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片和原子弹,近几年经常被放在一起比较。笔者最近恰好看到电影《横空出世》,这是一部反映新中国克服困难造出原子弹的优秀电影。在艰苦岁月里,在严密封锁下,新中国国防工业的开拓者们排除万难,成功研制原子弹的事迹自然可歌可泣,作为芯片产业人士,在感动之余想到更多的是从当年造原子弹到今朝造芯片,有哪些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 尽管原子弹和芯片完全不同,但二者仍有相通之处:二者都是差距较大的核心战略技术,都要依靠(新型)举国体制。戏内戏外相互激荡,让人心潮澎湃,看完电影我不禁无限感慨:研制原子弹的胜利史诗,可以给我们发展半导体产业带来无尽的启示。

 

1、举国体制是责任明确、高效直接的科学管理

片中高明饰演的陈志忠将军是张爱萍上将的原型。张爱萍上将是新中国“两弹一星”的挑担人,项目的立项,筹备,实施,到最终取得成功,由张爱萍上将一以贯之,负责到底。这种责任明确、高效直接的管理体系是那个年代举国体制优势的充分展现,也是“两弹一星”能够取得成功的重要前提。 

 

从剧中可以看出更关键的细节,原子弹项目的管理从上到下高度集中,责任明确,效率极高。剧中陆光达(邓稼先原型)偶遇夏世忠(杨振宁原型)的情景,被西方记者拍照后见报,引发西方对中国原子弹项目的揣测,陆光达遭受泄密的怀疑而被审查。为此,核基地总指挥冯石将军(张蕴珏将军原型)面见陈志忠将军打包票,陈将军直通周总理做汇报,解除了对陆光达的审查。由这件事可见,原子弹项目的管理体系,从中央到西北大漠中的核试验基地只有三级。这是何等高的效率?! 举国体制,其实是一个巨大的管理科学。统一、高效、责任明确的管理体系,是那个年代举国体制的重要优势展现。在笔者十年前和曾经参与“两弹一星”后来获得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师昌绪师老沟通芯片产业时,师老也给笔者强调过当时这种举国体制的机制。

 

师昌绪(左)与顾文军(右)

 

尽管原子弹与芯片产业有很大差异,二者所处的时代也大不相同,但是二者同样是以举国之力发展的战略项目,它们都需要来自不同专业、不同领域的人才,需要政产学研用等不同机构和企业的广泛参与,因此它们的底层逻辑是一致的,都需要统一高效、责任清晰、一龙治水、简单直接的科学管理。 因此,越是重大的工程,越是举国体制,越要强调管理之科学。 这个命题在剧中被着重强调。

 

除却科学管理和高效机制,还需要顶尖的管理人才。原子弹基地总指挥冯石将军尽管不懂原子弹,但他是从残酷、漫长的国内战争,朝鲜战争中打拼出的英才,他带领的队伍是从上甘岭走下来的英雄部队。他是运筹帷幄,调度有方的管理英才。 

 

剧中多个细节显露了冯石将军的管理才华:大漠找水时,他身先士卒,具有大无畏的领袖精神;靶场规划,他着眼于5年、10年之后的眼光和魄力;国外十年、二十年才能实现的目标,他有两年内完成的强大执行能力;在荒漠中长年隐名埋姓,与亲人隔绝,他能让士气持久旺盛;工程出现问题,技术专家与施工部队出现分歧,他有解决矛盾,团结知识分子的协调能力。 同样,在新型举国体制下,政府高度重视芯片产业,要突破芯片产业,我们从举国体制造原子弹中仍然可以得到举国体制优势的启示。

 

2、尊重专业,尊重人才

尊重专业、尊重科学、尊重人才是管理之外另一个成功的重要因素,这也是一个管理帅才的自觉。尽管冯石将军英雄了得,但是在项目总工陆光达面前,冯石就像个小学生。在专家车队进驻基地的第一天,基地头号领导冯石和普通战士一起,夹道欢迎专家,对着每一辆车上专家,每一个工程师,都致以标准军礼。

 

这种尊重是发自内心的,从战火中走出来的冯石明白,专业与科学对取得胜利意味着什么。 ——这是彻底的技术挂帅,以至于影片中出现这样一幕,一个小战士问老兵, “陆总和总指挥谁的官更大,好像说陆总可以抵三个师,看上去总指挥好像怕陆总。” 

 

作为一流管理人才,冯石明白专业与科学的威力,才能够做到发自内心的尊重专家。而专家是以项目成功为最高目标,发自内心的坚持原则。他们心中都没有级别和地位高低,一切按原则办事。 电影中有一个让人超级感慨的冲突,更是体现出总指挥冯石将军对专业知识业的尊重,对技术人才的尊重。基地处于大漠深处,极缺淡水,基地军民的饮用水是高盐分的咸水。在核设施的施工过程中,冯石将军变通了一下,批准降低搅拌水泥的用水标准,使用了他们日常饮用的咸水。这个貌似并不严重的变通被发现了,陆光达毫不客气地责令全部返工。冯石为工程团求情,并说明原委。此时出现了极具戏剧性的一幕,陆光达一手插在口袋里,一手指着冯石的鼻子,当着全体战士的面,毫不留情地严令返工,甚至说如果不返工就不做了。

