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光刻技术,大家不约而同就会想到ASML这家荷兰公司,想到美国对中国半导体业的封锁。事实上,很多人对ASML的了解并不多。


ASML中文名阿斯麦,1984年由飞利浦和ASMI合资成立,当年飞利浦认为不赚钱或是没有产业前景的光刻机业务经过重组以及37年的历练,今天已经成为了一家拥有30000+员工的大企业,办公室遍布全球16个国家的60多个地区。而对于中国来讲,虽然ASML China成立是在2000年,但第一次将光刻机卖给中国可以追溯到1988年,目前国内已拥有员工数量1000+,全国设有12个办公室(上海、无锡、南京、大连、天津、北京、西安、成都、武汉、合肥、厦门晋江以及深圳),此外在北京和深圳还设有2处研发中心(北京:检测机用到的离子束技术,深圳:计算光刻技术)和1处培训中心


 
图 | 通过现场AR互动,了解光刻机真实构造


了解了ASML在全球,尤其是在中国的分布概况,我们再来聊一聊ASML为什么会成功?在ASML上海的"追光实验室"巡展中,笔者通过AR沉浸式体验,以及与ASML中国区总裁沈波先生、ASML中国区技术总监高伟民先生简单沟通了解到,支撑ASML不断创新的动力来源于它的“3C”文化


 
图 | ASML全球副总裁、中国区总裁 沈波


ASML中国区总裁沈波表示:“驱动半导体各种应用来帮助解决人类生活中的各种挑战,让生活变得更美好,这是我们公司一直秉持的愿景。要承托并实现这个愿景,离不开我们一直推崇的’3C’文化,它所代表的挑战求精(Challenge),合作共进 (Collaborate)和关爱致远(Care),是烙印在ASML心中的价值体系,是奔腾在ASML血液里的源代码,它饱含着我们对创新的无限追求,饱含着我们对人才的高度关注和尊重。过去的20年来,ASML中国在人才培养上取得的成就,归功于我们独特的人才培养体系和ASML 营造平等、尊重、包容和多元的环境。 ”


笔者了解到,ASML每年都会拿出销售额的15%-20%用作研发投入,大家一定要注意了,这是营收而非利润,可见ASML对于技术、对于人才是充分尊敬的。


 
图 | ASML中国区技术总监 高伟民


ASML中国区技术总监高伟民先生表示:“对于人才来讲,最重要的是一直能够学到新鲜的知识,而ASML做的就是最前沿的技术研究,人才在这里可以感受到征服挑战后的热血沸腾。”


“此外,讲到创新,ASML的创新之路,不仅是在理论层面上一次次实现技术的革新突破,更是在市场应用层面上一再地实现了大规模量产的需求。当下,我们提供的全方位光刻解决方案在充分保证了光刻工艺精度和良率的同时,还能全面提升产能,降低芯片的制造成本,为芯片产业沿着摩尔定律的技术蓝图继续发展,为数字化时代高速进程的需求提供了充分的保障。”


除了技术,ASML还有着其独特的艺术细胞,因为它与梵高来自同一个家乡,都演绎着对光线和色彩的突破性追求。因此在“追光实验室”中,竟然还隐藏着一个小型的“梵高博物馆”,向人们展示着ASML将高科技与艺术进行碰撞的惊艳魅力。


 
图 | ASML以科技力量保护文化遗产


据悉,为了更好地保存梵高的这些珍贵的艺术品,ASML利用便携式测量系统监测导致画作发生变化的关键参数。同时,放置在画作上的传感器会监测环境因素造成的各种影响。这个跨界体现了ASML的技术不仅限于芯片领域的应用,还扩展到了对历史人文资源的保护,不得不说这是ASML创新的又一次践行。


就是这样一家企业,今天夏天将放出100多个岗位,涵盖硬件全方位光刻解决方案的各块业务。具体岗位包括光刻设备方面的客户服务工程师、现场应用工程师、装机工程师等,计算光刻方面的算法工程师、现场应用工程师、产品工程师等,以及量测检验方面的电子工程师等。


ASML表示,“无论是身处半导体行业的工程师朋友们,还是来自液晶面板、航空航天、医疗器械、汽车等领域的工程师朋友们,抑或是即将毕业正在寻找职业方向的广大理工科学子们,我们欢迎所有想投身于半导体行业的有志之士加入ASML这个大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