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格力和小米这对“冤家”在汽车行业汇合,那么再过5年之后,双方还能像曾经那样收获双赢吗?

 

CP感十足的雷布斯和董小姐,从2013年的十亿赌局开始,就被某种神秘力量绑定在了一起。尽管在2018年赌局揭晓的时候,格力胜、小米败,但毫无疑问的是,对于小米和格力来说,单是赌局的本身,已经为双方带来了双赢。

 

时至今日,格力已经成为家电龙头,而小米也已经变成手机行业的扛鼎企业。然而就是这样的两家巅峰企业,却又双双再次不约而同地选择跨界进入同一个赛道。难道新造车的魅力,真的有那么大吗?

 

其实,无论是小米雷布斯,还是格力董小姐,两位大佬对于造车的事情都是早有预谋。

 

早年的小米就曾投资过蔚来、小鹏,而且在相应的汽车后端市场,诸如二手车、汽车租赁等业务,小米也是早有投资涉猎。相对比而言,格力的造车心思反而显得更加单纯了些,在2016年的时候,董小姐盯上的是银隆新能源。

 

01、坚决“造车”董小姐

尽管彼时各种原因掣肘,格力也没能拿下珠海银隆,但现在历时5年的结果是,银隆新能源成为了格力的控股子公司。

 

2021年8月31日,格力正式发布公告宣称将珠海银隆收入囊中,而这也正是董小姐长达5年时间,造车坚定信念的强力体现。

 

 

5年的恩怨纠葛,董明珠与格力其他股东之间、董明珠与银隆之间,以及现在的格力与银隆之间,最后都汇成了一句话——谁也不能阻挡董小姐造车。

 

董小姐造车始于2016年,当时国家对于新能源的扶持力度还很强劲,董明珠也敏锐地嗅到了“商机”。但令董小姐意想不到的是,本来计划格力电器以130亿元的价格全资收购银隆新能源的方案一经提出,便遭受到了大部分股东的投票否决。

 

对于股东们无可奈何的董小姐,一边怒斥着格力股东们的目光短浅,另外一边只好自己“攒”起了资本局。2016年底,董明珠邀约王健林、刘强东对银隆新能源进行增资,总集资约30亿元拿下了银隆22.388%的股份。

 

此后的几个月,董明珠又以各种方式,共计获得了银隆17.47%的股份,个人花费资金高达23.4亿,而董小姐也因此如愿成为银隆的第二大股东。

 

自信也好,自负也罢,董小姐在银隆新能源的身上,可谓是投入了全部身家。

 

然而,事与愿违的是,银隆引以为傲的钛酸锂电池技术并没有得到主流市场的承认,公司相关的管理、人员问题,亦是迫使着银隆成为董明珠从业生涯的又一“污点”。

 

尽管坊间叫衰声不绝于耳,但“斗士”两字都不足以形容的董小姐,又岂会那般容易懦弱退缩?于是毫无意外,董小姐的大刀阔斧,来了!

 

2017年,银隆原董事长魏银仓和董明珠在央视《对话》栏目中互呛,不同的制造理念为之后魏银仓辞任董事长埋下了伏笔。

 

2018年初,银隆新能源被曝出拖欠多家供应商货款超过10亿元,河北武安工厂大面积减产,南京产业园一度被法院查封。

 

2018年11月,银隆新能源发表声明称,银隆新一任董事会、监事会及公司管理层在履职过程中,发现原董事长魏银仓、原总裁孙国华涉嫌通过不法手段,侵占公司利益金额超过10亿。

 

2019年4月,银隆新能源官微发布声明,公司董事、原公司总裁孙国华在内等六人已被刑拘,涉及侵占公司利益总计超过14亿。

 

随之银隆原董事长魏银仓“败逃”滞留美国,董小姐完胜之后,银隆新能源表面呈现出一片“海晏河清”的景象。但接下来董明珠不得不面对的是,已然元气大伤的银隆,不仅IPO难以进行下去,债务、财务窟窿更是比比皆是。

 

或许是孤注一掷,亦或是胸有成竹,2019年5月,百废待兴的银隆新能源,在“格力系”的主导下,正式上市了MPV银隆艾菲。

 

所以同样不出所料,40多万的高昂售价,再加上差评如潮的市场反应,格力汽车的幻想泡沫就此被戳破。

 

用商用车的思维打造乘用车,当然不可取。而且,综合分析银隆的优势,恐怕并不在于某款“飒人”的乘用车,而是在于巨头们关注较少的载人商用,以及不被主流所承认的钛酸锂电池上。

 

02、醉翁之意不在“车”?

