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武纪最新披露了2021年上半年报告。不出意外,又亏损了3.92亿元。

 

根据报告显示,期内营收为1.3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066.88万元,增幅58.10%;归母净利润亏损3.92亿元,而上年同期这一数字为2.02亿元,亏损幅度扩大94.06%。如今,寒武纪累计亏损约25亿元。

 

亏损,似乎是多数AI创业公司难以摆脱的一道魔咒。尽管营收可观、估值不低,但账面总是不好看。用一些研报的话就是:“AI公司尚未自证盈利能力和增长潜力。”

 

既然从未盈利,怎么活下来?怎么才能活得更好?什么时候才能盈利?……AlphaGo刚打败人类顶尖棋手时,我们讨论AI会杀死哪些职业,现在看来,有必要先探讨一下AI企业如何生存下去。<与非网>整理了部分AI明星创企的融资、估值以及上市进展等情况,下文展开分析。

 

 

明星赛道上的明星企业,有余粮吗?

 

第一批AI创业公司,几乎都很聪明地聚焦了计算机视觉,这是中国AI市场最大的组成部分,在计算机视觉技术的采用方面,移动互联网、安防领跑,工业、零售、物流跟进,医疗、自动驾驶等领域也在逐步渗透。就是在这一背景下,以四小龙为典型代表的AI公司,瞄准安防、金融、智慧城市等场景,牢牢抓住了第一波市场红利,迅速实现了滚雪球式的扩张和融资。

 

但是,当第一批AI创业公司纷纷闯关IPO时,人们才发现高估值、高额融资背后,竟是无法与之匹配的巨亏现状。

 

旷视自2017年至2019年及2020年前三季,累计未弥补亏损为142.5亿元。2017年、2018年、2019年及2020年前三季,净亏损达到7.75亿元、28.00亿元、66.43亿元与28.46亿元,累计亏损接近130亿。

 

依图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净亏损分别为11.66亿元、11.61亿元、36.42亿元及12.99亿元,累计亏损约72.68亿元。

 

云从自2017年到2020年上半年间,营收分别为0.64亿元、4.84亿元、8.07亿元以及2.2亿元,而亏损分别1.2亿、2.0亿、17.6亿、2.9亿,累计亏损23.18亿。

 

云天励飞2018年至2020年,分别实现营收1.33亿元、2.3亿元、4.26亿元。同期净亏损分别为1.99亿元、5.10亿元、9.42亿元,三年累计亏损约16.51亿元。

 

而以上几家公司的营收现状,绝对不是个例。

 

巨额亏损通常主要有两大原因,一是成本高,二是盈利跟不上。

 

AI公司这两点基本都占了,作为技术驱动型企业,研发投入占很大比重,且呈现逐年上升趋势。云从在招股书写道:“由于公司业务仍处于快速扩张期,研发费用将会持续增加,公司未来一定期间内存在无法盈利的风险。”旷视在招股书中坦承:“由于人工智能行业的特殊性质,在不断探索新解决方案和新应用场景时,由于技术迭代速度较快、研发项目的进程会导致结果的不确定性。”

 

投入大、应用的不确定性——直接道出了AI企业盈利的两大难题。AI创业公司们为了构筑核心竞争力不得不高投入进行研发创新,但与此同时,在明确的商业变现途径上仍在探索。不得不承认,AI创业项目目前还是一项周期长、风险大的投资。

 

除了账面上的困境,IPO征程的跌宕起伏也是AI创业公司真实的生存缩影。今年2月,上交所发布公告终止对云知声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审核;随后在6月末,依图主动终止IPO。上市不是终点,但对于成长型企业来说,对其士气、在资本市场的立足以及下一步的发展,影响不可谓不小。

 


何时翻盘?寒武纪们需要更多耐心

 

寒武纪当前主营的产品有三条线:云端产品、边缘产品和处理器IP授权及软件,此外还有智能计算集群系统的业务。从业务布局来看,至少都踩到了点上,且摆脱了单一的产品定位。但为什么迟迟不能摆脱亏损?

 

国金证券分析指出,寒武纪整体业绩不达预期的一项原因,或是其云端AI芯片营收占比下降,而这在其所有产品中是占据高毛利率的一个重要领域。根据寒武纪2020年财报披露的细分业务信息显示,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毛利率为76.30%。不过也有业界人士认为,这一判断有待商榷,云端AI芯片营收占比之所以下降,是因为集成在了云端训练整机产品中以整机方式出售。关于训练整机产品的毛利数据,在近期公告中并无披露。

 

抛开个体层面的策略调整等因素,从外部大环境来看,AI企业也面临着比前几年更为激烈的竞争,不论是四小龙的计算机视觉领域,还是寒武纪所处的AI芯片领域。新的对手不断加入,原有的跑者也在铆足劲提速,这对创业公司来说,一旦业务推进不及预期,就可能会导致毛利率进一步下降,更加对公司盈利能力产生不利影响。

 

经过几年的经营,寒武纪的产品、客户、业务结构均发生了一定变化。2017年、2018年,业务收入来源主要是终端智能处理器IP产品;2019年以来,业务收入主要来自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产品、以及云端芯片产品为核心的智能计算集群系统业务。

