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小米们小步快跑入场造车的时候,李书福造手机绝非进攻性防御,在这背后,双方正在殊途同归地打造“新物种”。

 

“你确定吗?”在官方消息来临前一刻,仍有不少人将信将疑。

 

9月28日,由李书福创办湖北星纪时代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纪时代”)与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宣布进军手机领域。

 

稍早些时候,出行一客(ID:carcaijing)独家报道了这一消息,但各界人士都疑惑满满:当雷军代表的新势力们蜂拥入场造车时,作为汽车自主品牌一哥的李书福却要造手机,宛如逆行者。

 

“这是基于现实的考量。借助手机能直面用户,改进人车交互体验;同时,推动公司数字化转型,让自己从造车公司变身科技公司。”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总工程师许海东告诉出行一客(ID:carcaijing)。

 

有观点认为,李书福造手机是面对“雷军们”进攻而做的防御。但据出行一客(ID:carcaijing)了解,动念想造手机的车企大佬远非李书福一人,他们的野心更大:不是和互联网造车企业互抢地盘,也非看重手机制造的软硬件利润。

 

“没想得那么难。”野村综研(上海)咨询有限公司通信和ICT事业咨询部总监陶旭骏告诉出行一客(ID:carcaijing),手机设计、代加工业很成熟,汽车电子和手机行业人脉大量重合,李书福攒局入场并不困难。难点在做好供应链,在同质化竞争严重的市场中做出特色。

 

短期来看,手机和智能座舱间能互相赋能;长期来看,无论是手机还是智能汽车,本质是殊途同归——变成一种消费者不离身的智能硬件,不止是让人的意识永不下线,身体也能一直在路上。

 

无论是李书福造手机,还是雷军造汽车,他们终究想造的是一样东西:可以说是会动的机器人,也可以说是真正的智能汽车,更有可能伴随其不断迭代,最终变成了一种新事物。

 

 难点与机遇

 

李书福手机谁来造?这不是个容易回答的问题。

 

吉利造手机?这个说法不准确。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星纪时代注册于今年9月26日,股东为持股55%的李书福,持股30%的沈子瑜等。因此,星纪时代和吉利系资产没有直接的股权关系,故说是“李书福造手机”更准确。

 

不过,作为吉利的缔造者和掌门人,李书福肯定会借助吉利的产业优势。比如,借助吉利和沃尔沃两者生态圈内设计、研发、高端制造、产业链管理的经验,提升手机的高端感;同时,手机肯定会深度契合吉利产业,比如智能座舱、低轨卫星等业务。

 

李书福与沈子瑜合作已久,成立于2017年3月的湖北亿咖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北亿咖通”),两人就分别为公司股东。该公司的智能座舱,曾有过路线升级。2018年时,湖北亿咖通曾试图让手机作为算力支持,投屏给汽车,降低消费者拥有智能汽车的门槛。直到2021年8月,湖北亿咖通迭代了新产品,将车机操作系统银河OS落地于吉利星越L车型,并逐步在吉利系汽车上推广。

 

值得留意的是,双方作为实控人的浙江亿咖通科技有限公司,于2021年8月更名为浙江寰福科技有限公司。接近该公司的人士告诉出行一客(ID:carcaijing),其将在李书福造手机的业务中扮演相应角色。

 

据财联社报道,首款手机将在明后年面市,不排除与富士康合作。“富士康一直想直接和安卓系统手机厂合作。”国际市场调研机构WitDisplay首席分析师林芝告诉出行一客(ID:carcaijing),借助和李书福合作,富士康能够减轻长久以来下重注给苹果的压力,双方合作能双赢。

 

双方已有合作。2021年1月份,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就与富士康科技集团宣布将成立合资公司,为车企提供生产、定制顾问服务,产品涉及整个汽车生态。

 

对李书福来说,要想造有竞争力的高端智能手机,难在供应链管理。独立TMT分析师付亮指出,高端市场中的三星、苹果已占据大半江山,vivo、OPPO、小米、荣耀都剑指于此,华为也未放弃高端市场。彼此都在加紧控制供应链,以便获得充足的关键零件。

 

不过,吉利善于融合跨界经验。吉利科技旗下的浙江时空道宇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时空道宇”),成立于2018年,定位为航天信息与通信基础设施和应用方案提供商。在卫星生产过程中,该公司采用汽车制造中的高度自动化、数字化生产流程,降成本保障良率;还将民品和技术通过适应性改造,用于卫星生产,改良了航天产品的供应链体系。能否在李书福的手机生产中见到类似举措,值得期待。

 

新品牌所很难打破现有手机市场格局。付亮直言,吉利需要让手机不断高端化,区别于大众产品,合理控制销量预期。吉利的智能生态系统及大量智能的汽车,是李书福造手机的一支奇兵。

 

事实上,手机和智能汽车堪称一对欢喜冤家。“上车还得用手机,这是汽车人的耻辱”,2017年第十届TC汽车互联网大会上,阿里巴巴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的发言,仍让包括出行一客(ID:carcaijing)的场内外无数人震耳发聩。

