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9日,在南京举办的世界半导体大会上,赛迪顾问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李珂带来主题为《2021全球半导体市场趋势展望》演讲。

 

赛迪顾问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李珂

 

每年按照惯例,赛迪都会向大家报告从全球到国内、从产业到市场过去发展的情况。
   

今年先围绕大会主题叫“创新求变 同芯共赢”
   

上午各位领导更多关注在“同芯共赢”上,但是下午的创新峰会更多关注在“创新求变”。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习总书记去年就提出了我们要识变、应变、求变,我们要把未来的变化从识别到被动应对再到主动寻求变化。
   

下面的报告一方面是向大家报告数据,更多是抛出话题和大家探讨或者引起大家的思考,就是在半导体领域,我们的变化是什么?未来我们怎么去应变?怎么求变?
   

全球半导体市场规模及增长率。我简单报告两点:

第一,现在的市场还是不错,去年全球市场增长6.8%,看起来只是个位数增长,但是(因为)新冠疫情去年全球GDP是负增长,中国GDP虽然是逆势没有下滑,但是增速也只有2.3%,在这样的情况下,全球半导体市场仍有6.8%的增速已经难能可贵了。

 

第二,回到所谓的变化,回顾下午的第一场居总和大家探讨缺芯的问题,整机企业买不到芯片,设计企业拿不到产能,这么好的市场但是都拿不到。什么原因造成的?去年整个市场增长6.8%,增速按理上并不快,为什么会缺芯?恰恰2017年,全球半导体增长22%,2017年为什么不缺芯?再往前看2010年全球市场增长33%,这已经是非常夸张的数字了,在2010年的时候为什么不缺芯?所以供大家思考,我们缺芯问题不是市场突然爆发式增长,需求突然放大了。无外乎三个原因:第一市场原因、需求原因,第二是供给原因,第三是供需衔接出现问题。如果把第一个问题排除,问题就是出现在后面两个方面。


全球半导体区域结构。现在的需求侧是不平衡的。去年全球市场应该说几家欢喜几家愁,美国增长21%,22%,可以说一枝独秀,亚太地区大概是5%左右,中国按照WTS的数据是4.8%,我们的数据会高一点,欧洲还是负5.8%,所以不是所有区域市场都在增长。


全球半导体市场产品结构。从产品来看也不太一样,增长比较快的存储器也好、逻辑电路也好、传感器也好,这是当前市场比较热的,但是反过来看有没有负增长?也有,分离器件、光电器件也是呈现负增长态势。这值得无论是做产品也好、投资也好大家要厘清在这个市场中什么是成长部分,什么还处于增速比较慢的部分。
   

计算机又是一枝独秀,可以说是全球半导体市场增长最大或者最直接的动力,原因大家都清楚,现在已经是6月份,放在3月份讲可能大家有新鲜感,在家办公、远程视频,出不去了,但是会永远出不去吗?或者买台电脑,没有必要明年再买一台。
   

全球半导体市场应用结构。明天上午的论坛是关注度最高的,因为现在汽车缺芯。从全球行业应用的需求来看,汽车半导体市场并没有增长反而下滑了,当然居龙总在报告中也和大家解释了原因,因为汽车cancel大量 的芯片,等到市场回暖再买对不起已经被计算机领域抢走了。此轮的缺芯也好,市场发展也好可能并不是由于市场需求的真正释放或者本质性的变化造成的。
   

全球半导体兼并和并购案金额大幅增长。在座有很多投资界的朋友,从全球金额来看,最近十年来全球半导体领域的资本市场非常活跃,在十年前或者七八年前每年的交易额不到100亿美元,当然在2015年有一个高点1000亿,基本上放大到每年200亿、300亿(增长)。去年受新冠疫情影响,大家出不了门保持社交距离的情况下,全球半导体领域的资本市场达到1180亿美元,当然有几个比较大的并购案例,现在还没有尘埃落定的英伟达和ARM的并购等等,投资并购的案例越来越大,数量创新高。但是似乎放眼望去在全球领域半导体厂商的数量越来越少,因为并购了,都合在一起了,包括郭总说日月光集团最早我记得是四大封测企业,现在不停地合并,数量越来越少。反观国内,过去两年每年几万家做半导体的企业新注册成立,似乎和全球形成也不叫冰火两重天,但是伪和感很深刻。这种现象到底合不合理?也值得思考。
   

