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9日,LED驱动芯片龙头上海晶丰明源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 (简称“晶丰明源”)董事长兼总经理胡黎强在朋友圈发布窜货、超过限定价销售惩罚机制,并配文称:配额+限价,欢迎举证举报,奖金50-300万。

 

值得关注的是,8月17日晚间,晶丰明源公布半年报,公司上半年实现营收10.66亿元,同比增长177.19%;净利润3.36亿元,同比增长3456.99%。同时晶丰明源在报告中表示,已出台多项政策严禁经销商炒货,避免终端客户端的非理性价格,伤害公司长期品牌形象。如此看来,惩罚机制细则算是对此前打击经销商炒货相关说法的补充。

 

01 、晶丰明源窜货、超过限定销售惩罚机制详情

 

资料显示,晶丰明源成立于2008 年10 月,是国内领先的模拟和混合信号集成电路设计企业之一,晶丰明源在通用LED照明、高性能灯具和智能照明驱动芯片技术和市场均处于领先水平,于2015年开始变频电机控制芯片组的开发,包括电机控制芯片、电机驱动芯片、智能功率模块、AC/DC和DC/DC电源芯片,电机控制芯片组进入国内外知名品牌客户,在国产变频电机控制芯片企业中崭露头角。

 

来源:读者朋友圈,一切以官宣为准

 

窜货,百科释意:是商业行为,其目的是盈利。经销商跨过自身覆盖的销售区域而进行的有意识的销售就是窜货。也称为冲货。是经商网络中的公司分支机构或中间商受利益驱动,把所经销的产品跨区域销售,造成市场倾轧、价格混乱,严重影响厂商声誉的恶性营销现象。

 

放在电子元器件领域,窜货即代表了芯片在原厂未知晓的情况下卖给了非报备客户。

 

从晶丰明源的流出的惩罚机制来看,举报方式主要以交易相关方举报的形式,检查机制主要通过追溯产品批次、单据等方式,处罚对象主要为经销商。



总结来看,经销商在以下情况下都会受到处罚:

1. 出货给贸易商;

2. 销售数据作假;

3. 出货给非报备客户;

4. 违规报价;

5. 经销商的终端客户出货给贸易商;

6. 经销商的终端客户出货给其他终端客户。

 

 

芯世相当前在晶丰明源官网并未查询到其经销商相关信息,但从晶丰明源2019年10月的招股书中可以找到一些线索。其招股书显示:晶丰明源的销售模式以经销为主,直销为辅,报告期内公司经销收入可达到70%以上。

 

同时,招股书显示晶丰明源与多家经销商签订了《产品经销协议》,协议形式为框架协议,双方就经销商渠道操作规则、订货、交货、与验收规则、支付方式等内容等进行了约定。经芯世相核查,目前仅能从深圳市怡海能达有限公司、厦门欣友联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两家公司的官网确认其为晶丰明源的经销商。

 

来源:晶丰明源招股书

 

 

02 、半年7次涨价函   上半年净利增长3456.99%

 

和晶丰明源严打经销商同样值得关注的是其喜人的半年报:晶丰明源上半年实现营收10.66亿元,同比增长177.19%;净利润3.36亿元,同比增长3456.99%。

 

               

 

公司在报告中表示,业绩大幅增长主要得益于四项因素。

 

1. 销量:公司产品整体销量同比增长89.37%;

2. 产品单价:单价上涨驱动综合毛利率增至46.76%,上年同期为25.03%;

3. 产品结构优化;

4. 投资收益增加。

 

从产品线来看,LED照明驱动产品量价齐升,销售收入大幅增加,合计超过10亿元;电源芯片部分产品已实现批量销售,收入增速高达12倍;电机驱动产品销售收入则同比增长60.96%。

 

供需方面,晶丰明源除保持原产能外,前期进行工艺合作的晶圆厂Global Foundries Singapore Pte.Ltd(格芯新加坡厂)也带来新增产能;公司还向部分供应商预付货款,提前锁定原材料中长期产能。另一方面,设立产品型号及客户优先级,分级交付;对客户收取预收货款,过滤客户非理性需求。

 

销量主要体现在需求订单增加,这一点可从主打产品“LED照明驱动芯片缺货涨价、中山灯企‘有单不敢接’”等相关新闻中看到一些线索;产品毛利率增长或和涨价函有关,据不完全统计,自今年以来,晶丰明源曾以上游原材料成本持续上涨、晶圆厂和封装测试厂产能紧张、投产周期长等原因为由发布了7封涨价函。

晶丰明源涨价函

 

 

03 、原厂、经销商、贸易商,到底谁该为缺“芯”买单?

 

芯片代理商(经销商)处于交易的中间环节,一边连接着上游芯片原厂,一边连接着终端厂商,两者既有合作,也充斥着矛盾与摩擦。

 

当前缺“芯”潮下,不少中小企业因不堪芯片成本上涨“停产减产,做多赔多”的口号,而高价芯片在一定程度上会损害芯片原厂的声誉和品牌认可度,也让原本“塑料”原厂代理商关系更加脆弱:诉讼、通报批评轮番上演,很不太平。早在晶丰明源之前,安世半导体、国内某MCU厂商已经对其代理商采取相关措施。

 

2021年5月:业内就传出一则某MCU原厂对其两家代理商下发的通报批评,通报指出:该厂查获多起恶性违规事件和高价串货至其他客户的严重违规事件,给其代理商体系带来了十分恶劣的影响,严重扰乱市场秩序,并强调,如有违法规则事件发生,一旦发现,无论大小、无论轻重,一律从严处理,从重处罚。

 

2021年7月:安世半导体 (Nexperia) 近期接连起诉了两家代理商:立功科技子公司周立功电子(香港)有限公司和中电港子公司中国电子器材国际有限公司(简称“中电器材”),诉讼请求的矛盾点主要集中在审计权、以及违反合同定价方案和调整政策等方面。

 

除了原厂与代理商的摩擦外,代理商和贸易商,终端与原厂之间的摩擦也不容忽略,8月12日,LED显示屏厂商蓝普视讯实名举报富满电子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垄断相关芯片市场。(详情可查看文末推荐阅读)

 

富满电子回应与举报人不存在直接供货关系,但蓝普视讯认为:“有些是从富满电子代理商拿货,但这并不代表富满电子是没有责任的,从法律角度来讲,代理商和富满电子也是签订了代理协议的”。其中还有一种声音(原厂、代理商)将疯涨的价格归因于市场上的中小贸易商。

 

所有的矛盾和冲突似乎都在指向:“到底谁应该为缺”芯“买单?”

 

纵观本轮缺货潮,电子业全行业内人士都苦缺“芯”久矣,其中最难的还是中小方案商和终端企业们,“用不起,买不到”是常态,普遍面临着“做多亏多”、“有单也不敢接”的困局。关于以上问题,或许他们更有发言权。

 

参考资料:财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