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德纳(Gartner)曲线,又名技术成熟度曲线,是战略咨询公司Gartner自1995年起开始每年推出的有关新兴技术发展阶段的曲线。

 

按照技术成熟度曲线的定义,新兴技术的典型发展历程要经过技术萌芽期、期望膨胀期、幻觉破灭谷底期、稳步爬升恢复期、生产成熟期,因此,一项新兴技术要真正走进千家万户成为一项成熟的民用技术,都基本要经历所谓捧杀的过程,在媒体、民众万众期待百般吹捧下,最终跌落神坛后,在关注度逐渐降低、初创公司血腥厮杀真正有实力的几家企业存活下来后,才能凤凰涅槃,将成功的商业模式推出市场。

 

 

VR,也就是虚拟现实技术,曾经一度是新兴技术中的当红炸子鸡。然而,在2017年,VR已经是最后一次出现在Gartner曲线之上,且当时VR技术的位置已经处于泡沫破裂后的稳步爬升恢复期。

 

 

而从2018年以后,由于Gartner将重点放在最新技术的体现上,因此VR已经作为“旧时代”技术,或者说成熟技术被从技术成熟度曲线上“除名”,不再对其进行发展阶段的评估。就这样,不再是一个新奇玩意儿的VR,逐渐淡出普通民众的视野。

 

但2021年,如果按照技术成熟度曲线来看,VR刚好在技术成熟度曲线生产成熟期的位置上,又卷土重来了。

 

8月29日,国内互联网巨头字节跳动宣布收购一家国内VR创业公司——Pico,收购金额预计达到90亿元人民币。

 

要不是字节跳动的介入,估计很少有人知道国内还有这么一家造VR头显设备的公司。而与其他粗制滥价格不足百元的VR头显不同,Pico生产的VR头显价格全部在2000元以上,是不折不扣的VR头显高端设备制造商。

 

成立于2015年的Pico,创始人为全球最NB的VR代工企业歌尔股份(全球份额超过80%)的高管周宏伟,而歌尔股份持股Pico超过30%,同时Pico的现任董事长姜龙还是现任歌尔股份的副董事长、总经理,歌尔股份创始人、董事长姜滨的亲弟弟。

 

所以,Pico实际上是由歌尔股份孵化的一家VR硬件公司。正所谓背靠大树好乘凉,也因此,得到歌尔股份全力扶持的Pico在国内VR头显市场所向披靡。2021年Q1到Q4,Pico牢牢占据中国VR市场份额第一宝座,且份额有扩大趋势。

 

 

而就算在全球市场上,Pico的市场份额也位居VR&AR总榜第四位,除了Facebook旗下的Oculus份额一骑绝尘外,Pico与索尼、大朋(另一家国产品牌)份额相差不大。

 

 

所以说,字节跳动实际上是通过重金收购国内综合实力最强的VR硬件品牌,干脆利落的杀入了目前高增长的VR赛道。

 

VR市场增长有多迅猛?

全球权威咨询机构IDC预计2020年AR/VR市场全球支出规模将达到120.7亿美元,同比增长43.8%。长远来看, IDC对全球市场持乐观态度,全球总支出规模在2020-2024的5年预测期内将达到54.0%的复合年增长率,而这样的持续增长率无论在任何一个领域来看都是极其恐怖的。

 

而放眼中国市场,2020年中国市场在AR/VR相关产品和服务的支出总量占据了全球超过一半的市场份额,中国的总体市场规模于2020年底达到66亿美元左右,较2019年同比增长72.1%,增速位列全球首位。

 

 

VR市场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就就是VR头显。IDC数据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全球VR头显出货量同比增长52.4%,Facebook的Oculus销量同比增长了207.4%,中国品牌大朋和Pico分别增长了108.6%和44.7%,而以上数据都是在VR设备芯片紧缺供货吃紧的情况下达成的。

 

同时,IDC预测,VR头显市场全球出货量预计将于2025年增长至2860万台,五年复合年增长率(CAGR)为41.4%。

 

 

对比下目前全球最热门的家用游戏机PS5,作为有史以来销售速度最快的游戏主机,其用了半年多的时间才达成了1000万台的销售数据,因此,VR头显设备作为重要的家用娱乐设施,其未来发展潜力有多大,自不必多说。

 

从一个更直观的数据来看,全球VR代工领域几乎处于垄断地位的歌尔股份的2021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其智能硬件(VRAR等)收入为112.10亿元,同比增长210.83%。而此次歌尔之所以愿意放手Pico,核心原因之一也是其VR代工生意才是赚大钱的本职工作,但Facebook等客户对于歌尔又给自己代工又做自有品牌心生芥蒂,这就相当于台积电要自研芯片一个道理。

 

VR为什么突然又“起死回生”了呢?

一方面是硬件大幅改良。随着Oculus的强势崛起,VR头显设备价格逐渐回落的同时,体验大幅改善。而当Oculus的产品从Quest演进为Quest2后,VR显示分辨率进一步提升、重量进一步降低、刷新率进一步增加,竞争对手也纷纷跟进,VR眼镜使用上的不便、眩晕、不真实感等问题慢慢解决。

 

 

与此同时,全球手机芯片巨头高通也针对VR眼镜专门推出了适配芯片骁龙XR2,骁龙XR2可实现七路并行摄像头且具备计算机视觉专用处理器、可支持90fps的3K×3K单眼分辨率、可以实现高效精准地追踪用户头部眼球与嘴唇且支持26点手部骨骼追踪、支持5G网络高速率、低时延的体验。

 

因此,后续全球各大主流VR头显厂商基本都搭载了骁龙XR2,使得VR头显设备性能全球拉齐,进入安卓手机一样的高通时代。

 

另一方面是内容源上百花齐放。2020年,根据全球最大的VR游戏平台Steam发布的数据, VR游戏销量同比增长70%以上,超过 170 万用户在 Steam 上首次体验了 VR 游戏,VR总游戏时间增长30%。

 

 

而全球最看好VR前景的企业Facebook也在为VR的发展“火上浇油”。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在6月底内部员工演讲中表示,“我认为在未来五年左右的时间里,在我们公司的下一个篇章中,能让人们对Facebook的认知从社交媒体公司转变为元宇宙公司。”

 

而所谓“元宇宙”,扎克伯格的解释是:“你可以将元宇宙想象成一个具象化的互联网,在那里,你不只是观看内容,而是身在其中。你感觉和其他人待在一起,获得不同的体验。这是你在2D平面应用程序或网页上无法体验到的,比如跳舞或者各种健身项目等等。”

 

因此,简单来说“元宇宙”就是VR+互联网构建的用户在虚拟世界的网络分身,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的“真实”网络世界,而斯皮尔伯格的电影《头号玩家》则是“元宇宙”最形象的展现。

 

因此,无论是字节跳动90亿收购Pico,还是当初Facebook 20亿美金收购Oculus,其实都是互联网社交公司看好VR作为下一代社交入口而下的重注。而近期苹果也已经确定推出VRAR头显并自研芯片,也再次确认了科技巨头们对VR未来前景的一致预期。

 

VR,或许拐点已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