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片短缺的锋利尖刀,正在越来越多的市场领域留下密集的划痕。就连此前尚能“独善其身”的智能手机行业,也开始在芯片荒的阴影下遭遇新一轮的产能和交付挑战。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智能手机制造商都在芯片供给的危机里“隔岸观火”,眼看着各大汽车与家电玩家焦虑如热锅上的蚂蚁,现如今,这把大火就要烧到自己家门口了。产量放缓、价格上涨以及新产品的延迟推出,都是当下手机行业芯片供给困难的现实写照。

 

台积电虽然给出了“车企芯片问题或将在第三季度缓解”的预测,但是放眼全球的更多区域与行业,芯片危机的大火,依旧处于越烧越烈的状态。

 

就拿当下刚被卷入缺芯漩涡的智能手机行业来说,制造商们除了缺乏4G和5G芯片组,还在显示驱动、应用处理器等其它半导体配件方面遇到棘手的供货困难,整个智能手机行业,有80%的制造商陆续陷入芯片短缺的困境。

 

芯片版图,也迎来新的洗牌。

 

也是在最近这半年的时间里,伴随着缺芯大潮席卷全球,半导体行业内部也掀起了新一轮的并购热浪,新的格局,正在悄然酝酿。

 

就在最近,安世半导体拟以6,300万英镑的金额将英国NWF收购至麾下,这是我国芯片发展史上规模最大的收购案。不要以为中国芯片半导体就此可以高呼胜利、扬帆海外。因为美国的并购规模,要远在中国之上。

 

前不久,英特尔宣布收购格罗方德,作价300亿美元。350倍的金额差距,意味着中国芯片半导体如果想通过并购的方式来缩小同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至少在眼下并不容易——尤其是对芯片制造这个讲究规模和价值链的产业而言。

 

01、我国芯片史上最大收购

闻泰科技曾于本月初发布公告,称旗下全资子公司安世半导体(Nexperia B.V.)将收购英国最大芯片制造商NWF(Newport Wafer Fab),交易完成后,安世半导体将持有后者100%的股权。

 

就在7月5日,安世半导体与NWF母公司NEPTUNE 6 LIMITED及其股东签署了相关的收购协议。虽然官方公告并未透露最终的交易金额,但是综合外网消息,安世半导体或将以6300万英镑(折合人民币约5.64亿元)的资金启动这笔跨国收购。

 

 

值得一提的是,如若收购顺利,这笔交易将是我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半导体收购案,也是中国的芯片制造商第一次收购世界领先的国外老牌半导体公司。

 

对于国内的很多读者来说,安世半导体或许不会陌生。该公司前身是荷兰半导体巨头恩智浦(NXP Semiconductors N.V.,)的标准产品业务部门,2016年正式从恩智浦剥离,后于2019年被中国闻泰科技收购并100%控股。安世半导体属于IDM厂商,目前的业务范围覆盖了半导体设计、制造、封装测试的全部环节。

 

NWF位于英国南威尔士的纽波特,是英国目前为数不多的半导体芯片制造商之一,其核心业务主要是为汽车行业生产电源应用的硅芯片。早在2019年,安世半导体就通过投资其母公司Neptune 6 Limited成为第二大股东,后来也在业务上与NWF有密切联系,是后者晶圆代工的重要客户。

 

值得一提的是,NWF的母公司NEPTUNE 6目前处于资不抵债的状态,在过去的2020财年,该公司年末总资产为4470.76万英镑,净资产为负的517.73 万英镑,负债额接近5000万英镑。而根据CNBC的消息,NMF目前还欠汇丰银行2000万英镑以及威尔士政府的1800万英镑,这些债务未来都将转移到安世半导体偿还。

 

 

但在安世半导体看来,NWF并非烫手的山芋。目前,安世半导体的晶圆工厂尚无IGBT芯片的生产能力,对NWF的收购,除了扩充现有产能,其本质上也是对产品线短板的有效补充。

 

此次收购的意义,还在于第三代半导体的布局。业界普遍认为,安世半导体之所以盯上NWF,并以高达6300万英镑的价格将其纳入麾下,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在于后者具备第三代半导体(主要是碳化硅Sic和氮化镓GaN)的研发实力。

 

 

但是,恰逢全球芯片短缺持续酝酿的艰难时刻,英国最重要的半导体公司即将出售给中国企业,此事在近日也遭遇了英国政府的干预。

 

英国首相约翰逊已经明确表态,英国国家安全顾问将对这笔收购案的全部流程进行审查。根据英国的相关法律规定,政府有30天的时间决定是否对企业收购案进行放行,或对相关收购案进行审查——

 

一旦政府决定启动审查,审查流程或将长达五年,如若认定具有威胁性,政府方面有权最终取消交易。

 

02、英特尔拔剑

也是在一周前,《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英特尔正考虑以30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半导体制造商GlobalFoundriesInc(GF,美国晶圆代工厂商格罗方德),但相关进展尚处于谈判阶段。

 

就在整个美国汽车产业持续闹“芯慌”的关键时刻,阔别英特尔十年之久的技术派代表基辛格(Pat Gelsinger)于今年年初高调回归,接替司睿博履新首席执行官一职。高喊着“Intel is back”、“The old Intel is now the new Intel”的改革口号,基辛格给沉闷许久的英特尔注入的不仅是一剂强心针,更是一支清醒剂。

 

