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努力减碳,一边遭受批评。

 

据美国科技媒体The Verge报道,有知情人士称Facebook正在推进更改公司名称。这被与Facebook此前对“元宇宙”的一系列动作联系起来,反映了Facebook对推进元宇宙建设事业的决心。

 

公司“改名换姓”远远不止名称变更这么简单。为公司更名,意味着原先的用户不得不消耗更多的认知成本去记住新的公司名称,甚至是品牌。因此这对公司来说并不总是一个好的策略。在公司更名的背后,通常是商誉严重下滑导致必须“重启门户”,或公司发生重大变故后需要让公司名称更贴近经营内容。

 

在此前很长一段时间里,很少有像Facebook一样量级的公司愿意更换自己的名称。上一个更名者谷歌,是近10年里唯一一个更改集团名的top10科技公司。

 

2015年,谷歌将总公司名从“Google”改为“Alphabet”,而将分管搜索引擎、安卓等业务的谷歌分公司分立出去,作为Alphabet的全资子公司。

 

而这次Facebook的更名传闻该如何解读?以史为鉴,雷锋网分析,Facebook此次有两大战略目的:

 

其一:改组公司结构,继续为元宇宙的建设提供组织架构上的便利。

 

Facebook此举名为“改名”,实际做的是组织结构的调整:由先前Facebook一个产品统领旗下多个不同事业群的扁平结构,变为由一个总公司总体统筹包含Facebook产品在内的多个事业群的集中结构。

 

这一举措,一是赋予了总公司对于旗下不同事业群更强的控制力,有助公司资源更加统一地向关键方向进行调度;二是各部门间的工作内容和权力划分更加清晰,不同事业群分别向总公司汇报,大大降低了不同部门之间的沟通成本。

 

在之前分析“元宇宙”负责人博斯沃思被提拔为CTO的文章中,雷锋网提到,Facebook过于扁平的管理结构让公司内部元宇宙事业的早期建设充满艰辛。当时博斯沃思在公司中的职级为副总裁,而与他同级的副总裁却有茫茫多,这也让部门之间的资源调动困难重重。

 

而把元宇宙部门负责人提拔为CTO,凌驾于其他部门之上,能解决一定的问题。但毕竟缺乏组织保障,仅凭博斯沃思一人在部门政治中难免势单力薄。此次改组,新成立的总公司权力将高于所有部门,更有利于各产品线的融合和元宇宙的推进。

 

谷歌在2015年宣布更名后,旗下的事业群也纷纷得以独立,实现分别运营。当时就有声音称,此举会大大加强谷歌内部的创新动力。谷歌的创始人、前CEO拉里•佩奇也称,这样改组也是为了让公司重获“创业公司般的活力”。

 

谷歌的更名实际是在对外界的宣告:谷歌的经营内容将不仅局限于其传统的搜索业务,而公司也将在其他领域投入更多的尝试和精力。实践上,谷歌在改组后也在摆脱组织束缚后也在医疗、智能家居、互联网基建、科技投资等各个领域冲击着科技前沿。

 

其二:分拆公司结构,更有利于躲避反垄断部门的监管。

 

此前雷锋网也曾报道,Facebook在反垄断的呼声中面临着不小的压力。在面临来自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和欧盟多方的反垄断压力下,Facebook面临的未来很大可能是被迫分拆。

 

面对这个情况,很难说Facebook没有在为此积极寻求对策。这次更名改组可能就是应对方法之一。

 

同是被反垄断监管机构盯上的科技巨头,谷歌在2015年的更名操作同样也有这方面的考量。改组如果成功执行,在总公司之下的各事业群能在不同的领域分别运营,虽然结构上看起来与拆分无异,但总公司还能继续保有对各分公司的控制权。

 

在这种结构下,在面对监管压力时,Facebook总是可以辩称:每个分公司都是分别运营,总公司并不直接参与经营。如此,落在Facebook身上的反垄断压力就可以减小许多。

 

在谷歌宣布更名后,其股价在盘上应声增长5.88%,也间接体现了投资者对谷歌更名策略的认可。

 

消息称,预计在10月28日,马克•扎克伯格将在Facebook年度的Connect大会上正式讨论更名事项,而相关信息则可能更早公布。

 

 

本文由雷锋网原创,作者:董子博。申请授权请回复“转载”,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