中国市场毫无疑问是全球最大的市场,最早还叫年会的时候就说中国市场是全球最大,这么多年连续保持,而且保持相对稳定的发展势头,去年中国电子行业是全球新冠疫情的受益者,而不是受害者。
   

谈到集成电路的战略性、基础性,经常拿进出口说事,现在集成电路还是最大的进口名类,去年3500亿美元,去年中国的原油进口是1700亿美元,也就是2倍,忘记是2012年还是2013年当时集成电路的进口额超过原油,那年大会是新闻点,中国集成电路进口首次超过原油成为最大的进口门类,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不但超过了,已经把石油远远甩在身后。很多人说中国集成电路行业不行,怎么越做差距越大。但是如果从动态来看,十三五期间中国集成电路的进口年均增速是8.8%,而出口是11%,实际上我们的贸易逆差在不断缩小,从侧面反映我们的企业实力或者产业实力在不断增强,就是进口相对来说速度慢了,而出口速度快了,这是第一。第二,每年8.8%的进口增速很快吗?也没到两位数,基本和中国GDP的增速保持一致,所以从动态来讲中国集成电路进口至少从过去十三五期间向着持续改善或者健康的方向发展。
   

这是国内的产品结构和需求结构。为什么中国的市场是健康和可持续的?因为没有明显短板,无论是从应用市场还是产品来看基本差不多,呈现齐头并进的发展(态势),也不存在全球计算机21%,这一个发动机熄火了,可能整个市场的需求就要跟着熄火,而中国无论是从产品来看还是应用市场来看,呈现出各方共同发力的局面。
   

中国集成电路产业规模及增长。去年集成电路产业规模8848亿,短短4年,中国集成电路产业规模翻番,这是我们成功的一面。但是实事求是地讲,在过去十三五包括过去的8848亿并没有达到五年前国家规划的目标,当时规划的是每年增速超过20%,只有19.6%,有一点差距,规模预测到去年超过9000亿,我们差了大概五六十亿。说明什么?说明全球贸易争端,中国和美国之间的争执也好对产业实实在在造成了影响和伤害,如果没有这方面的因素,9300或者9200亿都是有可能实现的,所以我们要理性看待,我们的确受到了影响。
   

虽然规模受到了影响,但是结构在持续优化。第一IC设计,这是和应用直接相关的,始终保持几个行业中增速最快的,在十三五有22.3%的增速,还是保持快速发展的势头,有3000多亿的规模,在三业中占比最大。
   

今天探讨的恰恰是芯片制造行业,中国或者全球苦恼的是什么?苦恼的是拿不到产能,芯片为什么会短缺?不是因为设计公司设计不出来,恰恰是因为晶圆代工厂生产不出来。我记得四五年前在上海的(联电(音))论坛上也探讨一个问题所谓的产能,联电请了一位咨询机构的专家在我前面发言,他的观点是中国在政府扶持下的盲目投资会带来全球芯片产能过剩,这是五年前国际咨询机构的观点。当时我们也参加了世界半导体协会的很多洽谈,基本上算是全球业界的共识,除了中国,无论是美国也好、欧洲也好还是日本也好。我个人观点,很欣慰的是我们并没有被所谓的国际资源机构忽悠,也没有被所谓的劝阻,芯片制造业在过去十三五期间有23.2%的增速,设计业不过是23.3%,搭个8寸线、12寸线,至少在投资难度上差了很多。
   

到去年是具有标志性的年份,封装测试行业去年2509亿,芯片制造行业2560亿,也就是说中国芯片制造行业有史以来第一次超过封装测试行业。我们知道所谓的产业结构合理一定是设计、制造、封测,规模是这么排的,而中国半导体产业起步时主要是作为全球加工基地,中国有土地、电力、人工成本优势,曾经一度中国封测行业占到集成电路产业规模的70%,当时芯片制造和设计加起来不到30%,随后就是设计业大发展,份额不断提升,封装测试业有所下滑,再到去年芯片制造业超过封装测试行业,成为第二大门类。
   

