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逆变器(PV inverter或solar inverter),指的是可以将光伏太阳能板产生的可变直流电压转换为市电频率交流电的转换器(转自百度百科)。

 

作为目前大热的未来能源系统——光伏发电系统的核心器件,对于普通民众来说理所当然的会认为这种高端设备市场一定是被欧美日韩等发达国家企业所把持。

 

但是,让我们来看看2019年全球光伏逆变器制造企业出货量排名,第一名赫然写着华为的名字,没错,就是那个造手机、造平板、造基站的华为。

 

 

再看看过去几年光伏逆变器全球市场份额的变化情况,华为从2015年起开始牢牢占据头把交椅的位子,地位之稳固甚至胜于其基站市场。更可怕的是,你猜猜华为哪年开始进入光伏逆变器市场的?答案是2013年。

 

 

而且,华为的光伏逆变器全球份额之所以这么高,并不是因为中国市场份额的庞大。从各大洲细分市场来看,除了美国市场华为几乎未进入外,华为在日本、欧洲、拉丁美洲、印度等其余全部市场,均为份额第一位。

 

图源:前瞻经济学人

 

6月7日,华为出资30亿元注册成立华为数字能源技术有限公司,这件事上了很多媒体的头条。华为数字能源技术有限公司成立后,其注册资本甚至超过了大名鼎鼎的海思半导体,一跃成为华为旗下25家全资子公司中最大的一家。而从其经营范围来看,可以说包含了能源领域的方方面面。

 

 

 

很多围观群众都可能以为华为进入能源领域是“新入者”,但其实,在能源界,华为可谓是不折不扣的老兵。

 

除了上文提到的光伏领域,华为其实早就开始结合自己的主业开展了一系列能源产品的研发,包括基站电源、数据中心电源以及车载电源等。

 

图源:能源电力说

 

事实上,华为在开创自己通信设备事业的同时,也开始了在能源领域摸爬滚打的生涯。

 

在上个世纪90年代时期,伴随国内通信市场爆发,华为逐渐崛起,每年销售通信设备数量在几千万的规模,而那个时代全国几乎没有能为华为制造通信设备配套电源的企业,就算能造出华为想要的通信电源,也供给不了这么庞大的规模。

 

于是乎,华为决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在1995年左右将原先成立的一家与电源毫无关系的子公司——莫贝克(名称据说取自通信行业的三位祖师爷:莫尔斯、贝尔、马可尼)改造为专门生产电源设备的公司,并在1996年就实现了2.16亿收入、5000万利润。

 

之后,华为又将莫贝克改名为名字更顺口的华为电气。到2000年,华为电气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通信电源生产商,为华为贡献了大量的利润。

 

 

不过,电信市场在经历整个90年代的高速发展后,2000年左右随全球互联网泡沫破灭陷入停滞,华为理所当然跟着一起吃了“瓜烙”。更火上浇油的是,在整个市场进入冰点的同时,华为在通信制式的选择上又出现了失误,押错了宝。

 

面对生死存亡的时刻,华为决定剥离非核心业务换“子弹”,专攻主营业务——通信设备。于是,华为电气(后来改名圣安电气)就在这个节点被卖掉了,接盘方是全球著名电气公司艾默生,成交价格是在那个年代看起来破天荒的7.5亿美金。

 

而华为电气的故事并没有就此打住。华为电气被卖给艾默生后,很多管理层或技术骨干辞职创业,最后竟然创建了多达十余家能源、工控领域上市公司,包括鼎汉技术(300011)、英威腾(002334)、中恒电气(002364)、汇川技术(300124)、蓝海华腾(300484)、英维克(002837)、麦格米特(002851)、禾望电气(603063)、盛弘股份(300693)、欣锐科技(300745)等等,而由这些华为电气旧将创建的公司,则被称为“华电(华为电气)—艾默生创业系”,该“派系”也是缔造最多A股上市公司的创业群体。

 

这其中最出名的公司要属目前市值超过1000亿的做工业自动化控制产品的汇川技术。其创始人与现任董事长朱兴明就曾经任职华为电气产品总监。

 

 

 

扯跑题了。总之,华为曾经就在能源领域很NB,NB到将华为电气卖掉后可以为自己的主营业务续命,NB到电气部门原有人才出去创业都能占据行业半边天。

 

不过,后来华为自己由于要卖掉华为电气,所以与艾默生签署了协议,多年内不能进入相关领域,而是要采购艾默生的产品。

 

但毕竟基础在那儿放着,再加上华为在之后的年头里愈发如日中天,在回到能源市场后,华为很快就再次重整旗鼓,多点开花。

 

此时成立数字能源公司,做大做强能源业务,对于华为来说意义何在呢?

 

一方面,华为本身主营业务通信设备、数据中心本身就需要配套使用各类能源产品,另外华为进入的新能源汽车领域核心就是电池电机电控,因此围绕自己的主营业务开展相关能源产品业务简直就是顺水推舟。

 

另外,清洁能源绝对是个万亿级市场,而且是未来长期保持高增长的市场。根据预测,到2030年,我国清洁能源(风、光、水、核)发电量占比将达到36.0%,规模将与传统火电逐渐逼近,而目前已经在光伏市场打下一片天地的华为,结合自己强项数字化技术,理所当然的有很大潜力在清洁能源市场攻下更多的领地。

 

图源:产业信息网

 

最重要的一点,在能源领域尤其是清洁能源领域,我国被卡脖子的情况相比ICT领域情况简直不要好太多。

 

比如光伏领域,按照光伏产业整个产业链上下游企业营业收入计算,2020年全球光伏企业20强中,中国企业占据15席,包揽前五名。隆基股份甚至称:太阳能光伏技术,我们从全产业链来讲,没有任何一个卡脖子的环节。

 

图源:365光伏

 

再比如在风电领域,2020年全球风电整机制造商市场份额排名中中国企业占据6席(下图中的2、4、6-10)。

 

图源:彭博新能源财经

 

更不用说中国科技企业在全球新能源汽车市场上下游统治级的地位了。除了数不过来的整车厂,在最新出炉的2021年1-4月全球电动汽车电池市场份额统计数据中,中国企业宁德时代(CATL)占据了32.5%的市场,将韩国企业LG遥遥甩在身后。

 

 

而在ICT领域被芯片卡的死死的华为,贡献了最多的5G专利却甚至不被美国允许使用5G手机芯片。而在能源领域周围全是同胞的环境下,显然更容易干一番大事业,而就算彻底转型数字能源企业,也不见得会比如今过得不好,毕竟宁德时代仅拿下一个细分市场目前市值就已经达到万亿,而如果做出像今天ICT领域的华为一样的能源华为,未来企业能做的多大更是难以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