 

寒武纪曾测算,近1-2年智能计算集群市场空间为52-100亿元。寒武纪看好这一领域,一是它作为新基建的重要基础,二是寒武纪在业内布局较早,并具备智能芯片及加速卡的技术优势,有望占据先发优势。

 

但是分析具体的营收来源,会发现一个突出问题,而这可以说是AI创业公司的一个共性问题。2020年,寒武纪的第一大客户——南京市科技创新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对其智能计算集群系统业务贡献了高达81.54%的收入。

 

依图同样如此,2020年1-6月,前五大客户销售占比62.02%。云天励飞更为明显,在2017年到2020年前三季度,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总额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92.00%、78.43%、52.11%和71.44%,客户集中度较高且呈现波动趋势。云从科技的客户集中度有一定下降,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9.77%、62.26%、51.83%和31.23%。

 

拓客难,拓大客户更难,如果不能打开渠道、将产品项目经验进行规模复制、解决客户集中度过高这一问题,就很容易被大客户左右。

 

客户集中度高——AI创业公司必须正视并且持续解决这一问题。AI赋能传统行业、AI to G/to B,这是在过去几年探索中验证过的扎实的商业化落地方向,但是,这同时也是一个慢市场,一个项目投入很大、且项目周期长、回款慢,几乎是普遍存在的问题。这就更加需要企业认清定位,有每个阶段清晰的项目目标:什么时候该投入、什么时候该收缩,什么时候能答应,什么时候适当拒绝……而这些都是难以拿捏、甚至生死攸关的命题,企业多数时候只能选择在实践中试错、交学费。

 

对于寒武纪来说,短期内还将在一份份年报中接受市场检验。随着寒武纪进一步加大云边端产品线及软件开发平台的研发投入及市场布局,短期内净利润亏损的收窄似乎并不容易。

 

不过,根据年报显示,寒武纪在边缘智能芯片及加速卡方面,已与多家头部应用公司实现了产品导入,部分企业已经完成适配并实现了规模出货。在车路协同、电力、能源、教育等行业,部分企业实现了适配并出货。且预计未来,已经完成适配并出货的应用公司仍有较为丰富的潜在需求,这些也是寒武纪未来实现高成长的几个伏笔。

 

难逃重亏“魔咒” ,但AI勇夫仍在闯关

 

人工智能产业创新联盟秘书长安晖的一份报告显示:全球近90%的人工智能公司仍处于亏损状态,中国AI产业链中90%以上的企业也处在亏损阶段。既然从未盈利,这些企业都是怎么活下来的?自然需要开足马力的融资步伐,烧着投资人的钱,心跳加速地布局明天。

 

目前看来,2021年将是中国AI企业大规模上市的一年。目前,旷视、云从、云天励飞、格灵深瞳、第四范式等企业纷纷提交了科创板和港股的上市申请。关于商汤、地平线,一直以来也是IPO“频传”,目前还没有官方消息确认。

 

随着科创板开闸、政策的支持、已有企业成功上市的示范效应,具备一定实力的AI企业将会陆续登陆或准备登陆资本市场。那么接下来,哪些企业可能会持续赢得资本青睐、获得造血能力?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资本更加青睐算力赛道,其次是数据和AI开发平台,2015-2021年第一季度以来融资事件数量分别为97起、47起和38起。

 

 
图:2015-2021年第一季度,AI基础层细分赛道融资情况(单位:起)
图源:前瞻产业研究院

 

从2015-2021年第一季度,AI基础层的融资事件一共为208起。在这208起融资事件中,战略投资/股权投资/并购、A轮及以前的融资轮次分布较多,分别占比为27.9%和26.4%,大部分投资者更倾向于发展初期的公司。

 


 
图:2015-2021年第一季度,AI基础层融资轮次分布情况
图源:前瞻产业研究院

 

这对业界瞩目的明星企业来讲,繁花锦簇之下,实则已是烈火烹油。不论是应用市场还是资本市场,留给这些AI企业的窗口期并不长了,他们需要在更为成熟的商业模式和落地能力上交出一份满意答卷,如果高成长无法持续,估值就会大打折扣,从而加大了上市难度,即使上市了也难有好的表现。

 

AI在国内轰轰烈烈地推进了这几年,依然面临着诸多挑战,这些明星企业所面临的问题,也是当前所处时代的一个缩影。

 

这些AI创业公司成立、经营、融资或上市,尽管跌跌撞撞,但有一个内核在逐渐变强——他们更早经受了市场的捶打、更早经历了试错、更早开始转型,有望更精准地找到点位和需求,这都为日后摘取胜利果实架好了梯子。随着应用市场的成熟,AI从技术探索走向规模商用,他们有望攫取先机,将技术能力转化为商业能力,构筑更高的壁垒,相逢在更高处。

 

说他们惨,其实也没那么惨。

 

不管怎样,AI已经走入大众视野,正在自证价值。我们期待这些明星企业,也早日自证其高估值背后真正的商业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