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举进军产业数字化转型不是华为某一个部门的事情,而是拉动整个华为战略进度条的关键之举。

 

10月11日,有消息称华为内部发文,宣布正式成立海关和港口军团、智慧公路军团、数据中心能源军团和智能光伏军团,向产业数字化转型大举进攻。

 

欲用政企业务板块增长来弥补损失

 

 

自2011年以来,华为正式切入政企行业,在智慧城市、平安城市、金融、能源、交通、制造等行业,我们已经看到了华为众多产品与解决方案创新。

 

2014年起,华为企业业务业绩的复合增长率达到了45%,而华为2020年财报显示,在运营商业务和消费者业务营收增幅不足4%时,企业业务增幅达23%,达到1,003亿元。

 

政企业务的营收,一定程度弥补了来自消费者业务的损失,但份额占比11%,这仍然不够。

 

如今,华为四大行业军团落定,无疑是想在政企业务板块奋起直追,让其成为弥补消费者业务退守损失的新的增长点。

 

这意味着,华为正在举全公司之力走进煤炭、电力、公路等各个垂直行业,从底层技术做到行业解决方案,[捅破天,扎到根],进而[广积粮]。

 

从煤矿到全面数字社会基础项目

 

今年2月份,任正非曾亲自到山西考察[智慧矿山],这也是华为5GToB重点推广的应用样板。随后,华为成立了[煤矿军团]对智慧矿山模式进行了重点突破。

 

这一次组建四大[军团],应该是任正非觉得把[煤矿军团]模式推广到其他领域的时机已经成熟。

 

显然,这五大军团瞄准的都是5G+人工智能的非消费业务领域,涉及到了工、矿、运输企业及数字社会基础项目。

 

军团设立是数字化冲击传统产业的结果

 

当前的传统政企机构,急需提升硬件、软件、高速网络等IT基础设施的性能,而过往华为每个BG单兵作战,只能解决客户的某一类诉求,无法同时实现对客户[云-管-端]的一体化改造。

 

这过程中,各BG/BU也试图为客户提供更多服务,因此踏进其他BG/BU的领地,越界、内斗、抢客户事件频频发生,资源和资金重复投入,技术和产品重复建设,组织问题频出、内耗严重。

 

尤其是在外患的大背景下,让各BG的产品和服务能力融合,以场景为单元,快速生长,集中输出,迫在眉睫。

 

[军团]CEO均是精兵强将

杨友桂担任数据中心能源军团CEO;

陈国光担任智能光伏军团CEO;

荀速担任海关和港口军团CEO;

马悦担任智慧公路军团CEO。

 

可以看到,华为新四大军团的CEO主要是来自运营商BG、企业BG的部门总裁、副总裁,个个都是深耕行业多年或出征海内外的精兵强将。

 

集中各个BG的精兵强将,打破边界打通资源,形成纵向能力对重点行业突破,并创造新的增长引擎。

 

华为最终目的要实现去美化

 

美修改规则后,台积电等企业就不能自由出货了,这就导致部分海思麒麟9000等芯片无法生产制造。

 

原因是华为海思仅做研发设计,自身不生产制造芯片,订单几乎都是交给台积电代工。

 

由于台积电不能自由出货,这给华为手机等业务带来了一定的影响。

 

在这样的情况下,华为全面进入芯片半导体领域内,还要在新材料和终端制造方面突破瓶颈。

 

另外,华为旗下的哈勃投资也大量投资国内半导体产业链。

 

华为成立四大军团以及海思全面突破,都是为了实现去美化。

 

因为华为成立的四大军团所涉及的业务,往往都是软件层面,基本上都不受美规则影响。

 

成立华为军团要落地的动作

 

①用华为擅长的ICT,特别是5G技术来加速垂直行业智能化。

 

②充分释放传统行业的技术演进红利,推动ICT,特别是5G技术的进步。

 

③多打粮食,努力寻找能生存下来的机会。

 

④华为[军团]组织由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亲自制定并督导,他亦非常欣赏[军团]的作战模式。

 

⑤[军团模式]是把基础研究的科学家、技术专家、产品专家、工程专家、销售专家、交付与服务专家汇聚在一个部门,缩短了产品进步的周期。

 

⑥通过[军团]作战,打破现有组织边界,快速集结资源,穿插作战,提升效率,做深做透一个领域,对商业成功负责。

 

结尾:

 

华为的五大军团,或者以后还有更多军团,都是任正非理念的落地:集中优势“火力”攻克难关,当然也是基于当前实际情况的转型之作。

 

可以说,五大军团的成立,是华为这一波受挫后再次发起的集中冲锋。

 

5G时代的深水区不是那么容易前进的,华为已经领先出发了,相信几年后华为就会展现出在全世界的领先优势。

 

 

作者 | 方文

 

 

部分资料参考:

智东西:《任正非亲自督导!华为新“四大军团”起底》

雷锋网:《华为的「军团」组织模式:破茧重生,还是作死?》

爱集微APP:《广阔天地大有可为 华为吹响军团集结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