如果十三五期间没有这么大的投入,没有这么大产能规模的提升,可以想见今天中国很多设计企业就要死了,为什么?你拿不到产能,你能去韩国拿产能吗?正是由于中国芯片制造行业的快速发展,有力支撑中国整个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也为供应链安全、产业链安全提供了坚实保障。
   

这是对产业的观点,也是供大家探讨。
   

十四五发展趋势展望。
   

我们的分析师写了很多从技术上、标准上到材料上,我个人总结如果未来的发展趋势或者扣大会的主题从识变到应变再到主动求变,外企也很焦急也想求变,不能再等了,不能等变化再来,要和总部写信呼吁在中国怎么怎么样,现在一年一个样,等是等不来市场机遇的。
   

回到主题,未来的变化可能是三个方面:
   

第一,赛道可能会变。刚才和大家交流全球半导体企业越来越少,为什么?就像跑马拉松一样跑得越长越少,在一个赛道比拼耐力的时候,企业就越来越少了。但是5G也好,人工智能也好,自动驾驶也好,这是新的赛道,新的赛道要靠新的选手,当然老选手也可以跳过来,但是你虽然在另外一个赛道是老选手,我们在新的赛道你只能在同一个起跑线上。这是第一个变化。
   

第二,发展方式要变。今天会议的主题从吴院士开始讲后摩尔时代或者超越摩尔,我个人觉得摩尔定律是把双刃剑,有利的一面是速度、集成度按照摩尔定律每18个月翻一番一直往前跑,推动信息技术进步,一年半一代产品;反之,在这么快速奔跑的过程中没有心情也没有闲暇左右看看风景,那个时候和大家谈所谓的超越摩尔没有意义,我可以靠多应用或者更多的解决方案简单粗暴靠速度、集成度、更高的工艺来解决。到现在,摩尔定律放缓甚至有的专家说3纳米、2纳米、1纳米,基本上摩尔定律已经能看到尽头了。现在怎么办?我们要超越摩尔,后摩尔时代,所谓超越摩尔,比拼的是应变能力,能不能在同样的线宽、同样工艺上实现价值最大化?过去我的性能是10分,能不能就在不提升工艺的情况下达到11分、12分?这恰恰是中国厂商的机遇,过去我们追得很辛苦,能保持不掉队就不错了,但是发展速度在放缓时,第一跑得不用那么辛苦,第二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单一市场,14亿的人口还有50%的人口在农村,现在城市化的进程也好,消费能力也好,最适合做超越摩尔的应用,比如指纹识别也好,人工智能也好,在欧洲的某一个小国能实现吗?有的专家说在美国,美国连基础设施的更新都还要筹钱,能有多大的财力投入到新兴应用中?所以我觉得恰恰是中国厂商的机会。
   

最后是市场格局在变。为什么这么讲?过去几十年,半导体企业做得很辛苦但是也蛮幸福的,为什么?我们定义整机,以前英特尔推出什么CPU,联想也好、戴尔也好只能推出什么样的电脑,奔3也好、奔4也好,芯片企业说了算,出什么样的芯片,整机企业跟进什么样的芯片,但是恰恰在超越摩尔时代或者新的赛道不断涌现的情况下,能定义大家的无人机怎么做吗?能定义特斯拉的自动驾驶怎么做吗?现在在新的赛道情况下,在超越摩尔的形势下,更多话语权要向整机企业或者电子企业甚至下游互联网企业迁移了,为什么现在很多厂商反映做得越来越累,原来做一块芯片卖几百万部手机,躺赚的时代已经结束了,未来所谓的万物互联大量碎片化的市场中,更多是要和整机企业协同,和政府协同,和终端客户的协同,虽然基础性、战略性地位没变,但是主导权或者话语权在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