 

基地头号领导冯石,默然无语,没有考虑到自己的面子和威望,坚决地要士兵按照专家要求返工,并且命令全体部队连夜出动,千里取淡水。

 

 


这种技术说了算,尊重专业知识和技术人才专家的工作作风,是成就科研项目的关键之一。无论是原子弹攻坚,还是今天的芯片国产化,都需要科学为大,专业为大的工作作风。我们需要耿直敢言的专家,更需要虚幻若谷,尊重技术的领导。

 

试问,在今天的半导体产业里,我们有哪些产业专家、企业家还敢于直谏,敢于当众推翻领导已经做出的甚至实施了部分的但并不正确的决定,敢于在领导的质疑面前依然坚持自己的专业?又试问,新型举国体制下,我们又有哪些领导能够在专业面前虚怀若谷,在专家面前不仅认错,推翻自己的决定,还能默默地全力地去按照专家的要求去坚定实施,并且克服困难来保质实施。我们说的尊重技术、尊重专家、尊重知识,怎样体现在芯片产业中呢?

 

3、办大事亦要计算成本 

按一般人的理解,举国体制,就是资源无限堆砌,不惜一切代价来完成项目。但《横空出世》中并非如此,尽管原子弹工程是抗美援朝以后我国的战略任务,尽管国家对这项工程寄予无限期望,也确实倾举国之力来保障,但并不意味着资源的过度使用。《横空出世》中无论是北京的实验室,还是在西北的核弹基地,事事节俭。

 

尽管有当年物质匮乏的原因,但肯定离不开那一代人的严格自律。头号专家陆光达拒绝吃小灶,和一般战士同甘共苦,以至于饿得全身浮肿,穿不下鞋子。总指挥冯石更是和一般战士吃在一起,以至于所有人都以为总指挥只爱吃土豆,在过年打牙祭时,人们主动从鸡蛋、馒头中为总指挥挑了一块烧土豆。 尽管今天的物质基础远非当年可比,但在芯片的国产攻坚中,亦并不意味着我们不计成本,不算回报。即便半导体产业是国家的重中之重,但并不意味着可以不计成本地蛮干。

 

尤其是原子弹是核威慑,更需要0到1突破的战略意义,而芯片毕竟是产业,是大规模化的产业,更需要的是1到亿量产的市场意义。 更重要的是,半导体产业本身的市场属性,对成本是十分敏感的,尤其是对于一些量大面广的产品而言,价格和成本也是核心竞争力,不能因为芯片是战略产业,就认为所有的芯片都可以不计成本,以“举国之力”投入。

 

4、攻坚要有自强自立的原子弹精神 

在外部封锁的处境下攻坚克难,需要有一些自强自立的原子弹精神。剧中有一幕,中苏交恶之后,援助中国制造原子弹苏联专家撤退,一面说着“永远是好朋友”,一面把全部技术图纸销毁。告别晚宴前,大雨中苏联专家从陆光达手中抢过雨伞,语带双关地说:“伞应该握在高个子手里。”陆光达头也不回地走进瓢泼大雨。 

 


苏联专家之所以如此倨傲,他们以为中国人要实现原子弹的设计理论方案,即便用计算机也要两年。但当时全中国只有两部计算机,还要与其他项目共同使用,所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这是无法完成的任务。 办法总比困难多,中国科学家们将理论方程分解成多个部分,发动所有的工程师,用算盘不分昼夜地计算,在短期内完成了计算工作,并纠正了苏联专家的计算错误。 

 

张爱萍将军生前说,原子弹不是武器,是一种精神。在这里我认为这应该是敢于战胜一切困难的精神。 今天我们的半导体产业遇到非常多的困难,未来可能会遇到更大的困难。如何面对困难,解决困难,我们要在精神层面做好准备。无论什么难题,无论有多难,总要有一切皆有解的决心,办法总能想出来,即便没有最优的办法,总可以找到比没有办法更好的办法。 

 

 

5、结语

 正是因为有统一高效的管理体系 ,有冯石、陆光达这样不计名利的国士,在物资匮乏,条件不足的境况下,新中国成功研制了原子弹。邓小平说,“中国没有原子弹,氢弹,没有发射卫星,中国就不能叫有重要影响的大国,就没有现在这样的国际地位。” 

 

第一颗原子弹成功引爆近60年过去了,前辈们建立功业的方法论对我们仍然有启示和启迪。尤其要清楚的是,真正的举国体制,不是不讲策略的蛮干,它应该是在统一高效的管理体系之下,尊重专业、尊重科学,再辅以强烈的家国情怀,来完成攸关民族前途的重大命题。 新的时代,芯片产业是历史赋予我们这一代人的光荣使命。

 

作为产业人,更是以生逢其时为幸,以做在其中为荣。我们错过了中国制造原子弹的传奇,但却会亲手去创造中国芯片产业的辉煌。我们坚信在新型举国体制的领导下,中国的芯片产业肯定也会取得像原子弹一样的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