无论是格力,还是董小姐本身,经历艾菲一事之后,恐怕也都已经意识到入局乘用车的为难之处。而格力老调重弹,重新收拢长期处于亏损状态的银隆作为子公司,恐怕也是醉翁之意不在“车”。

 

虽然不可否认的是,董小姐在本次“交易”中起到了主导作用。但跳出汽车行业,在碳中和的大背景之下来看,涉足新能源是格力势在必行的转型之路。

 

银隆新能源是国内少有的已经形成循环产业链的新能源企业。其主要业务包括上游电池材料、锂电池、新能源整车、储能系统,以及锂电池回收等方面。

 

尽管银隆引以为傲的钛酸锂电池目前并不被主流车企所认可,但其高循环、长寿命的特点,以及逐渐发展起来的磷酸铁锂电池产能,都将伴随着碳中和概念的深入人心,在储能领域焕发出蓬勃生机。

 

对,没错,就是储能领域。关心董小姐的小伙伴肯定都听其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们现在让空调成为一个发电站,晚上照明不花一分钱!”

 

简而言之,董小姐的意思就是将光储发电模块集成在空调外机上,并使其成为一个小型发电站,以满足其他家用电器用电。而该方案有两个技术难点需要解决,一个是光能发电的效率低下,另外一个则是储能电池的选型。

 

巧合的是,钛酸锂电池好像刚好合适。

 

相比于三元锂、磷酸铁锂电池来说,钛酸锂电池确实知名度不高,但这并不意味着其毫无用处。相反其循环寿命长、工作环境范围广,以及充电速度快等特点,要远超三元锂和磷酸铁锂电池。但物有双面,不被主流接受的原因也很明显:钛酸锂电池成本高、能量密度低!

 

先天不足,意味着钛酸锂电池难以搭上智能电动汽车的“快车”,但另一方面,钛酸锂又很适合做太阳能发电储能。有数据显示,关于光能储电的成本,磷酸铁锂电池约800元一千瓦时,2000次使用寿命,平均每千瓦时蓄能成本0.4元,钛酸锂1600元一千瓦时,20000次使用寿命,平均0.08元每千瓦时储能成本。

 

假如数据为真,那么与磷酸铁锂电池相比,钛酸锂电池在储能领域的优势是不是很大?而且据了解,银隆新能源拥有着钛酸锂和磷酸铁锂两种生产线约40余条,电池板块总体实际产能约18.31GWh/年(其中钛酸锂电池实际产能为2.85GWh/年),虽然与宁德时代这样的电池龙头企业相差甚远,但事实上,“有”就代表着“可能性”。

 

▲功率密度与能量密度不同,功率密度指电池瞬间释放的能量,能力密度指电池单位质量可输出的能量。

 

03、“车”的发散与集成

乍一看,车圈热闹非凡,做空调的、做手机的,甚至就连做代工厂的都参与了进来。不否认,其中一部分企业瞄准的就是新能源、智能、电动等时代红利;但如果进一步思考便能发现,其实这些参与进来的企业都还有着另外一个共通点——高端(智能)制造。

 

不好准确的定义出到底什么才是高端制造,但可想而知的是,围绕着智能电动汽车、空调、手机等复杂且具备高科技属性的个体,从发散到各个零部件的精细制造,再到统一集成的整机组合,高端制造是必不可少的一环。

 

以汽车整车制造为例,毫不夸张地说,在传统制造业中,目前主流车企在冲压、焊装、涂装、总装等领域的制造工艺,完全可以算得上是信息化和自动化水平最高、流水线生产效率最高,以及精度质量要求最高的制造工艺。

 

如果再细分到发动机、电动机、变速箱、车规级芯片、摄像头激光雷达等必不可少的零部件方面,其精细程度恐怕还要再上升一个量级。

 

所以,与之类似的,比如在空调、冰箱等家电行业,比如在与生活难舍难分的电脑、手机行业等,也都面临着市场广阔、制造能力低端等“问题”。

 

 

各个行业许许多多的环节,仅凭借“买买买”是难以解决问题的,我们当然承认全球化分工合作的存在必然性,但不论是从削减成本进行国产化替代,还是从避免技术“卡脖子”的角度来看,国家、企业、个人都应该对高端制造给予足够的重视。

 

恰好的是,现阶段的汽车行业正是这样一个突破点,集成发散之间,愈多的人参与,就能愈快地促进未来高端制造领域的改革与发展。

 

 

微信号|汽车公社 C次元

作者:张之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