 

许海东认为,借助手机车企能直面用户,还能改进人车交互体验。在智能座舱的路线选择里,长期有企业押注让手机当算力来投屏;直至今日,无论多么智能的操作系统,仍有车主要买9.9元电商包邮的手机支架。智能座舱不仅是人车交互的重要节点,更体现着汽车的智能化水平。

 

手机与智能座舱会提升汽车的智能水平,但距离一辆真正的“智能汽车”远远不够,还需要成体系的布局和实力。

 

从暗度陈仓到殊途同归

 

动心思造手机的车圈大佬,不止李书福一个。据出行一客(ID:carcaijing)了解,有的觉得同样整合供应链,造手机利润率更高,有的觉得造手机可以打造自己的生态链。

 

曾有媒体爆料马斯克有意造手机,手机将拥有很多黑科技,可与Space X的星链高速卫星互联网连接,上下行速率可达210Mpbs;还有脑机连接功能,代替人脑损伤所失去的功能。

 

李书福也希望用手机串联自身业务。在武汉市举行的签约仪式上,他直言,手机能链接车联网、卫星互联网,打造丰富的消费场景,做强生态圈,为用户提供更便捷、更智能化、万物互联的多屏互动生活体验。

 

要知道,在昔日出门四件套“伸手要钱”中,身份证、钥匙、钱包都已经被集合到了手机当中。

 

不离身的手机,让用户永不下线,直连企业和消费者;更重要的是,手机成为了最好用的身份标识,能作为人和所有智能终端互动的“秘钥”。这种账号体系,以及围绕出行空间场景,展开的各种更智能的增值服务,正是野心勃勃的企业兴趣之所在。。

 

梳理产业版图可得,无论作为母体的吉利控股集团,专注汽车的吉利汽车集团(0175.HK),还是用资本和战略投资孵化前瞻项目的吉利科技集团,吉利围绕出行领域的布局越来越广。但在面向终端消费者环节,或许还需要一个串联一切勾连企业与消费者的钥匙。产业观察者丁少将告诉出行一客(ID:carcaijing),作为全时在线且紧贴用户的终端,现阶段手机再合适不过了。

 

据出行一客(ID:carcaijing)了解,2020年下半年,吉利全面梳理了集团各条业务线和公司,按照不同属性,更新了条块沟通体系,理顺了汇报关系,跨部门协通合作成为新的发展重心。

 

吉利试图融合卫星互联网与5G,连接移动终端、车联网、卫星互联网三者,形成全新商业生态。吉利科技集团航天板块CEO王洋解释称,借助卫星路由技术,车辆、手机能在地表实现数据连接;当低轨卫星星座建设完毕,借助低时延、高精度、高可靠的厘米级进度位置服务,将提升自动驾驶、车路协同、低空出行等多种出行体验。

 

2021年9月,由时空道宇打造的全国首个商业化卫星工厂首星下线。同时,时空道宇即将采购多发长征系列运载火箭。据出行一客(ID:carcaijing)了解,时空道宇计划于2021年建成国内首个基于低轨未来出行星座的车规级、满足功能安全与完好性的天地一体化高精时空信息系统。

 

无论是到处“撩人”的小米,还是做软件和网站出身的小鹏汽车和蔚来汽车。最近几年的“浪潮”是从互联网跨界造汽车。伴随李书福造手机,两个产业间不再是单向度流动,而是你来我往。不过,与其说是针锋相对,不如说是双方殊途同归。

 

智能电动汽车被视作PC、智能手机后的第三代智能移动终端。2021年3月,小米加入造车大军,预计未来10年将累计投资100亿美元,雷军亲任智能电动汽车业务总裁。七年前,雷军喊出“五年投资100家生态企业”,试图从一家手机公司扩展到整个硬件生态。如今,小米当前投资生态链企业超330家。小米集团表示,希望用高品质的智能电动汽车,让全球用户享受无所不在的智能生活。这句话意味着小米汽车必将和其AIoT生态深度交融。 

 

伴随智能化水平不断提高,汽车的身份加速转变,“车”的属性逐渐降低,体验、交互、科技的属性逐渐增强,未来的汽车会更像一个机器人。威尔森智能网联应用中心总设计师竺大炜告诉出行一客(ID:carcaijing),未来的智能汽车有了L5级的自动驾驶,或许会演化为移动的生活空间,内容会随着乘客、位置、出行目的而变化,人们在这里生活的时长可能会超过家和公司。

 

长期来看,无论是小米造汽车还是李书福造手机,他们造的都是一种事物:跟着人到处走,不离身的智能装备或移动空间,也许它以后不叫手机、也不叫汽车,伴随差异性的提升,会被视作一个新物种。

 

 

文/ 李皙寅 

编辑/施智梁

本文原载于《财经》杂志2021年10月11日“汽车与出行”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