这是英特尔五十多年历史上的一个关键转折点,为了帮助公司挽回“错失的十年”,站在权力顶峰的他即将启动一场自上而下的“大手术”,为公司寻找新的战略方向。而转型的决策之一,是IDM 2.0新战略,在稳住IDM模式基本盘的前提下,重启晶圆代工业务。

 

显而易见,如若英特尔未来要在代工业务领域开疆拓土,那么,收购格罗方德的意义就显得非常重要。最直接的助益,就是有利于英特尔进一步提高芯片产能。

 

目前,格罗方德的总部设在美国,由阿布扎比政府的投资机构穆巴达拉(Mubadala Investment)拥有控股权。根据调研机构TrendForce的相关数据,格罗方德在2020年的总营收约占芯片代工行业的7%,这一占比仅次于行业龙头台积电和三星,与排名第三的联电基本持平。

 

鉴于格罗方德在芯片代工领域的高占比,一旦该公司被英特尔收购,这对整个半导体芯片行业的格局与走向都有较为深远的影响。

 

就在今年6月,路透社还爆出穆巴达拉欲将格罗方德进行IPO的消息,但截至目前,该公司尚未对英特尔的收购谈判予以置评。

 

 

早在2008年,英特尔和AMD选择了两条截然不同的发展道路,前者继续制造自己的芯片以保持高度的控制权,而AMD则决定将其半导体业务分拆为格罗方德,依靠格罗方德与其它企业共同抢食代工市场。

 

综合外网消息,英特尔欲收购格罗方德的消息并非空穴来风,因为该公司自启动新政以来,一直在多条战线上推动晶圆代工的新进程,且从两家公司聚焦的制程工艺来看,双方也存在业务互补的优势。

 

 

当然,这笔收购还有地缘经济的现实考量。

 

持续缺芯,美国慌了。拜登政府正着手解决芯片供应链危机,为了解决芯片短缺对汽车产业带来的冲击,美国已准备立法促进半导体生产供应。非常之时,作为美国芯片霸主的英特尔责无旁贷,其新掌门颁布一系列新政,一系列的动作,自然也要符合美国中短期的国家意志。

 

一旦英特尔对格罗方德的收购板上钉钉,这对赴美大规模建厂犹豫不决的台积电、三星们无疑是业务和战略层面的威胁。

 

03、全球掀起收购整合新浪潮

实际上,安世半导体收购受阻,在全球已不是个例,在全球芯片短缺的关键一年,越来越多的国家对境外企业的半导体收购慎之又慎。

 

今年5月,麦格纳芯片(Magnachip)被出售给中国智路基金(Wise Road)一事,就遭韩国监管部门的审查,理由是这涉及到“国家层面的核心技术”,美国财政部还要求参与交易的各方向美国跨国投资委员会提交相关的交易文件,试图阻挠这项高达14亿美元的收购。

 

时间轴再往前推,今年3月,意大利政府就曾以"具有战略重要性的行业"为由,阻止中国深圳投资控股收购总部位于米兰的半导体公司LPE。

 

自去年AMD宣布拟以350亿美元收购赛灵思(Xilinx),并于今年4月获得双方股东的批准,但后续其收购计划也被英国监管机构以及欧盟等介入调查。

 

尽管如此,在“芯慌”的重压下,越来越多的芯片制造商正着手跑马圈地,在全球范围内寻求扩大规模,并拓宽其产品组合。最近一年的时间,并购浪潮已席卷半导体行业。

 

去年7月,芯片巨头亚德诺半导体(Analog Devices Inc,以下简称ADI)就计划收购竞争对手美信集成(Maxim Integrated),成为2020年行业规模最大的芯片收购案之一。

 

 

也是在去年下半年,英伟达宣布已经与日本软银达成协议,计划以400亿美元从后者手中收购芯片架构企业ARM,在行业中掀起了巨大轰动。消息一出,高通、苹果等企业纷纷表示抵制此次并购,毕竟,ARM的芯片设计架构垄断着移动芯片95%以上的份额,现阶段,就连华为、小米手机使用的也是ARM架构。

 

这也意味着,英伟达一旦成功并购ARM,上述这些科技公司欲继续使用ARM的架构设计芯片,就必须从英伟达那里征得同意。为了不被英伟达“卡脖子”,越来越多的企业选择站出来抵制,就连英国、中国以及美国在内的多国监管部门也陆续开启反垄断调查,对这起并购买卖说“不”。

 

芯片越是短缺,大家越是担心新垄断的形成,但是,这并不影响行业整合与并购大潮的加剧。

 

据《汽车公社》与《C次元》不完全统计,2020年下半年以来,全球范围内已宣布的大型芯片并购额就已超过1200亿美元,短短一年的时间,创下历史达纪录新高。而其中,有一半的交易与汽车行业紧密相关。

 

如系统学大师德内拉·梅多斯所写,在受到外力冲击或影响时,通路与冗余较多的多样化系统,往往比几乎没有差异的单一化系统表现得更加稳健。

 

而面对芯片供给短缺这一最严峻的“反馈延迟”,越来越多的半导体公司已经意识到,只有在扩张与颠覆中,才能在时代大潮中不被落下。而行业内部的大体量并购,是企业自我颠覆的关键,亦是行业重塑的一个先兆。

 

当然,台积电魏哲家也先别满嘴漂亮话。一方面,即使是做到行业头部的台积电,自家工厂的产量得到提升,也很难以一己之力直接影响整个行业的供给大盘。另一方面,先把美国的长臂管辖当空气再说。

 

 

    记者丨北岸

    责编丨查攸吟

    编辑丨任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