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昨天的一篇文章中,还提到了这位半导体行业的巨头。在全球半导体行情大好之下,英特尔凭借-1%的增长,拱手把最大半导体公司的宝座让给了三星。

 

 

英特尔这几年,除了先进制程研发慢,产品更新迭代一推再推外,市占也被AMD、英伟达疯狂吞噬。美国半导体公司的股票都是一路向上,英特尔却一路向西,从昨日曝光出的英特尔和新疆牵扯上的事件来看,这家大企业发展不顺不是没有原因的,这次好像是失了智。

 

12月,英特尔官网发布了一封给供应商的信件,该文件以简体中文、繁体中文、英语、日语等多种语言在官网展示,其中有一句话是:

 

 

我们的投资者和客户已询问英特尔是否从中国新疆地区采购产品或服务。多个国家与地区的政府已对来自新疆地区的产品实行限制。因此,英特尔需要确保我们的供应链不使用任何来自新疆地区的劳工、采购产品或服务。

 

关于美国等西方国家对我们新疆的污蔑,中方早已表达严正立场:这是一个世纪谎言,但英特尔显然听信了美国政客的说辞。

 

早在今年7月,就有美国政客拿新疆问题逼Airbnb、可口可乐、英特尔、宝洁以及Visa等5家美国企业表态,但只有英特尔高管声称相信美政府结论:“我研究过它,所以我相信这份报告的结论。”

 

这是想测试一下中国市场到底够不够强硬?

 

英特尔在2006年凭借酷睿处理器打垮AMD后,便开始了十几年的CPU“一家独大”的局面。在缺少竞争对手的情况下,英特尔研发动力减慢,近几年处理器性能缓慢的提升也让自己喜提了牙膏厂的称号。

 

随着AMD Zen架构处理大获成功,苹果也逐步转用自研处理器,英特尔愈发举步维艰,CPU总市占率也从一年前的近80%跌至不足65%。

 

在连续发展不利的情况下,英特尔今年换上了在英特尔服役超过30年的老兵——帕特·基尔辛格,为新任CEO。

 

而这位大佬上任后,却把重点放在了晶圆代工业务上。

 

3月23日,英特尔宣布斥资200亿美元在亚利桑那州Ocotillo园区建立两家新的晶圆厂,预计2024年投产,新厂将有能力生产7nm以上制程的芯片。除此之外,英特尔还计划在美国、欧洲和其他地区建立更多工厂。

 

在宣布建厂的同时,英特尔CEO同时宣布启动IDM2.0战略计划,包括更多自家芯片制造业务外包给代工厂,以及设立新部门英特尔代工服务部为其他半导体企业代工制造芯片。

 

基尔辛格表示,晶圆代工市场规模到2025年可能达到1,000亿美元,英特尔将在这块市场中竞争,为IC设计企业这类无厂半导体业者进行晶圆代工,种类可以很广泛,甚至包括基于ARM技术的芯片,英特尔将建立世界一流的晶圆代工业务。

 

在台积电、三星赴美建厂的情况下,基尔辛格多次表示美国政府要扶植本土半导体产业,应该多投资英特尔等企业,并表示只有国内厂商才能让美国掌握知识产权。

 

对此,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在一次会议上表示,基尔辛格的言论,只不过想要多拿一点美国政府的钱。

 

而这次英特尔选择禁用新疆产品,也有可能是为了迎合美国政客的爱好,借此在美国520亿美元的半导体扶持计划中多分点钱,虽然这520亿美元一推再推,不知道何时落地。

 

但英特尔的算盘可能打错了。

 

数据显示,英特尔从2015年开始,第一营收地区就是中国大陆,2020财年中,来自中国大陆(包括香港)的营收为202.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90.9亿元),全年收入才700多亿美元。

 

另外,英特尔在财报中还将中国台湾与中国大陆、美国、新加坡并列为国家,真是没有一点点顾忌。

 

这一次,看英特尔怎么解释了。