利水平,必须尽早将亏损业务剥离出去,哪怕是倒贴钱;而对格芯来说,相较晶圆厂本身,格芯对 IBM 晶圆厂的工程师及知识产权更感兴趣。

 

收购完成后,格芯的发展开始走下坡路,在先进制程竞争中不敌台积电和三星。2018 年,格芯宣布无限期停止 7nm 工艺的投资研发,转而专注现有 14/12nm FinFET 工艺及 22/12nm FD-SOI 工艺。对格芯来说,停止投资烧钱的尖端工艺合乎情理,但对 IBM 来说,则要开始寻找新的芯片代工厂了。

 

对此,格芯特别在诉状中提到,其投资数十亿美元开发尖端芯片制造技术,但决定不奉行 IBM 的“失败战略”,并于 2018 年通知了 IBM。据了解,芯片技术的开发比最初预期的更具挑战性和成本,也因此导致项目目标里程碑出现延迟。格芯表示,它花了更多的钱来追赶,但仍落后于包括三星电子和台积电在内的竞争对手。格芯声称 IBM 对格芯先进制程芯片项目的延迟“很清楚”,并随后与三星达成芯片合作,因为三星芯片价格更便宜,而且交付速度也比格芯快。

 

格芯方面表示,IBM 此前并没有对格芯的行为产生过抱怨,直到近期获得了格芯潜在 IPO 信息后,才向其索要赔偿。格芯在诉讼中表示,IBM 的损害赔偿要求“高度可疑”,IBM“尚未提供任何实质性的解释”,就其所称的违规行为作出解释。

 

资料显示,格芯原本是 AMD 的晶圆部门,2009 年,AMD 与先进技术投资公司 (ATIC)(现为 Mubadala Technology)合作组建,正式成立格芯公司。2014 年,格芯收购 IBM 两家晶圆厂,成为全球第二大晶圆代工厂。最近几年,格芯开始频繁卖场。近日有消息称,格芯正在与摩根士丹利合作准备 IPO,估值可达到 300 亿美元。


一直在“卖卖卖”的 IBM

最近几年,IBM 似乎一直在“卖卖卖”。

 

除了在 2014 年将两个烧钱的晶圆厂卖给格芯外,IBM 还曾在 2005 年将 PC 业务卖给联想。2005 年,联想正式完成了对 IBM 全球个人电脑业务的收购,交易总额为 12.5 亿美元。在 2018 年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上,IBM 大中华区董事长陈黎明曾表示,IBM 将 PC 业务卖给联想很值,联想买的也值,“这就是双赢嘛”。

 

至于那场交易的背后原因,陈黎明表示,IBM 当时刚经历了第三次转型,那次转型重新定义了未来发展思路,硬件不再是 IBM 未来发展的方向,而是更加注重于在软件和服务业务作为未来发展的方向。因此,PC 机就变得跟未来发展方向不大相符。

 

除 PC 业务,IBM 还曾将自己的 x86 服务器业务卖给联想。2014 年年底,联想宣布完成了对 IBM x86 服务器的收购,耗资 23 亿美元。对于这场交易的背后原因,有声音认为 x86 服务器业务一直在拖累 IBM 的整体业绩,虽然 x86 服务器业务给 IBM 带来了可观的营收,但利润率却一直呈下降趋势。

 

事实上,IBM 一直有这种剥离增长潜力不高的业务的传统,这样才能在主要业务上集中发力。比如在今年年初,《华尔街日报》就曾报道,随着 IBM 新任 CEO 开始精简公司规模,并在混合云计算领域发力,IBM 正在探索出售其 IBM Watson Health(沃森健康)业务的可能性。

 

资料显示,Watson Health 是近年来 IBM 最引人注目的计划之一,也是该公司对医疗健康行业所下的一个大“赌注”。但 Watson Health 并没有像 IBM 所设想的那样成为核心业务,近几年,该业务的关键管理人员也流失了不少。虽然 Watson Health 年收入约为 10 亿美元,但目前尚未实现盈利。

 

拟出售 Watson Health 的背后,折射出了 IBM 对于转型的迫切渴望。近几年,IBM 大型服务器和软硬件方面需求大量下滑已是不争的事实。至于转型之路能否获得成功,一切还需要时间的检验。

 

日前格芯传出拟在美国上市的消息,而且预估市值将达到300 亿美元。因此,市场猜测IBM 会不会借此机会提出相关要求,来在格芯的公开上市案中获取利益,甚至是期望能进一步参与到格芯未来的发展与经营,业界也都在密切观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